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10章 他的软弱和坚强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邹北城就这么措不及防的哭了出来,巨大的法式面包棍逐渐从他手里脱落 , 被遗弃的婴儿一般摔倒了地上,他把头埋到了我的肩膀上 , 眼泪瞬间决堤。

    他的眼泪打湿了我昂贵的礼服,我却难得的没有心疼。

    我伸手回抱了他 , 然后安抚般的拍着他的后背。

    “哭吧。”我轻声跟他说:“哭出来就好了。”

    哭出来就好了……我在心里默默的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我能感受你的痛苦,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曾这么痛过。

    我也曾茶饭不思 , 我也曾痛不欲生……现在因果轮回,终于轮到你们痛了。

    后来我听南宫薰说 , 邹越风死后 , 邹北城一直很冷静,他安顿好崩溃大哭的邹老妇人和险些昏厥的邹老爷子,然后马不停蹄的就赶到了案发现场,和案件的负责人一起做记录 , 找线索,审问犯人秦如霜……

    邹越风的葬礼也是他一手操办的,他把自己搞得很忙 , 忙到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睡觉 , 更没有时间为弟弟的突然死亡伤心。

    后来……后来他忙完了,父母逐渐接受了弟弟的死亡,咬牙启齿要为弟弟报仇雪恨,秦如霜也承认了邹越风就是她杀的,她说她跟了邹越风整整五年 , 这五年里邹越风一直把她当成一条狗,她早就怀恨在心了 , 吸毒事件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 邹越风毁了她的未来 , 那她就要了邹越风的狗命。

    案子结了,葬礼也筹备好了 , 他再也没有办法逃避弟弟的死亡了。

    那些被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情绪,瞬间如绝了堤的洪水 , 铺天盖地的袭来,他一人站在洪水下 , 无力的承受着这洪水猛兽的袭击。

    男子汉要坚强,流血不流泪——这是他父亲从小教导他的话 , 所以当悲伤排山倒海的涌来的时候,他没办法用哭泣的方式舒缓悲痛。

    他想哭的 , 可他哭不出来。

    直到他看见了我。

    他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见我那句满含心酸的玩笑后 , 突然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

    “我不是一个好哥哥。”他跟我说,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跳到他脚边觅食的白色乳鸽:“小的时候他很黏我,我去哪儿他都要跟着,我嫌他烦,每次都仗着自己个子高,走路快,三两步就把他给甩开了。”

    “追不上我,他一屁股坐巷子里,扯着嗓子哭,一边儿哭一边儿喊哥哥……”

    “他从小就特别的倔 , 我不回来哄他,他能在巷子里哭一整天 , 除了我以外谁哄没用,我妈都拿他没办法。”

    “我回来以后他就不哭了 , 鼓着小脸儿包子一样的瞪着我……我以为他不会再理我了,结果给块儿糖就哄好了。”

    讲到这里 , 他突然笑了,扬唇的那一刻,泪水却从他狭长的眸子里溢了出来 , 顺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落下,雨滴一般的滴落到了地上。

    “长大后我对他也不好。”他继续讲着 , 语气越发的令人压抑:“我嫌他不争气 , 经常骂他,有时候还动手打他……有一次下手太重了,直接打断了他三根肋骨,害得他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

    “他说他一直活在我的阴影下 , 无论怎么努力也超不过我,所以就不想再继续努力了……”

    他低着头,不断有泪水从他眼底溢出 , 打湿了他脚下那一小块石灰地。

    “我对不起他。”他哽咽着,懊恼的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他。”

    “别这样。”我安慰他:“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闻言 , 邹北城明显僵了一下,随后他沉闷的摇了摇头:“不……你不懂。”

    “不懂的是你。”我扶住邹北城的双肩,强行把他的身子扭了过来,逼他看向我:“邹北城你给我听清楚了,杀害你弟弟的凶手是秦如霜 , 她杀你弟弟是因爱成恨,和你没关系。”

    因爱成恨这个词是我从报纸上看到的 , 邹越风死后的第二天 , 各大娱乐报的头条都清一色的变成了“昔日歌坛一姐秦如霜因爱生恨 , 狠心杀害前男友”。

    被全面封杀了将近两个月的秦如霜突然以这种方式又杀回了娱乐圈,不知深陷囵圄的她知道这个消息后会哭还是会笑。

    应该会笑吧 , 我想,毕竟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爱哭鼻子的小姑娘了。

    “你不懂。”邹北城把这三个子又重复了一遍 , 稍作停顿后,他猛然抬起头来 , 凝眉补充道:“阿风的死没那么简单。”

    我的心脏猛然揪紧了: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阿风的死没那么简单……难道说……他查出什么漏洞了?

    “你说什么?”我强行按捺住自己心底的惶恐与不安,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模样来,满目困惑的问他:“我……我怎么听不懂了呢?秦如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