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95章 隐患
    邹北城脸上写满了无奈,他叹了口气 , 哭笑不得的跟我说:”乔妹妹,你这么放得开 , 我都不好意思再继续调戏你了。”

    闻言,我冲邹北城抛了个媚眼儿:”你调戏嘛 , 人家最喜欢被长得好看的小哥哥调戏了。”

    ”我看你是最喜欢调戏长得好看的小哥哥吧?”邹北城没好气的拆穿了我。

    我摸着下巴深思了两秒,然后一本正经的回答他:”两个都喜欢。”

    邹北城的目光突然变得暧昧了:”所以说你这是在夸我好看咯?”

    ”你确实长得很好看。”我坦然的承认了:”面部线条比较硬朗 , 身材比例也特别完美,是我的菜。”

    被我表扬了,邹北城却一点儿也不高兴 , 反倒极为无奈的叹了口气:”是你的菜你还不吃我,不怕我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我轻蔑的哼了一声,径直从邹北城身边走过:”别人能轻易抢走的,我也不稀罕要。”

    那天下午,我和邹北城在水上乐园玩儿的也还算进行 , 我们跟小朋友抢滑梯,然后伺机耍坏心眼儿 , 把坐在滑梯顶部正准备往下滑的对方推下去 , 推他个措手不及。

    推与被推都是极好玩儿的 , 推人 , 恶作剧得逞,心里暗爽 , 被推,猛然下坠 , 刺激感爆棚。

    当然,还是要注意安全的,最好不要推的太用力 , 免得对方受到惊吓摔伤了。

    我们一口气儿玩儿到了傍晚,然后挥手告别。

    ”好好想一想我那晚跟你说过的话。”临别前,邹北城伸手帮我把额前滴水的长发别到了耳后,目光深沉的凝着我:”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他把柔情拿捏的刚刚好 , 我却一点儿也不肯买账。

    ”先把你的后宫遣散了,再来跟我谈喜欢吧。”我大笑着:”邹长官 , 我这人就像镜子一样 , 对于喜欢的人 , 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

    说完这些话以后 , 我动作娴熟的替邹北城整理了一下衬衣和领带,低笑着把他刚刚给我说的话还给了他:”你也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话吧。”

    言罢 , 我潇洒离开。

    然而我也就潇洒了那么一会儿,到家以后 , 我立刻潇洒不起来了。

    ——因为谭以琛毛了。

    ”这是去哪儿了呀?”他半敛着眸子目光危险的扫了我一眼:”从头湿到脚……哎哟,外面儿下雨了?”

    我不由的打了个哆嗦: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恩……我预感明天我会下不了床……

    但我还是决定垂死挣扎一下,万一谭以琛良心发现理解了我的难处呢?

    于是我强行挤出一张笑脸来,讨好般的跟谭以琛解释道:”没……我就是带邹北城上水上乐园玩儿了一圈儿,他……他智商特别低,就喜欢玩儿这种幼稚!无聊!小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

    ”是吗?”谭以琛的语调依旧很渗人:”我怎么感觉你玩儿的也挺开心的呢?”

    ”绝对没有!”我斩钉截铁的表示:”和这种人渣在一起,我每分每秒都想切腹自尽!若不是每次想要一死了之的时候,你的脸都会浮现在我脑海里,鼓励我坚持下去,我早就一头撞死在池塘底下了!”

    谭以琛扶额:”你还是一头撞死在池塘底下吧……”

    我不高兴了,嘴巴撅的老高,哀怨不已道:”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人家一头撞死在池塘底下,你不心疼吗?”

    ”这有什么好心疼的?”谭以琛凉飕飕的瞥了我一眼:”都去给别人整理领带了 , 这媳妇儿不要也罢。”

    ”那是有原因的!”我慌忙解释着:”我这样做主要是……”

    解释道一半儿,我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谭以琛怎么知道我给邹北城整理领带了?

    难不成他在我脑门儿上按了个摄像头?我惊悚的想。

    脑子飞快的转动了几秒,我猛的抬起头来,满目震惊的看向谭以琛:”你跟踪我?”

    谭以琛眸底鄙视不减:”我才没空跟踪你呢……只是见你这么晚了还没回来 , 就派人去找了你一下而已。”

    我突然觉得谭以琛往我后牙槽按通讯器的目的其实并不单纯。

    ”好啦……人家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嘛。”我自认理亏,大型犬般的扑到了谭以琛的怀里,楼着谭以琛的腰哄他道:”之前不是说好了不会生气的吗?”

    谭以琛笑了 , 那笑容危险极了:”亲爱的,我只是说我会帮你报仇 , 可没说过我不生气。”

    我很郁卒:你说我报个仇容易吗?又要绞尽脑汁勾引自己打心眼儿里厌恶的男人,又要哄自家的大醋王 , 两边儿受气,还都有苦不能说。

    心梗了几秒后,我换了种思路来哄谭以琛:”亲爱的 , 你要这样想,我给邹北城打理领带,是为了把他送进监狱,我给你打理领带 , 才是出于真爱。”

    谭以琛英气的眉微微向下压了压,他沉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