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72章 上钩
    面对我的谬赞,谭以琛伸手动作亲昵的摸了一下我的头,好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正是因为我是男人,所以我才了解男人啊。”

    闻言,我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瞥了谭慕龙一眼,小声嘀咕道:”这可不一定。”

    尽管我已经尽量压低声音了,可这句话还是被谭慕龙听了个正着,谭慕龙冲我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没有理睬我。

    我吐了吐舌头,心虚的端起了自己面前的粥,装出一副埋头苦吃的模样来。

    谭以琛被我逗得一直在笑,最后,谭慕龙受不了我们俩了,匆匆喝完了粥,提前离开了餐厅。

    ”对了,我一直想问。”待谭慕龙离开后,我扭过头来看向谭以琛,眨巴着大眼问他:”如果说你哥一直对南宫薰念念不忘的话,那林即白是怎么回事儿?我一直以为你哥喜欢的是林即白。”

    ”对啊,我哥喜欢林即白。”谭以琛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他看林即白的眼神明显跟看别的女人不一样嘛,就算还没上升到爱情的高度,那起码也是有好感的。”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两个还处在暧昧期,彼此都没有捅破窗户纸?”

    ”对啊。”谭以琛单手支着下巴,唇角噙着不怀好意的笑:”人家林小姐本来都准备跟我哥表白了,结果你半路杀了出来,摇身一变成了我哥的女朋友……”

    我窘迫极了:不会吧?

    这么说来,我不成毁人姻缘的恶人了吗?

    我瞬间慌了神,抓着谭以琛的胳膊语无伦次道:”完了完了,这可怎么办啊?难得你哥遇到一个喜欢的姑娘,还被我给气走,我这罪过大了!人家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哥的婚事肯定抵一百座庙……”

    谭以琛一时间笑得不能自已,他俯身在我额头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哭笑不得道:”可可,你可真是个宝贝。”

    我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你别笑了,我没跟你开玩笑!你快想想办法挽救一下吧!这可是你哥的终身大事儿,你怎么还幸灾乐祸起来了。”

    谭以琛终于止住了笑意,他伸手爱怜的点了一下我的鼻尖,狭长的眼眸里,染着足以令寒冰沉沦的温柔。

    ”真乖。”他揉我的脑袋。

    我一时没听明白:”乖?”

    ”对。”他眼眉含笑:”你若是能早点儿这样的话,我以前也不至于跟你绕那么大的圈子,置这么久的气。”

    我越听越糊涂了:”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了。”

    ”听不懂就好好想想。”谭以琛又点了一下我的鼻尖:”想想你还是郁可可的时候,我跟你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

    我有些茫然:当我还是郁可可的时候,谭以琛跟我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

    恩……为什么我满脑子都是”小妖精”和”洗干净躺床上等我”这种不要脸的话……

    见我表情诡异了起来,谭以琛没好气的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这么简单你都想不出来,最近是不是太依赖我所以智商下降了?”

    听到”依赖”二字,我恍然大悟。

    除了某些容易令人想入非非的话以外,谭以琛对我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是:郁可可,你能不能更多的依赖我?

    他想让我陷入困境的时候,最先想到的不是自救,而是打电话向他求救,他想让我被欺负的时候,不是一味的隐忍,而是委屈巴巴的找他告状,他想让我在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的时候,任性的把问题全丢给他,而且还要丢的心安理得……

    现在,我终于做到这一点儿了。

    亦或者可以说,谭以琛终于达成了他的终极目标,把我变成了离开他就不活下去的废人。

    ”奸诈!”反应过来后,我双手叉腰,气势汹汹的瞪向谭以琛:”说!你是不是想把我养成又胖又丑,又笨又蠢,除了你以外没人肯要的白痴,以达成你独霸我的目的?”

    闻言,谭以琛无比嫌弃的瞥了我一眼:”不,亲爱的,你想多了,你要是变得又胖又丑,我也不会要你的。”

    ”谭以琛!”我秒变母夜叉,抓起篮子里的法式面包棍便开始追着谭以琛打。

    谭以琛灵活的躲着,一边儿躲,还一边儿不怕死的逗我,直到把盛怒的我引到了卧室里,他才开始绝地反击。

    三两下夺下我手里的面包棍,谭以琛动作极其夸张的咬了一口面包棍,然后把棍子一扔,狞笑道:”这下,你可跑不了了。”

    我装出一副极其害怕的模样,配合他演受害者:”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了……”

    ”好啊。”谭以琛伸出狡猾的舌,极具情色的舔了一下嘴唇:”叫的大声点儿,我喜欢听!”

    言罢,他化身为狼,冲我扑了过来。

    不知是不是想起了早上我挽谭慕龙胳膊的事儿了,做着做着,谭以琛突然就开始打我屁股,一边儿打,一边儿发狠般问我:”以后还敢不敢当着我的面儿勾引别的男人了?”

    我委屈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