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70章 这该死的香烟
    凝视着邹北城逐渐暗淡下了来的脸,我这才猛然发觉,原来有时候,”对不起”也能变成一把利刃,深深刺进敌人的心脏里。

    ”认识远黛以后,我其实就已经放下七年前的那件事了。”谭慕龙的语气风轻云淡:”只是我自己没有察觉罢了……毕竟这事儿都过去七年了,这七年来,为了照顾我的情绪,也没人敢在我面前提南宫薰。”

    他顿了一顿,削薄的唇斜向上扬起一个轻柔的弧度。

    ”我得谢谢你。”他语气诚恳:”若不是你突然提起了她,我都不会知道,原来她在我心里,早就没了分量。”

    说着,他偏了下头,用一种能溺死猫的温柔目光凝向我,情话张口即来:”也谢谢你,远黛……我发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其他女人,我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闻言,我配合的红了脸,难得显出一副害羞了的模样。

    红着脸暗自高兴了片刻后,我伸手搂住了谭慕龙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感觉邹北城现在应该已经想去撞墙了,本来想挑拨离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让我和谭慕龙的感情更加深厚了。

    也不晓得我和谭慕龙走后,邹大长官这历史书还看不看得下去。

    我感觉戏演得差不多了,正欲松开谭慕龙,然而,我刚一松手,谭慕龙便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腰。

    ”你一定不能背叛我。”他一手揽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则抚上了我的脸颊:”如果你像南宫薰一样背弃了我,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的。”

    他岑黑的眸底,涌动着近乎偏执的情愫,他的声音,沉冷沙哑中又带着几丝绝望和坚定,有那么一刹那,我甚至被他骗到了,我忘记了自己是郁可可,也忘记了这一切不过是一场诱惑敌人的戏。

    我被他带到了戏里,此时此刻,我就是风情万种,放荡不羁又极富手段的乔远黛,而他则是被我褪去了钢筋铁骨,为我染上一腔柔情的军人,他爱我,爱之入骨,我爱他,极小甚微。

    反应了好一会儿,我才终于意识到,他这话是说给邹北城听的。

    ”变态啊你!”我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娇嗔道:”什么杀不杀死的……你舍得杀我吗?”

    谭慕龙皱了一下眉,似乎有些不悦,可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宠溺的揉了一下我的脑袋,低声喃喃了一句:”舍不得。”

    随后,我挽着他的胳膊,一起离开了书店。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称赞谭慕龙:”大佬儿,您今天的演技简直爆表啊!我作为专业的演员,都不得不承认,您的演技,甩了我几百条大街!”

    谭慕龙拿眼梢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没搭理我。

    ”还有您的反应能力!天呐!我简直要对你顶礼膜拜了!”我继续拍他的马屁:”你实在是太强了!每一个感情都把握的特别精准!尤其是最后那句道歉,还有那句威胁……简直了我跟你说!”

    谭慕龙依旧不搭理我,他好像压根儿听不到我说话一样,注意力全放在前方车水马龙的公路上。

    ”我敢保证,邹北城今天晚上绝对会被你气的睡不着觉!”尽管谭慕龙不搭理我,我依旧没办法抑制自己内心深处对他的崇拜和敬仰:”我跟你我现在真的特别崇拜你!我都没办法跟你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进步这么神速的啊?有没有什么秘诀啊?传授给我一下呗。”

    这时,恰好赶上了红灯,谭慕龙缓缓的停稳了车,然后像是很疲惫般,倾身瘫到了驾驶位上。

    我这才终于察觉,他的脸色有些难看,于是我慌忙闭了嘴,心神不宁的开始反思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

    ”给我一支烟。”沉默几秒后,谭慕龙闷声跟我说。

    烟?我愣了一下,正欲告诉谭慕龙我这里没有香烟,还没来得及开口,谭慕龙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一般,指着副驾驶前面的抽屉提醒我说:”那里有。”

    我把副驾驶前面的抽屉盖掀开,果然在里面看到了半盒有些发皱的芙蓉王。

    迟疑了片刻后,我从烟盒里挑出一根卖相相对而言比较好看的香烟,递给了谭慕龙。

    谭慕龙却没有接。

    我一时有些困惑,正欲问他为什么不接,他突然懊恼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那是她放进去的。”谭慕龙的声音莫名的让人心痛:”我从来不抽烟的,被她笑话了整整一年,我依旧没抽过一根烟。”

    我心里突然有些难受,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尽管谭慕龙并没有点名”她”是谁,可我知道他在说谁。

    这让我更加难过,他至今都没办法放下她,可在她眼里,他可能只是一个异常好骗的傻子。

    说不定无聊的时候,她还会把这件事儿拿出来逗大家开心:”看,赫赫有名的谭上校,当初就是愣头青一个,我勾勾手指头,他就爱我爱的不要不要的。”

    谭慕龙把手放了下来,侧头盯着我手里那支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