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07章 闺蜜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在我看来,汉语中最难理解的词汇 , 不是“饕餮”“魑魅魍魉”这些连读音都能难倒很大一批国人,由比划众多的生僻字组成的词汇 , 而是最普通,最好写也最为常见的“闺蜜”一词。

    闺蜜本意是指女性间美好纯真的友谊 , 可不知为何,近几年这个词儿却总跟撕逼、虚荣,嫉妒等贬义词连在一起用 , 就好像男人们的兄弟情只有肝胆相照,而女人们的闺蜜情,则复杂到连女人自己也搞不清楚这里面都掺着些什么……

    我和秦如霜之间的感情亦是如此 , 她恨我 , 我怨她,可我们两个都得承认,我们其实并不想把对方搞死。

    我们只想让对方认输。

    她想把我踩在脚下,证明自己比我有实力 , 我想让她跪倒在我面前,一个劲儿的给我磕头求我宽恕。

    ……所以我们最后都得不到我们想要的。

    凝视着躺在我脚边的那串古铜色的钥匙 , 我咬了下嘴唇,哑着嗓子问秦如霜:“为什么……”

    彼时的秦如霜正半跪在邹越风的尸首旁不知做些什么,听到我的话 , 她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

    我猛的把头抬了起来,红着眼睛看向秦如霜,一字一顿的把我刚刚的问题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要帮我?”

    明明,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恨我才对。

    我攥紧了拳头,酒红色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掌心,掐的掌心一阵泛红我却丝毫不觉得疼痛。

    我突然发现 , 在她没有跟我决裂以前,我承受不了来自她的任何伤害 , 而如今我和她分道扬镳 , 反目成仇 , 我又受不起她的任何恩惠了。

    人真是一种复杂的动物。

    僵硬片刻后,秦如霜又恢复了以往的傲气和刻薄 , 她冷哼了一声,拿眼梢目光轻蔑的瞥了我一眼 , 嘴硬道:“少自作多情了,我只是过来找邹越风报仇罢了 , 根本就没想着救你。”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 , 然后又凉声补充道:“告诉你林娆她们被关在哪儿,只是不想欠你人情……刚刚幸亏你吸引了邹越风的注意力 , 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取了他的狗命。”

    她在说谎,她肯定在说谎——如果她真的只是来找邹越风报仇的话,那我脚边的这串钥匙又该作何解释?

    总不能是她在出门前就预料到了我会帮她吸引邹越风的注意力,所以她专门带了这钥匙过来感谢我吧?

    她的谎言漏洞百出 , 我却没有拆穿她,而是故作冷漠的问她:“我怎么不知道你和邹越风有仇?”

    闻言,她嗤笑了一声,那笑容很是讽刺:“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她和邹越风之间的感情我不好擅自评价,我只知道邹越风确实不爱她,而且好像也不曾善待过她,所以她心中有怨,倒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可这怨气真能大到让她开枪疯子一般的射杀了邹越风吗?

    我心底一阵寒意。

    “你把嗓子治好了。”失神中,秦如霜突然没头没尾的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她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 所以也不晓得该如何回答她。

    好在,她也没想让我回答她 , 短暂的停顿后,她扬唇笑了 , 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我说话:“真好 , 这样一来,你就能重返歌坛了。”

    我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很多年前 , 当我们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和秦如霜都梦想着做歌坛的音皇 , 什么打到王菲啊 , 火过周杰伦啊……口号喊得一个比一个嚣张。

    “可音皇只有一个啊。”安辰笑话我们:“总不能你俩一起当吧?”

    “怎么不能?”我眉飞色舞,一把搂住了秦如霜的肩膀:“我俩就不能组合出道儿吗?到时候名誉属于我们的组合,我俩都是音皇!”

    秦如霜当时坐在我旁边捂着嘴巴内敛的笑着,那时的她娴静温顺,远没有现在这么盛气凌人。

    年轻时的梦想夸的比天大 , 可如今,歌坛都成了我们遥不可及的地方。

    “我不会重返歌坛的。”我说:“安辰死了 , 你背叛了我,音皇对我来说不再有任何的意义。”

    我相当音皇 , 是因为我想把安辰写给我的情歌唱给全天下听,让所有人都感受到爱情的美好和纯真,当然,还有我和秦如霜的友情。

    现在,嗓子好了有个屁用啊 , 爱情和友情都成了泡沫,我他妈还唱什么歌?

    “哈哈哈……”秦如霜突然笑了,那笑容有种说不出来的悲凉和嘲讽:“郁可可啊郁可可 , 这么多年过去了 , 我以为你会学聪明点儿 , 可没想到你还是那么蠢,那么的令人讨厌!”

    我的目光无声无息间变冷了:“如果你说的聪明是出卖灵魂,玷污纯白 , 撕碎美好,违背本心的话 , 我情愿一直这么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