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12章 想做你的唯一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早在谭以琛执意要参与暗刃计划的时候我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大家都是凡人,有七情六欲 , 每天看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 , 饶是圣人怕也受不了,更何况谭以琛他并非圣人。

    我能理解他的愤怒 , 可我不承认自己有错。

    我们从一开始就商量好了,他帮我成功复仇,我以后都听他的。

    我做的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报仇 , 对于痛失爱弟的邹北城我只有同情,绝无爱情 , 其他男人就更不要说了。

    所以我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对不起谭以琛了。

    “我那是在演戏。”我心里一阵无力:“你以为我想跟邹北城打情骂俏吗?他们家欠我家三条人命,我是有多犯贱才会对邹北城动情?”

    闻言 , 谭以琛凌厉的眉微微向下压了压,目光也变得深邃了起来。

    “一条。”他纠正我说:“另外两条人命,不是你家的。”

    我的心跳猛然一滞,恍惚中竟有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我突然明白谭以琛在气些什么了。

    他气我和邹北城的虚情假意是假 , 气我对安辰念念不忘才是真。

    我深吸了一口气,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稳住心神。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问谭以琛 , 问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是生生从牙缝里逼出来的。

    谭以琛半敛着眸子冷冰冰的瞥了我一眼 , 凉声道:“你很清楚我想说什么。”

    “我不清楚!”我没由来的发了火,音量也跟着提高了:“你想说什么就明说,你不说明白,我怎么可能清楚?”

    我其实是清楚的,可我不想主动去说,有些伤疤别人揭痛 , 自己揭更痛。

    既然一定要揭,那就让他来揭吧 , 反正我总会原谅他的。

    然而谭以琛却不肯如我的愿 , 毫不留情的拆穿了我:“你清楚 , 你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

    顷刻间,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又回来了 , 就像有一块儿巨大的石头堵在你的胸口一样,你的每一声呼吸 , 都变得艰难无比。

    我不堪重负,颓然的跪倒在了地上。

    “谭以琛。”我抬起头来 , 噙着眼泪,绝望而又无助的看向站在我正前方的谭以琛,用一种可以称得上是哀求的语气跟他说:“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能给你的我已经全给你了 , 不能给的我是真的给不起。

    你总不能……你总不能……你总不能逼着我把过去全忘掉吧?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想忘掉 , 这段记忆太过痛苦,我早已承受不来。

    ……可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把它们全都忘掉?

    见我跪到了地上 , 谭以琛岑黑如墨染的眸底闪过几分悸动,他缓步走到我跟前,在我对面半跪了下来。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他伸出手来,骨节分明的食指微微弯着,动作轻盈的抚过我的脸颊:“可可,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忘了那个男人?”

    他捧住了我的脸,满目忧伤的凝着我:“我以前是很花心,可从来没有那个女人能走到我心里去,你是第一个 , 也是唯一的一个。”

    他半跪在我对面,与我四目相望 , 我们之间只有不到一掌的距离,这距离是如此之近 , 以至于他稍微低一下头,或者我稍微抬一下头 , 我们就能亲吻到彼此。

    “所以,我也想做那唯一的一个。”他大拇指的指腹用力的摩擦着我的脸颊,说话时嗓音微微有些沙哑:“这要求,不算过分吧?”

    不过分 , 当然不过分了,这要求一点儿也不过分。

    如果谭以琛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前女友 , 我心里也会有疙瘩 , 也会辗转反侧的想,在他心里,究竟是我更重要一点儿,还是他的前女友更重要一点儿。

    “他已经死了。”我不受控制的发着颤 , 眼泪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下:“就算他现在活过来 , 我也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

    谭以琛动作轻盈的为我擦干了眼泪,却不肯拥我入怀。

    “那为什么你不肯让我陪你去白云医院?”将我的脸擦拭干净后 , 谭以琛凉声问我。

    他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毫无准备的我被他杀了个措手不及,完全不知该如何作答。

    谭以琛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眸底有遮不住的失望。

    “我也没想着立刻就把他从你心里赶出来。”冗长的沉默后,他再次开了口:“但你得给我个机会让我把他赶出来……你总要尝试着去忘掉他吧?如果你连尝试都不肯尝试,那我岂不成了一个傻子?”

    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错 , 我虽然勾引邹北城,但是我对他没有动过情 , 虽有亲密举止 , 可这些亲密的举止全是在谭以琛知道的情况下进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