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80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时间仿佛被拉长了,我能清楚的看到那酒瓶气势汹汹的向我飞来,可我躲不开,我只能这样僵直着身体站在原地,无力的等待着那酒瓶把我砸个头破血流。

    这不能怪我反应迟钝,乔老先生跟我讲过,大多数人在危险来临之际,本能反应都是站住不动,只有极少数经过严格训练或反应天生灵敏的人,才能做到及时躲避危险。

    僵在原地是人的天性,我是凡人,自然不能免俗。

    幸运的是,我虽然反应不够灵敏,可经过特殊训练的谭以琛和邹北城反应却相当的灵敏。

    就在那酒瓶即将与我的脑袋亲密接触的刹那,邹北城和谭以琛同时伸出手来,一个抓住了酒瓶较窄的上半部分,一个抓住了酒瓶浑圆的下半部分,及时救我于危难之中。

    我卡在喉咙里的那半口气,终于完全松了下来。

    ”不错嘛。”南宫薰赞许般的瞥了我一眼:”两位帅哥为你保驾护航……有你的哦。”

    她冲我眨了下眼睛,神色狡黠。

    我稳了稳心神,强行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来,叹气道:”南宫小姐您可别取笑我了,我男朋友都快被你拐跑了,再多帅哥为我保驾护航又有什么用?”

    闻言,南宫薰不由的勾唇笑了:”话可不能这么说,能被别的女人轻易勾走的男人,往往都不是真爱,乔小姐何苦执着于不爱自己的男人,反而忽视了你身边大把大把愿意为你肝脑涂地的青年才俊呢?”

    她说”青年才俊”这四个字的时候,别有意味的瞟了站在我左前方的邹北城一眼。

    我恍然大悟:原来她是邹北城请来给自己”说媒”的啊。

    邹长官为了把乔远黛搞到手,这次可真是下血本了。

    我正思忖着该怎么回南宫薰的话呢,这时,谭慕龙突然开了口:”谁说我和远黛不是真爱了?”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瞬间聚焦到了谭慕龙身上。

    就连站在谭慕龙正前方的南宫薰也不由的回过头去,饶有兴趣的凝向谭慕龙,等着他的下文。

    谭慕龙凌厉的眉微微向下压了压,线条硬朗的脸,表情有些危险:”南宫薰,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讲,我和远黛的事,不是你这个局外人能随便下定论的!”

    ”是吗?”南宫薰依旧面带笑意,她步姿优雅的向前迈了两步,不动声色间拉近了自己和谭慕龙的距离:”既然我是局外人,那为什么此时此刻,面对你气急败坏的女朋友,你最先做的事情是向我示威,而不是安抚心灰意冷的她?”

    她一阵见血的指出了谭慕龙话里的破绽,手起刀落,干脆利索,没有任何的迟疑和慈悲。

    谭慕龙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僵直着身体站在原地,面色铁青。

    他们段位相差实在太远,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谭慕龙想赢几乎不可能。

    我暗中给了谭以琛一个眼色,示意他开口帮谭慕龙解围,谭以琛却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他家大哥被南宫薰咬得死死的。

    我心里恼怒极了,却又不能明说,只能站在原地生闷气。

    好在关键时刻,林即白及时站了出来,替谭慕龙说了一句公道话。

    ”这怎么就是在示威了?”林即白从嗓子里发出一声轻哼:”南宫小姐自作多情了吧?在我看来,谭长官只是不想让你挑拨离间,所以才先警告了你罢了。”

    说到这里,林即白停顿了两秒,随后又轻声补充道:”攘内必先安外,不把威胁源掐灭,那再怎么安慰乔小姐也是徒劳的……谭长官精通兵法,所以选择用最快最便捷的方法解决感情的事,这也没什么解释不通的吧?”

    南宫薰像是这才注意到林即白的存在一样,侧过头去目光深沉的看向林即白:”你是?”

    ”一个医生罢了。”林即白轻描淡写的回答道:”不是什么大人物。”

    林即白话音刚落,邹北城便接过她的话茬儿,笑着打趣她道:”你若不是大人物,那这屋子里可就没大人物了。”

    ”哟?”南宫薰的语调里染上了几分笑意:”这么大来头?”

    ”那当然了。”邹北城也拖长了语调:”人家军衔可不比我低,搞不好过两年我们在部队里见了面,我还得喊人林医生一声长官呢。”

    此言一出,屋里一片哗然,显然,没人能料到沉默寡言又低调内敛的林即白身份竟如此显赫。

    说实话,连我都吃了一惊。

    林即白是军医的事儿我是知道的,可我不知道她军衔居然这么高!

    ”军医啊?”南宫薰显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来:”我最喜欢军医了,打架漂亮,还能救人……”

    她笑意盈盈的凝向林即白,幽着调子又补充了一句:”更重要的是,这位小姐姐长得也漂亮。”

    林即白没有说话,表情依旧冷漠,似乎完全没把南宫薰的称赞当回事儿。

    ”唉……”南宫薰突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撒娇般的感慨道:”我小时候就想当个军医。”

    闻言,邹北城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