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202章 你到底是谁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凝视着纸条上龙飞凤舞的字迹,我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这个字迹我是认识的 , 可我真希望我不认识。

    “乔小姐?”可能是我的脸色太过难看了吧,院长试探性的叫了我一声 , 将我从震惊惶恐中拉了回来。

    我猛然回神,极为僵硬的冲院长笑了笑。

    “因为郁小姐她已经不在了嘛。”院长跟我解释道:“所以杨女士去世后 , 我们院方只能联系杨女士的亲属,和郁小姐的留下的紧急联系人,看两边儿谁能过来帮杨女士处理后事。”

    说到这里 , 院长顿了顿,然后笑着跟我说:“结果没想到你们两边儿都来人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 害您白跑了一趟。”

    “请问一下 , 杨女士的遗体是什么时候被人取走的。”我沉声问院长,语气冷静到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

    院长回答的很快:“昨天上午……大概九点左右吧。”

    闻言,我不由的压低了眼眉,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可我是在昨晚接到你们院方打来的电话的,电话里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杨女士的遗体已经被人取走了呢?”

    院长脸上显出几分不好意思来 , 他满目歉意的跟我解释说:“是这样的,其实杨女士出事儿的当天晚上 , 我们就联系过您,但是您没接电话 , 杨女士的外甥倒是接了。”

    “然后他就过来把杨女士的遗体取走了,但是吧负责联系您的那个医生他不知道这事儿,所以他昨晚又给您打了一遍,真是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院方的失误 , 我们愿意报销您来回的路费,以示歉意。”

    我心里一阵焦躁 , 来回路费不过一千来块 , 丢了也就丢了吧 , 可安伯母的遗体呢?还有我手里攥着的这张该死的纸条……这些,我要如何处理?

    “路费倒是其次,我现在主要是想知道 , 到底是谁取走了安伯母的遗体。”我强压着心里的怒火,尽量让自己做到心平气和:“你能把安伯母外甥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告诉我吗?我好确认一下他确实是安伯母的外甥。”

    我的要求合情合理 , 院长没有拒绝的理由,便爽快的把一叠信息薄递给了我。

    “呐 , 就是倒是第三行的这个,邹越风。”院长指着信息薄跟我说:“长得挺精神的一小伙儿 , 个子特别高!跟个模特似的……他电话也在上面,你要是不放心 , 可以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邹越风……果然是他!我心如死灰。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我没有死的?自从变成乔远黛以后,我基本没跟他有过接触 , 虽说聚会时见过几次面,可除了进场时打个招呼以外,我们连话都没怎么说过,他没道理能猜出来乔远黛就是郁可可啊!

    我努力的回忆着上一次见邹越风时的场景。

    最近一次见面应该是在荷塘夜色聚会那次,他坐在麻将桌那儿跟人打麻将,我进门的时候他拿眼梢儿扫了我一眼,然后便把目光移到谭慕龙身上,一副对乔远黛这种性感妖娆类型的美女兴趣缺缺的模样。

    和邹北城不一样,邹越风确实不爱吃乔远黛这盘儿菜,他喜欢郁可可那种类型的女孩儿 , 清汤挂面,有点儿小傲气 , 有点儿小可爱,跟刚下凡的小仙女儿似的 , 要多不食人间烟火,就有多不食人间烟火。

    所以他不喜欢秦如霜 , 秦如霜身上的烟火味儿太重,我甚至感觉他也不喜欢步入演艺圈儿之后的郁可可,因为那时的郁可可沾了太多的世俗。

    奇怪……我细长的眉越皱越紧了:从上次见面时邹越风的反应来看 , 他应该并不知道我就是郁可可。

    如果那时他认出我是郁可可了,他绝不会如此无视我。

    ——以他的脾气 , 他即便不当众拆穿我 , 也得私下威胁威胁我。

    所以说邹越风也许只是对郁可可的死起了疑心,但他并不知道乔远黛就是郁可可。

    想到这里,我再次展开了手里早已被我捏得皱巴巴了的纸条,一字一字的阅读着邹越风给我留的那三句话。

    “郁可可 , 我就知道你没死!杨媛的尸体在我手里,想把它取回去 , 就过来找我!我在老地方等你。”

    把字条上的话又看了一遍以后,我再次确定了邹越风并不知道我就是郁可可。

    如果他知道我就是郁可可的话 , 他会主动来找我,而不是拿安伯母的遗体威胁我,让我去找他。

    我悬在嗓子眼儿里的心脏终于落回了心窝。

    只要暗刃计划没有暴露,其他都是小事儿。

    安伯母的遗体我肯定是得找邹越风讨回来的,但是我绝不会傻乎乎的亲自去取。

    我决定找一个人代替我去取。

    一个出师有名 , 即便明着去找邹越风讨要安伯母的遗体也不会引起别人怀疑的人——林娆。

    郁可可的事儿林娆向来是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