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77章 棋局
    然而,比谭以琛更引人注目的,是站在谭以琛身后,穿着一件亚黄色皮质休闲小礼裙配黑色高筒长靴的林即白。

    很显然,林即白就是谭以琛电话里跟我说过的神秘女伴。

    我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复杂:谭以琛他把林即白带来干什么?林即白对谭慕龙的感情他又不是不知道!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把林即白带了过来,这不故意捣乱吗?

    我暗中气鼓鼓的瞪了谭以琛一眼,谭以琛却假装没看见,笑着跟大家打招呼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女朋友家离这儿有点儿远,路上耽误了些时间。”

    这理由显然不能让大家信服,大家拍着桌子不住的嚷嚷着要谭以琛自罚三杯,那架势,跟刚刚怂恿谭慕龙喝罚酒如出一辙。

    ”就知道你们得灌我酒。”谭以琛笑着,伸手拍了拍林即白纤细的腰,示意她坐我那边儿去,自己则来到摆满酒杯和酒瓶的琉璃桌前,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干了整整三杯度数极高的白酒。

    众人一边儿喊着”谭二少好酒量”,一边儿撺掇谭以琛再喝三杯,说什么这三杯是替他女朋友喝的,还说谭慕龙刚刚就替女朋友喝了三杯,他不喝就太不够意思了。

    他们在酒桌那儿闹的尽兴,林即白则缓步走到了我跟前。

    她在我对面止住了脚步,目光清冷的瞥了眼坐在我旁边的顾凕,凉声道:”让一下。”

    闻言,顾凕拿眼梢扫了下坐在沙发上的我和谭慕龙,然后抬起头来,坏笑着跟林即白说:”美女,这沙发已经坐满了……要不,你坐我腿上。”

    说着,他还极其大方的把自己的腿张开了,一副”坐吧坐吧我不收你钱”的欠揍表情。

    面对顾凕的恶意调戏,林即白面不改色:”你误会了,我是让你把位子让出来,不是让你让道儿。”

    顾凕的笑容瞬间僵到了脸上。

    隐约中,我感觉顾凕似乎动怒了,这让我一时有些紧张,生怕他不顾场合跟林即白动起手来。

    好在,顾凕脾气虽大,却也没大到可以不顾后果的去砸邹北城的场子,所以僵硬了几秒后,顾凕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些。

    ”美女。”顾凕一脸无奈:”包间里这么多座位,你坐那儿不行啊,非要跟我抢位子……怎么,我这位子风水好啊?”

    林即白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了:”包间里那么多座位,我坐那儿不行啊,为什么非要坐你腿上?”

    林即白话音一落,我和邹北城还有谭慕龙同时笑出了声,唯有顾凕僵在了原地,被林即白怼的哑口无言。

    浅笑过后,邹北城抬起头来,饶有兴趣的看向林即白:”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林医生你嘴巴居然这么厉害!”

    林即白笑了,半敛着眸子瞥了眼邹北城和谭慕龙跟前的棋盘,幽着调子回答说:”我以前也不知道邹长官你象棋下得这么厉害。”

    邹北城难得谦虚了一回:”随便下着玩儿玩儿,哪儿有什么厉害不厉害的。”

    林即白的目光依旧放在那棋盘上:”谭长官这盘儿怕是赢不了了。”

    谭慕龙皱眉:”为什么这么说?”

    林即白把目光从棋盘上移到了谭慕龙的脸上,面色沉冷的跟他说:”你已经掉进陷阱里了……”

    ”欸!打住打住!”邹北城慌忙打断了林即白:”林医生,不带你这样的啊!我们这是私人棋局,没有场外援助这一说啊!”

    林即白只好把后半句话咽到了肚子里,给了谭慕龙一个”你自求多福吧”的眼神,便转身坐到了棋盘左边的单人沙发上。

    谭慕龙眉头越皱越深,面色凝重的盯着桌上的棋局,似乎想找出邹北城暗中给他设下的陷阱。

    可他找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找出来。

    这时,林即白忍不住又提点了谭慕龙一句:”你再走一步,棋局就明朗了。”

    邹北城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棋真是没法儿下了!”

    这时,酒桌那边儿突然传来一个男音:”邹大少,您不是说今晚荷塘夜色的老板给我们准备了特殊的节目吗?这节目什么时候上啊?我们可都翘首以盼的等着呢!”

    特殊节目?我偏了下头,满目困惑的看向邹北城:”什么特殊节目啊?我怎么不知道?”

    邹北城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花样?

    闻言,邹北城先是对我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扭过头来,抬高音量回答那男人道:”别着急啊,人还没到齐呢,你们先喝着,人齐了,节目立马就上!”

    ”什么?”那人吃了一惊:”人还没到期呢?你没逗我吧?这都快九点了,谁呀这么大架子!”

    邹北城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了:”美女嘛,迟到一两个小时,正常。”

    听到”美女”二字,男人们脸上的表情瞬间变邪恶了,有的甚至还打趣邹北城,问他这美女是不是他的红颜知己。

    邹北城笑而不答。

    我的心不由的揪紧了:红颜知己?不是吧……谭慕龙给我的资料里貌似也没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