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64章 谭慕龙的过去
    南宫薰?我侧了下头,面带困色的看向谭慕龙。

    谭慕龙似乎对这个名字相当的敏感,他周身的肌肉全都绷紧了,我能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直。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隐约间我感觉谭慕龙跟这个南宫薰似乎颇有渊源,说实话,我真怕谭慕龙一时沉不住气,露出什么马脚来。

    ”你怎么这个表情?”我撒娇般的伸手推了谭慕龙一把,佯怒道:”这个南宫薰是谁啊?我怎么没听说过?是不是你背着我在外面偷腥了?”

    我把”偷腥”二字咬得极重,意在提醒谭慕龙:我们现在还在装情侣,你给老娘悠着点儿,别他妈的露馅儿了!

    谭慕龙”啪”的一声放下了手里的刀叉,脸上的表情相当的可怕。

    完了……我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谭慕龙好像真沉不住气了。

    事发突然,我又不是很了解谭慕龙和南宫薰之间的渊源的,因此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根本不值该如何救场。

    ”别在我面前提这三个字。”谭慕龙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阴厉:”也别拿远黛跟她做对比……她连远黛的头发丝儿都比不上!”

    听到这里,我总算是送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谭慕龙理智尚存,否则的话,真不知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抱歉抱歉。”见谭慕龙生气了,邹北城识趣的认了错:”我就是突然想起来了,随口这么一提……我的错!我自罚三杯,好不好?”

    说着,邹北城让服务员给他上了一瓶五粮液,然后满满倒了三大杯,一口气儿喝干了。

    ”呐,一滴不剩。”邹北城把杯子倒了过来:”别摆着一张脸了,一会儿吓着人乔小姐。”

    谭慕龙没有说话,闷不做声的喝了好几杯酒,脸色相当的难看。

    邹北城眸底闪过几抹幸灾乐祸,尽管那幸灾乐祸只是一瞬间的,仍旧被我捕捉到了。

    他果然是故意的!我暗中捏紧了拳头:这个恶劣的家伙!

    由于谭慕龙心情不佳,所以后面我们也没怎么聊天,看完歌剧后,便匆匆告别了。

    要说邹北城这家伙,真是比他弟弟邹越风还惹人讨厌,他明明知道谭慕龙很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提南宫薰,临别前还故意刺激谭慕龙说:”行了,别不高兴了,你现在这不是有乔小姐了吗?你看人乔小姐,又聪明,又漂亮,哪里比不上她南宫薰?”

    谭慕龙额角青筋暴起,满目猩红,像一头发狂了的狮子。

    他揪住了邹北城的衣领,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跟邹北城说:”邹北城,我说过了,别再在我面前提那三个字!你他妈的找打是不是?”

    邹北城面不改色,他伸手动作轻轻的拍了下谭慕龙的肩膀,轻笑道:”别生气嘛,这事儿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也该释怀了。”

    说到这里,他稍微顿了一顿,然后拿余光扫了我一眼,继而补充道:”不然的话,你心里一直装着别人,那这对乔小姐多不公平啊。”

    谭慕龙的拳头越捏越紧,有那么一刹那,我以为他会扬手给邹北城一拳。

    可是他没有,他就这么揪着邹北城的衣领,满目血丝的盯着邹北城看了很久很久,然后把手松开了。

    他放过了邹北城,可邹北城却不肯放过他。

    ”这才对嘛。”邹北城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子,笑容残忍:”我提她,也是为你好,这个坎儿你总要迈过去对不对,你不能让它把你绊死了。”

    王八蛋!我在心里愤恨不平的骂着邹北城:故意揭别人伤疤,还冠冕堂皇的说这是为别人好……

    简直可恨!

    我不忍谭慕龙再被邹北城奚落,于是阴下脸来,装出一副吃醋的模样,冷声冲谭慕龙喊道:”你还愣在哪里干什么?回去了!”

    说着,我”啪”的一声拽开了车门,示意谭慕龙上车。

    谭慕龙猩红着眸子看了邹北城最后一眼,然后转身上了车。

    邹北城脸上的笑容又深了一些,隐约之间,我感觉他一直盯着我。

    ”不好意思邹长官,让您见笑了。”我冲邹北城笑了笑:”这家伙喝醉了,我先开车把他送回去,失陪了。”

    ”不碍事儿。”邹北城冲我摆了摆手:”你们先回去吧,路上小心点儿……改天咱们再约歌剧。”

    我微笑着应了一句好,然后动作利索的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我问谭慕龙:”今天你怎么回事儿啊?怎么邹北城一提那个谁,你就这么失控啊?”

    谭慕龙没有说话,他背对着我,侧身躺在后座上,后视镜上,他的背景孤独极了。

    他不愿回答,我也不忍再问,于是便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开车栽他回去了。

    家里,谭以琛正坐在客厅等我和谭慕龙,见我和谭慕龙回来了,他合上手里的书,三两步走到门前迎接我们。

    ”完事儿了?”谭以琛笑着:”战况如何啊?”

    然而,他的笑容很快就僵在了脸上,因为走在最前面的谭慕龙看都没看他一眼,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