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97章 高手过招
    我背后瞬间渗满了冷汗,一时有点拿不准南宫薰这是在故意试探我 , 还是真查出了什么。

    ”我怎么听不懂南宫小姐在说什么呢?”我装着傻,笑得极为僵硬。

    南宫薰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下来了。

    ”你听得懂。”她拖长了调子 , 毫不留情的拆穿了我:”你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女人可真不好对付。

    然而,再不好对付 , 该对付的还是得对付,和人打仗 , 没有刚开局就认输的道理。

    我用微笑来掩饰自己的慌乱:”听见了不代表听懂了……南宫小姐刚刚的话实在是太令人费解了,您说我和阿龙不是真的情侣……我俩不是真的情侣那能是什么?难不成还能是假扮的?”

    南宫薰凌厉的眉微微向下压了压。

    ”阿龙。”她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凝向我的目光隐隐透着几分危险:”你刚刚叫他‘谭慕龙’,现在又唤他‘阿龙’……乔小姐,您这是在掩饰什么吗?”

    一股不可名状的冷意沿着我的脊髓骨爬了上来 , 我的瞳孔不自觉的开始发颤。

    这女人,好生敏锐!

    我强行稳住了心神,佯装出一副啼笑皆非的模样来:”南宫小姐您是不是太敏感了?我以前确实唤谭慕龙‘阿龙’,可是在荷塘夜色经您那么一闹,我俩现在濒临分手 , 我现在对他直呼其名,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吧?”

    南宫薰唇角勾着的笑意又深了几分:”那您怎么突然又改口了呢?”

    ”习惯。”我耸了下肩膀,一脸的坦然:”习惯成自然嘛 , 而且称谓本来就是跟着语境发生变化的 , 明显用‘阿龙’比用‘谭慕龙’合适嘛。”

    南宫薰做出一副了然的模样 , 缓慢的点着头称赞我道:”乔小姐您的汉语可真好。”

    我觉得她话中有话 , 却又实在听不出她隐在话表的深层含义。

    好在,她很快又补充了一句 , 解了我的心头之惑。

    ”想必hsk六级肯定是高分通过吧?”南宫薰笑靥如花。

    hsk是汉语水平考试,一般是考外国人或少数民族的 , 和英语的四六级考试差不多,就是一个语言水平的测试。

    经她这么一说,我猛然想起 , 乔远黛小时候似乎参加过一次hsk三级考试,但考试成绩很不理想,刚达到及格线而已。

    她突然提起hsk考试,想必是在试探我。

    我垂眸笑了 , 临危不乱道:”其实我没怎么参加过hsk考试,我觉得拿试卷去考语言本身就是一件特别愚蠢的事儿。”

    ”乔小姐没参加过hsk考试?”南宫薰黛眉轻挑 , 神色危险。

    我见招拆招:”考过……小时候被我父亲逼着去考过一次 , 当时心情特不好 , 所以考的也挺糟糕的,考完以后 , 我爸大概也意识到我很反感这种语言考试,就没再逼着我去考了。”

    我答的天衣无缝 , 南宫薰一时挑不出破绽,于是便转移了话题。

    ”乔小姐刚刚说你和乌龙茶被我闹腾的濒临分手……真的假的啊?”南宫薰单手支着下巴 , 低笑着跟我说:”我不过是跟你们开了个小玩笑而已,这就分手,未免也太草率了吧?”

    我压低了眼眉,目光不动声色间变冷了:”正如南宫小姐所说,别的女人一勾就走的男人,留着也没多大意思,他心思明显不在我这儿,我又何必死吊着他这一棵树呢?”

    南宫薰狭长的狐狸眼里突然闪过几抹狡黠:”看样子,乔小姐貌似已经找到下棵树了。”

    我猜她口中的”下棵树”暗指的应该是邹北城,这让我隐约觉得她又在给我设圈套。

    现在她已经开始怀疑我和谭慕龙的真实关系了,若是再让她确认了我的”下一棵树”是邹北城,那不就相当于我直接把暗刃计划展示到她眼前了吗?

    我必须得想个办法 , 彻底消除她对我的怀疑。

    ”南宫小姐,我看上去像那种必须依附男人才能存活的女人吗?”我偏了下头 , 凝眸看向南宫薰,目光深沉。

    南宫薰眸色逐渐加深了:”据我所知,乔小姐的收入来源貌似只有拍照片这一项吧?”

    她这话的意思,是在讽刺我衣食住行全靠谭慕龙吗?

    不好意思 , 我靠的是谭慕龙他弟,才不是谭慕龙好不好!

    我轻挑柳眉:”你确定?”

    南宫薰正欲说些什么,这时 ,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抱歉般的冲南宫薰笑了笑,一边儿打开包翻找自己的手机 , 一边儿随口问南宫薰道:”南宫小姐,不介意我出去接个电话吧?”

    手机找到了,拿起一看,来电显示上赫然闪着”谭以琛”三个大字。

    我正欲起身去走廊接电话 , 南宫薰幽着调子回答我道:”介意。”

    我愣了一下,满目愕然的看向南宫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