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08章 葬礼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我用湿巾擦掉了自己身上的血迹,然后裹着秦如霜黑色的 , 长度可以覆盖到我膝盖边缘的巨大外套,匆匆离开了这栋曾带给我无数美好回忆 , 现在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令我不寒而战的房子。

    我开车离去的时候 , 一辆警车恰好与我擦肩而过,隔着厚重的玻璃窗,我都能听到聒噪而又刺耳的警铃声。

    红蓝色的警灯闪得我一阵眼花 , 我知道他们是去抓秦如霜的,以邹家的势力 , 秦如霜一旦被抓 , 绝对难逃一死。

    我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恍惚间我想起了很多事,很多和秦如霜有关的事。

    我想起我们第一见面的时候,她的目光一直似有似无的往我脖子上的勒痕上瞟 , 那种想看又不敢看的怯懦模样着实惹恼了我。

    于是我把自己校服的领子掰了下来,指着我脖子上那条被郁达天掐出来的紫青色的勒痕冷声跟秦如霜说:“想看就看啊 , 呐,我给你看!”

    秦如霜被我吓了一大跳,脖子也往衣服里缩了缩,摆着手面红耳赤的解释道:“不……不是的……我……我没有……”

    “没有什么啊没有。”我没好气的打断了她:“你当我瞎是不是?”

    原谅我态度不好 , 我只是受够了他们这群有爹疼,有妈爱,生活在温室里的小少爷小公主们好奇的目光。

    他们的好奇和审视,会刺痛我。

    见我生气了,秦如霜着急的不得了 , 直接拉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了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的胳膊。

    “我真的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爸爸也打我的 , 你看 , 这些都是他打的。”

    她像运动员展示自己获得的金牌一样 , 把伤痕累累的胳膊递到了我面前,一脸的诚恳。

    我心一软 , 眸底的怒意成功的被歉意取代。

    可能是因为同病相怜吧,我们成了好朋友 , 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那时的我特别中二的觉得 , 班里的其他同学都是温室里娇滴滴的玫瑰花,只有我和秦如霜 , 是山顶摇曳着的野山药,自立 , 自强,生长只需要阳光 , 不需要父母。

    其实没步入歌坛的时候我和秦如霜真的很要好,有段时间连安辰都吃我们的醋,他嫌我整天跟秦如霜腻在一起,冷落了他。

    “谁让你不如霜霜温柔。”我从左边抱住了秦如霜,把脑袋埋到了她的肩膀上:“我移情别恋了,我以后要娶霜霜不娶你了。”

    安辰一脸的哭笑不得,秦如霜似乎被我闹羞了,脸微微有些发红。

    记忆里少年时期的秦如霜一直都是个恬静的姑娘,微微有些自卑 , 不太爱说话,可对人却是极其温柔的。

    大概是因为她以前太过柔顺安静了吧 , 所以后来她突然变得张牙舞爪,我才会如此的接受不了 ,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痛恨她痛恨到难以入眠。

    胡思乱想中,不知何时我已经把车开回了谭家 , 我失魂落魄的从车上走了下来,整颗脑袋又胀又疼,就跟宿醉刚醒一样。

    进屋的时候 , 谭以琛刚好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有人进来 , 他下意识的抬眸向门口瞥了一眼。

    这一瞥 , 他的目光便就此定到了我身上。

    “可可?”他放下了手里的报纸,起身向我走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安伯母的遗体安葬好了吗?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

    他一股脑的抛来了好多问题,可我一个也不想回答。

    “你的脸色很难看。”他锁紧了眉,眸底显出几分担忧来:“你还好吗?”

    我依旧没有回答他 , 而是动作缓慢犹如垂暮老人般的拉开了秦如霜借给我的那套黑色外套的拉链。

    随着拉链的下移,我血迹斑斑的礼裙逐渐暴露在空气里。

    谭以琛满目震惊 , 他猛的抓住了我的肩膀,慌声问我:“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受伤了?”

    他作势就要扒下我的外套为我检查身体,我漠然的摇了摇头 , 然后张了张嘴,说出了我进门后的第一句话:“这不是我的血。”

    谭以琛扒我外套的动作突然僵住了,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我抬起头来,对上他岑黑如墨染的眼眸,鼻子突然就开始发酸。

    “邹越风死了……”我凝着他 , 一字一字的跟他说:“这是他的血。”

    谭以琛的眼睛明显睁大了。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肯定误以为我把邹越风给杀了。

    所以我不待他发问便给出了他解释:“秦如霜杀的……她开了五枪 , 把邹越风活活打死了。”

    可以看得出来 , 谭以琛其实很想问问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 可碍于我现在的状态真的特别差,脸色苍白 , 目光涣散,浑身是血……谭以琛心疼我 , 不忍心再问下去了,抬手把我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