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96章 拆穿
    事发突然,极度的震惊和恐惧下 , 我竟连呼救都忘记了,等我想起呼救和挣扎的时候 , 我已经被那黑影扛到了肩膀上。

    怎么回事儿?我满头冷汗,大脑一片混乱:难道是遇到人贩子了?

    不会这么点儿背吧?

    来不及多想,我扯开嗓子便开始呼救。

    然而 , 此时才开始呼救似乎为时已晚,我第二声”救命”还卡在喉咙里没有喊出来 , 就被那劫匪塞到了车上。

    ”老实点儿!”劫匪一边儿关车门,一边儿阴冷着调子威胁我道:”再乱喊,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我慌忙闭了嘴,怕激怒了劫匪被劫匪殴打或灭口。

    由于我闭嘴的时候动作幅度比较大 , 上牙关猛的撞到了下牙关,这一撞,我突然想起——我后牙槽不是还按着通讯器吗?

    之前听谭以琛说那通讯器不仅能定位,还能发射什么求救信号……那求救信号是怎么发射来着?

    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几个跟”振幅””频率”有关的物理名词后,谭以琛低醇的嗓音骤然浮现在我脑海里:”如果你遇到危险了,就用力的咬三下牙,牙齿会带动通讯器震动……”

    对!咬牙!我绷紧了身子:好像咬牙能带动什么玩意儿震动 , 震动完以后,就能向谭以琛他们发射求救信号了!

    想到这里,我深吸了一口气 , 使尽自己全身的力气 , 重重的咬了三下牙齿。

    怕自己力道不够 , 我咬完三下后又咬了三下 , 以确保信号能发出去。

    第二次咬牙我用的力气比第一次还大,咬完以后不仅牙龈被震的生疼 , 连脑袋都开始发晕了。

    可能是我咬牙的声音太大了吧,那劫匪突然阴着调子问我:”你干什么呢?”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哆哆嗦嗦的回答道:”我……我……我害怕!控……控制不了的打……打哆嗦!”

    劫匪”啧”了一声没有再搭理我,估摸着是相信了。

    我松了一口气 , 继续小幅度的咬着牙齿,假装自己在打哆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突然停住了 , 劫匪把我从车上拽了下去,然后扛麻袋一般的把我扛在肩上向前走去。

    我心里忐忑极了,脑子里闪过很多耸人听闻的新闻,什么单身女子酒店醒来发现被割器官啊,什么某某女子商店失踪被砍去四肢卖到泰国啊……

    总之 , 我越想越害怕,只求谭以琛能在我被割器官前赶来救我 , 否则的话,我这死的也太冤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 , 劫匪止住了脚步 , 紧接着,一个熟悉而又慵懒的女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把她放下 , 你们可以滚了。”

    这个声音是……我不由的压低了眼眉:南宫薰?

    我正猜测着,那劫匪突然把套在我脑袋上的黑色的布袋摘了下来 , 我终于重见光明。

    黑色布袋离开我脑袋的那一刻,耀眼的白光和新鲜的空气一起涌来 , 我在松一口气的同时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伸手挡着头顶上明晃晃的白炽灯。

    适应了一会儿,我的视线才逐渐恢复。

    此时此刻,我站在一间布置的相当古典的房间里,房间很大,设施齐全,墙角甚至还点着熏香。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坐在我正对面的,生着一双极为妩媚的狐狸眼五官精致神色却极其慵懒的女人——南宫薰。

    南宫薰斜倚在沙发上 , 手里晃着盛了半杯美酒的高脚杯,见我视力恢复了 , 她直了下身子,热情的向我做了个”请”的动作:”乔小姐 , 坐啊,别客气!”

    我神色复杂的盯着南宫薰看了好几秒,极为无语道:”南宫小姐 , 您请别人来您家做客的方式可……可真独特。”

    南宫薰笑了,一边儿慢条斯理的为我斟酒 , 一边儿挑眉问我道:”我若是用寻常方法请乔小姐,乔小姐会来吗?”

    不会!我在心里默默的回答她:我又不是智障,为什么要孤身闯你的贼窝?

    不过知道绑架我的人是南宫薰后,我也算是松了口气:最起码,南宫薰不会割我的器官拿去卖。

    稳了稳心神 , 我在南宫薰左边的沙发上坐下了:”不知南宫小姐用如此‘不寻常’的方式把我请来,所为何事啊?”

    彼时,南宫薰已经为我斟好了美酒,她把酒杯递了过来,微笑着跟我说:”没什么 , 就是想跟你聊聊天……我想咱们两个应该有很多话题可以聊。”

    ”比如呢?”我歪头问她。

    南宫薰重新倚回了沙发上,拖长了强调回答我说:”比如……比如你和乌龙茶是怎么发展成情侣的?他追的你 , 还是你倒追的他?你之前明明一直呆在美国,为什么突然回国了?一回来还呆了这么久……不会是为了乌龙茶吧?”

    ”我查了一下你的资料 , 摄影师 , 给多家国家级的杂志社拍过照片 , 相当高产,基本每隔一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