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201章 我在老地方等你
    求书,找书,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对上谭以琛深沉似海的眼眸,一股不祥的预感突然笼上我的心头。

    我甚至没有勇气去问他发生什么事了……说实话 , 他的眼神吓到了我。

    冷静,郁可可!我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你的亲人已经全部死光了 , 你早就已经没有亲人可以失去了。

    我满心自嘲:原来举目无亲,也是有好处的嘛。

    起码痛过了 , 就不会再痛了。

    我稳了稳心神,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来:“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谭以琛满脸的欲言又止,他纠结了片刻 , 然后坐到我旁边坐了下来。

    “可可,你一定要记得 ,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 , 我都不会离开你的,你永远可以依靠我。”谭以琛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掌很温暖,这么覆盖在我的手背上,莫名的给了我一种安心感。

    我点头 , 轻声回答他:“我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谭以琛好看的眉皱的又深了一些,我能感觉到他的为难 , 所以我想他即将告诉我的一定不是个好消息。

    可我又实在猜不出这坏到让谭以琛都无法启齿的坏消息究竟是什么。

    难不成郁达天死了?

    死就死嘛,我对那老人渣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 他死了我反倒落个清静。

    别骂我狠心,你若有一个从小打你打到大,次次都把你打的头破血流,奄奄一息,即将成年之际还打主意想把你卖到人贩子窝去做小姐的爹 , 你也会恨他恨到骨子里。

    我想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坏消息能够动摇我了,所以我满不在乎的问谭以琛:“到底怎么了?你有话直说嘛!我像那种扛不住事儿的人吗?”

    闻言,谭以琛突然笑了 , 那笑容甚是苦涩。

    “正是因为你太扛得住事儿了 , 所以我才心疼啊。”谭以琛伸手勾了下我的鼻尖 , 眸底的柔情几乎要溢出来了。

    我的脸不由的变红了,不知为何 , 心里竟有些不好意思。

    谭以琛伸手把我抱进了怀里,温存了片刻后 , 他开导我说:“可可,生死各有天命 , 其实死亡并不全都意味着悲伤和痛苦,有时候 , 对某些人来说,它也可能是种解脱。”

    死亡……我不动声色的压低了眼眉:果然是有人去世了吗?

    “琛哥哥。”我仰起头来 , 眼眉含笑的看向谭以琛:“你安慰人的方法,真是糟糕透了。”

    谭以琛苦笑了一下:“以前没安慰过人 , 你将就着听吧。”

    我直起身来,正视着谭以琛染墨般的眼眸,沉声问他:“那你为什么要安慰我呢?”

    谭以琛大概也知道自己退无可退了,他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终于公布了答案:“安辰的妈妈前天晚上九点零五分的时候……走了。”

    我猛然一僵。

    安伯母她……走了?

    谭以琛说的话明明每个字我都认得,可为什么当它们组合到一起的时候,我却听不懂了呢?

    开玩笑的吧?我想:安伯母只是精神有问题,她身体一直都很硬朗啊。

    而且……而且她就住在医院里,若是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医生和护士立马就能赶到她身边。

    她……她……她怎么能说走就走了呢?

    “可可,你没事吧?”谭以琛凝视着我 , 说话时语气里盛满了担忧和紧张。

    我回了回神,勉强挤出一抹笑意来:“没……没事儿。”

    我的声音已经开始发颤了 , 哭腔不需要仔细去听就能听得出来。

    可该死的是,我怎么哭不出来呢?

    明明我是杀人凶手,可我连鳄鱼的眼泪都流不出来。

    谭以琛再次把我抱紧了怀里 , 他按着我的头,闷声跟我说:“想哭就哭吧 , 没关系的,我一直都在。”

    我想告诉谭以琛我不是不想哭,我是真的哭不出来 , 我的心里一片酸涩,却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

    我想 , 或许我的心已经冷了吧 , 以往能让我嚎啕大哭的事儿,现在我却无动于衷。

    我终于变成了我最讨厌的那一类人。

    或许,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惩罚。

    “她是怎么死的?”我问谭以琛。

    谭以琛僵了一下,脸上虽有些迟疑 , 却还是如实回答了我:“白云医院的医生说她半夜病发,从楼顶摔了下去。”

    意料之中的死法。

    其实很久以前安伯母的主治医生就给我反应过这个情况了 , 他说安伯母一发病就往楼顶跑,嘴里喊着什么“儿子别怕,妈来救你了”……

    是我害死了她 , 我本该好好照顾她的,可我没做到。

    我真是个恶毒的女人,先是害死了安伯伯,又害得安辰跳楼,最后安伯母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