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05章 识破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茶几就在我身后,我的腿紧挨着茶几的边缘 , 茶几冰冷的触感顺着我小腿和茶几接触的地方瞬间流便了我的全身,让我的血液和心脏 , 也跟着变冷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强行稳住了心神 , 我微笑着问邹越风:“那敢问邹少,在您心里,什么样的女孩子才配得上您呢?”

    邹越风可能没料到我会突然这么问他,所以他愣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来了,削薄的唇斜向上勾起一个亦正亦邪的弧度:“乔小姐有兴趣猜猜吗?”

    闻言 , 我卖萌般的啃着自己纤细白皙的食指,装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来:“恩……让我想想……你刚刚说秦如霜爱慕虚荣 , 所以你不喜欢她,那我猜你应该喜欢清雅如莲的女子吧?”

    邹越风唇角勾起的笑意无声无息间加深了:“清雅如莲 , 我喜欢这个形容词。”

    他目光有些迷离,似在回忆些什么,我的心又揪紧了几分,犹豫着要不要趁机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

    不行 , 太冒险了……我粉拳紧握,手心里布满了冷汗:娆姐家的茶几这么低 , 我必须弯腰才能够得到那把水果刀,而弯腰的动作幅度实在是太大了 , 邹越风肯定会察觉的。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邹越风把身子转过去呢?我勾画精致的眉越皱越深。

    “她是什么样的呢?”片刻的沉默后,我问邹越风。

    邹越风没听懂:“她?”

    我笑的更欢快了,妖异的眼尾神色暧昧的凝向他:“那个跟我声音很像的清雅女子啊。”

    我本意是想引着邹越风去回忆郁可可,当回忆占据了他整个大脑的时候,也是我最方便动手的时候。

    谁料 , 邹越风却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尔后突然垂下了眼帘:“其实你除了声音 , 其他地方没有半点儿像她的。”

    我的心脏又是一阵紧揪: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不再怀疑我了吗?

    也就是说……我不用杀他了?

    我的脑子正飞快的转动着 , 这时 , 邹越风突然缓步向我走来。

    我吓了一大跳,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 如临大敌。

    他步伐过于沉重,面色过于阴冷 , 以至于让我生出一种自己想要杀他的念头已经被他看出来的错觉。

    好在那只是错觉。

    邹越风在距我大约一臂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漆黑如墨染的眼眸里 , 蕴着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你真的一点儿也不像她。”他凝视着我,沙哑着嗓子跟我说。

    我猜不透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 因此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回一两句无关紧要的话来缓解尴尬的时候,他突然又补充了一句:“可郁可可是个演员 , 演戏是她的特长……她在大屏幕上演的每一个角色都不像她。”

    “你若真像她了,我反倒不会怀疑你 , 只觉得你是个卑劣的仿造品,打心眼儿里厌恶你。”他继续往下讲着,俊逸的脸上勾着几抹嘲讽意味极强的笑:“可你不像她……”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顿了一顿,然后用一种可以称得上是阴冷的语气跟我说:“更重要的是,当你听说我要探林娆口风的时候,你没有骂我神经病,也没有怼我两句然后扬长而去,而是由转身回来了。”

    “这,是不是一种做贼心虚呢?”

    邹越风脸上的笑意逐渐扩大了。

    邹越风每多讲一句话,我的心就多往地狱坠一层。

    可我一点儿也不紧张 , 相反的,被他定罪后 , 我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就像你没有好好复习,一直担心着明天的考试一道题也做不出来 , 结果第二天考试来临了,你真的一道题也没做出来。

    于是你安心的交了白卷 , 再也不用惴惴不安了。

    最折磨人的不是厄运本身,而是厄运即将来临时的等待。

    现在厄运终于来了,我的折磨也终于到头来。

    我抬起头来 , 目光岑冷的与邹越风对视,将他的得意与张扬尽收眼底。

    “能给我倒杯水吗?”我说:“我嗓子有点儿干。”

    “当然可以。”他答应的爽快:“你嗓子好不容易医好了 , 是该多喝点儿水保养一下 , 免得又哑了。”

    言罢,他转身向放在客厅最里角的饮水机走去,极具绅士风度的为我倒水去了。

    他毫无防范的把后背展露给了我——这是我下手的绝佳机会。

    我不动声色的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兴奋 , 我浑身都在打颤。

    邹越风走到了饮水机前,弯腰为我接水。

    我依旧不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