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74章 单独会面
    我回话的时候,邹北城一直似笑非笑的凝着我,等听完我的答案,他唇角勾起的弧度逐渐变大了:”为什么要编个谎话来骗自己呢?这样能让自己获得心灵上的平静吗?”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为了让自己狠下心来对被诅咒的孩子痛下杀手。”

    邹北城眼睛又是一亮。

    楼下,可怜的俄狄浦斯已经被抛到了荒山里,婴儿的啼哭声瞬间充盈了整个大厅。

    那啼哭声凄厉而绵长,让人莫名的觉得压抑。

    好在,牧羊人很快就赶了过来,软绵绵的羊叫声取代了婴儿略显恐怖的啼哭声,替观众缓解了压抑的气氛。

    我和邹北城点下的餐饮也在这个时候被端了过来,葡萄酒很甘醇,罗宋汤很鲜美,鹅肝也切的相当精致,可我却没心情吃了。

    邹北城却没被那婴儿的啼哭声影响,果然,男性对婴儿永远不如女性敏感。

    ”乔小姐相信命运吗?”邹北城一边切着牛排,一边漫不经心的问我。

    我端起侍者为我斟的葡萄酒,轻轻的抿了一口:”也信,也不信。”

    ”恩?”邹北城尾音上扬:”此话怎讲?”

    ”怎么说呢……”我放下手里的高脚杯,凝眉跟邹北城解释道:”我不觉得命运会像《俄狄浦斯王》这样具有戏剧性,我个人认为,现实生活中,命运应该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它在冥冥中左右我们的生活,可大多数人基本都察觉不到。”

    邹北城咽下口中的牛排,低声夸赞我:”你的见解很有意思。”

    ”我随口瞎说的。”我抿嘴笑了。

    邹北城也跟着笑:”瞎说都这么有深度,我必须得敬你一杯。”

    这话把我逗笑了,我瞥了眼桌上的葡萄酒,幽声打趣邹北城:”用葡萄酒敬?”

    喝葡萄酒,可没有碰杯敬酒之说。

    邹北城挑眉:”怎么,不行?”

    闻言,我站起身来,亲自拿起酒瓶,为邹北城斟了半杯美酒:”您是东家,当然您说了算。”

    我给邹北城倒酒的时候,身体微倾,胸前的大好春色正好递到了邹北城眼前。

    邹北城的眼神明显迷离了些,目光也一直定格在我胸口。

    我坐了回去,然后拿起桌前的高脚杯,冲邹北城举了举:”邹长官?”

    邹北城这才猛然回神,略显尴尬的冲我笑了笑。

    ”乔小姐倒的酒,那我必须得喝。”邹北城打趣我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干了,我随意。”我弯着眼睛,笑容狡黠。

    ”好好好。”邹北城的语气里,仔细一听竟染着几分宠溺:”听你的。”

    说着,他端起高脚杯,礼貌性的向我举了举后,他将高脚杯里的葡萄酒一饮而尽。

    我对他的表现相当满意,于是难得豪爽了一次,陪着他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喝完了。

    ”酒量不错嘛。”邹北城夸我。

    ”阿龙也这么夸过我。”我不动声色的喂了邹北城一嘴的狗粮:”我曾经把他喝趴过,从此以后,他就在也不跟我拼酒了。”

    听我提到谭慕龙,邹北城的脸色明显变了变,眉眼之间,隐隐蕴着几分不悦。

    我心里一阵窃喜:看样子,他对乔远黛已经彻底动情了。

    很好,我们胜利在望啊。

    邹北城正欲说些什么话转移话题呢,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抱歉般的冲邹北城笑了笑,然后把手机从包里取了出来。

    令我意外的是,给我打电话的居然是谭慕龙!

    我把手机往邹北城跟前递了递,继续刺激他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提到阿龙,他就给我来电话了。”

    邹北城讪笑了一下,眉宇间的不悦更明显了。

    ”我去接个电话。”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带着些许歉意跟邹北城说:”失陪一下。”

    邹北城笑着点了点头,表情和动作都相当绅士。

    我拿着手机来到二楼的阳台,这才放心的按下了接听键。

    ”阿黛,歌剧几点结束?需不需要我去接你?”谭慕龙低沉的嗓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语气里带着几分询问的味道。

    我一时有些想笑:不用说,这点话肯定是谭以琛让谭慕龙打的。

    谭以琛这家伙可真够缺德的,先让我施展魅力勾引邹北城,等邹北城深陷其中,陶醉不已的时候,他再把他哥派来刺激邹北城……

    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当邹北城看到谭慕龙的时候,脸上那生无可恋的表情。

    ”大概五点左右结束吧。”我坏心眼儿的回答着:”你若是想来接我的话就过来吧。”

    ”好。”谭慕龙并不知道邹北城没有在一边儿旁听,他跟我说话的声音温柔极了:”我在歌剧院门口等你……你看剧吧,不打扰你了。”

    真不知道谭慕龙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谭以琛有没有在旁边听着。

    但愿没有吧,否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