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11章 吃醋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我的呼吸突然滞住了,一股无名的冷意自我脊髓尾骨发出 , 沿着我的骨关节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引得我头皮一阵发麻。

    有那么一刹那 , 我甚至怀疑邹北城是不是早已知晓了杀害邹越风的另一个凶手就是我,所以他才会设计把我骗来 , 好手刃我为他弟弟报仇。

    应该不会吧,我想:他刚刚的悲痛不像是装的。

    于是我稳了稳心神,也摆出一副严肃不已的模样来,凝眉问他:“这么说来你已经有线索了?”

    邹北城先是点了点头 , 随后又沉闷的摇了摇头。

    我被他搞迷糊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的,到底有没有线索啊?”

    闻言,邹北城伸手做了个“打住”的动作 , 示意我稍安勿躁。

    “这件事很复杂。”邹北城回答我说:“我现在只能确定案发现场肯定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 至于那个人是谁,我现在不敢肯定。”

    不敢肯定……也就是说他已经有怀疑的目标了。

    我很想揪着他的衣领好好问一问他现在在怀疑谁,可我不能这么做,身为一个局外人 , 我若是对这件事儿表现的太过热枕,肯定会引起邹北城的怀疑的。

    套话是个技术活儿 , 得慢慢的来。

    我不安的蹙起了柳眉,满目担忧的看向邹北城:“听上去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 你小心点儿,千万不要鲁莽行事。”

    “放心。”邹北城把手覆到了我的手背上:“我有分寸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心里一时有些忐忑。

    现在首先要搞清楚的是邹北城在案发现场都发现了什么,这样我这边儿才好做防范工作,尽早断了他的线索 , 让他查无可查。

    但是我的身份实在不适合去打听这些刑事案件……看来得谭慕龙出马才行。

    我正在心里胡乱的盘算着呢,邹北城突然把头枕到了我的肩膀上。

    “可以靠一会儿吗?”邹北城问我:“我好累。”

    我拿眼梢含笑瞥了他一眼:“你已经靠过来了。”

    “让我靠一会儿吧。”他闭上了眼睛:“我真的好累。”

    说完这两句话以后他便不再说话了 , 闭着眼睛面色沉静的躺在我的肩膀上 , 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 睫毛很长,长得有点儿不像个男子汉。

    他沉稳的呼吸着 , 样子像是睡着了。

    很辛苦吧?我在心里问他:把所有的重负全都压到自己身上,一定特别的辛苦吧?

    对不起,我不想这样对你们的 , 可你们逼得我没得选。

    你弟弟毁了我的人生,却没有跟我说过一句抱歉。

    而你……而你……而你纵容了他的行为。

    我咬紧了牙关 , 身体也微微开始发颤。

    如果,我是说如果 , 如果当初邹越风失手打死我奶奶的时候邹北城没有动用手里的关系保下邹越风,而是让他到牢里去蹲两年 , 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邹越风伤我奶奶纯属意外,而且事后他也没有当场逃逸 , 而是开车送我奶奶去了医院,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补救了,这种情况下,法院充其量也就判个他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他在牢里再表现好点儿,说不定不到三年就能出来了。

    我知道邹越风伤我奶奶并非有意,可这依旧改变不了我的愤怒,他做错了事就该付出代价,我能容忍他只坐三年牢就刑满释放 , 可我容忍不了的是他失手打死了人却还要污蔑我碰瓷。

    如果不是邹北城的庇护和纵容,邹越风也不会越变越嚣张 , 或许安辰和安伯伯他们就不会死了。

    “我很重吧?”可能是感觉到我的战栗了吧,邹北城睁开了眼睛 , 然后动作缓慢的把他的脑袋从我肩膀上移开了。

    我猛然回神,这才发现被他枕着的肩部又酸又疼 , 像是伏案工作数年得了肩周炎一般。

    “还好吧。”我揉着自己发酸的肩膀,懒洋洋的回答邹北城道:“我只是最近有些缺乏锻炼,所以没有结实的肩膀给你靠。”

    “没关系。”邹北城握紧了我的手:“我的肩膀很结实 , 你靠多久都没问题。”

    我想他是真的爱上我了,因为自从他把手覆盖到我手背上以后 , 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

    我的手因为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已经有些发麻了 , 我相信他也一样。

    可他依然没把手移开,最后反倒紧握。

    这或许是邹越风的死给我最大的一个收获了吧。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邹北城心情不好,我陪他喂了会儿鸽子以后又陪他散了散步 , 用苍白的语言开导了开导他,最后他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 , 满是眷恋的说不想我走。

    “我倒是无所谓。”我伸手替他理了理略显凌乱的发梢,柔声道:“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