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89章 将功抵过
    谭以琛身上弥漫着浓郁的酒气,我想他应该是喝醉了,清醒的状态下,他是绝不肯把自己的不安展露给我的。

    ”怎么能说是你害我的呢?”我哭笑不得:”又不是你让顾凕送我回家的,做这个决定的是我自己,你的决策没有失误,真正失误的是我。”

    所以我自食了恶果,也纯属活该。

    ”可我本该阻止你的。”谭以琛依旧沉浸在自责中无法自拔:”我早该料到顾凕没安好心,可我却……”

    ”你阻止了啊。”我打断了谭以琛,轻声安慰他道:”顾凕刚说要送我回家的时候,你不就开口阻止他了吗?这说明你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顾凕对我图谋不轨,并且也暗示了我让我别同意,所以这事儿无论如何也怪不到你头上,要怪就怪我没听你的话。”

    我急于安抚谭以琛,所以下意识的把所有的过错全都揽到了自个儿身上,只希望能以此减少谭以琛的负罪感。

    谁料,我话音刚落,谭以琛突然松开了我:”所以说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他一改刚刚失魂落魄,内疚自责的模样,声音骤然变冷,目光也危险了起来。

    这前后巨大的反常惊得我手足无措,我目瞪口呆的看向谭以琛,反应了好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剧情开展的有点儿不对吧?按正常的套路来说,不该是男主角生活中遇到挫折,失魂落魄,自我怀疑,于是女主角过去温柔安慰,悉心开导,最后帮助男主角找回自信,重新登上人生巅峰,与此同时,男女主的关系也会进一步深化,变得谁也离不开谁了吗?

    为什么到我这里,就变成这样了?

    就算现实生活不是电视剧,你这反差也别这么大好不好?

    我凌乱了。

    然而谭以琛却不管我凌乱与否,他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我一眼,怒不可遏道:”我以为你没听出来我的暗示呢,结果你听出来了!既然听出来了,为什么还要让顾凕送你回家?嫌命长是不是!”

    我被谭以琛骂的一愣一愣的,这才终于反应了过来:感情刚刚他的失落和无助全是装出来的啊?

    为了让我主动认错,这家伙局设的够深的啊!

    ”你算计我!”我鼓起腮帮子,气呼呼的瞪向谭以琛,脸上的表情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

    谭以琛面色不善:”算计的就是你!今儿个不给你设个套儿,你能把实话说出来吗?”

    我默默的把头别到了一边儿去,不敢再去看谭以琛。

    暗示这种东西,你说它存在,它确实存在,可你若说它不存在,它也就真的不存在了。

    就拿谭以琛暗示我别跟顾凕走这件事儿来说吧,我若一口咬定谭以琛没暗示我,谭以琛也没辙,毕竟他当时一共只说了两句话,这两句话也没有明显的可以被解读成暗示的词汇蕴在里面。

    我之所以说他暗示了我,主要是因为他从一开始表现出来的态度就是不希望顾凕送我回家,这态度其实已经告诉我他的立场了。

    可惜的是我当时认定了顾凕不敢动我,所以没把他的暗示当回事儿。

    我估摸着谭以琛心里也知道仅凭一个虚无缥缈的态度就定我的罪未免太过牵强,所以他才给我下了这么一个套,让我主动承认自己无视他的暗示,任意妄为,最后险些酿成大错。

    ”把脑袋给我转回来!我还没说完呢!”谭以琛继续厉声教训着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给我老实交代,在荷塘夜色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敢拒绝顾凕?你当时若是态度坚决的拒绝了他,他还能死皮赖脸的跟着你下楼不成?”

    闻言我不由的愣住了,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完全可以毫不客气的拒绝顾凕,然后潇洒转身,拂袖而去。

    可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

    我瞬间陷入了混乱中,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

    谭以琛在这个时候抚上了我的侧脸,他用大拇指的指腹细细的摩擦着我的颚骨,岑黑的眼眸,似海般深沉:”可可,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抬起头来,对上谭以琛的眼睛,鼻子突然开始发酸。

    ”我不知道。”我茫然的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眼泪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我明明不想哭的,可我没由来的就哭了出来。

    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事情,很多以前的事情,我想起邹越风揪着我的头发面目狰狞的骂我贱人,我想起顾凕用脚挑起我的下巴,阴嗖嗖的问我怎么不嚣张了,刚刚不是还很骄傲吗?我想起邹北城把我关到监狱里,凉声嘲讽我说看我还能撑多久……

    过去那些不堪回首又触目惊心的记忆全都涌了上来,我这才发现,原来邹越风他们带给我的伤害一直都在,只是变成乔远黛以后,我很少再去回忆那段记忆,所以我以为我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可某些事情其实早就已经深入骨髓,就比如我对顾凕的恐惧。

    当我是郁可可的时候,我没有资格拒绝顾凕,可我却一连拒绝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