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61章 消火
    谭以琛在我房间里转了一遭,然后咬牙切齿的骂我:”你这个骗子!”

    我很无辜:”我没骗你啊……”

    ”兔女郎的制服呢?钢管儿舞呢?十八禁的道具呢?”谭以琛虎视眈眈的盯着我,那眼神,跟要把我吃了一样。

    我向后缩了缩身子,眨巴着大眼盯着谭以琛看了两秒,然后伸出手来在自己脑袋上比了两个兔耳朵,还卖萌般的动了动扮成兔耳朵的食指和中指。

    谭以琛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

    见他笑了,我从床上爬了下来,缓步走到他跟前,伸手抱住了谭以琛的胳膊。

    ”兔女郎制服和钢管舞虽然没有了,可是脱衣舞,还是有的。”我踮起脚尖,把下巴抵到谭以琛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娇笑道:”琛哥哥要不要试试?”

    说着,我将谭以琛引到床边,示意他坐下,然后凝视着他的眼睛,动作妖娆的解开了自己衬衣的扣子。

    脱衣舞比钢管儿舞要好学多了,钢管儿舞对身体的柔韧性要求很高,小时候没有舞蹈基础的话,是很难跳钢管儿舞的,所以我钢管儿舞学了两天后便弃了,因为实在是太难了。

    可脱衣舞就不一样,它没有太难的动作,当然,如果你能办得到的话,你也可以跳很难的动作,可如果你办不到,一些基本的扭腰,摆臀等动作,也能让你把衣服脱的活色生香。

    将衬衣脱下后,我穿着黑色的抹胸,抬脚跨坐到谭以琛的身上,张嘴去咬他衬衣的纽扣。

    谭以琛抬手抚上我的背,然后沿着我脊背的弧度,从我的脊梁一路向下摸去。

    撕咬中,我咬断了谭以琛衬衣上第三颗纽扣的线,然后一点一点的把那纽扣咬了下来。

    他这衣服明天估计就要报废了,不过,谁在乎呢?

    ”你这脱衣舞,脱的是谁的衣服啊?”凝视着我半含在嘴里的纽扣,谭以琛笑着捏了下我的屁股,幽声打趣我道。

    我直了下身子,单手抵在他的胸口上,轻轻一推,便把他推到了床上。

    ”两个一起脱。”他躺下之后,我蛇一般的缠在他身上,媚眼如丝。

    谭以琛的眸色明显加深了一些,可他却还是佯装镇定,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等着我的下步动作。

    我的衣服其实已经脱的差不多了,现在是初春的季节,我穿的本来就少,为了增加艺术气质,我则更求精简,自然是超级不经脱的了。

    可谭以琛明显没有放过我的意思,那我只能在他衣服上下功夫了。

    我继续咬他的扣子,咬扣子的同时,食指一直在他身上若即若离的画着圈,眼睛也微微上挑,勾人的与他对视。

    他面上依旧稳如泰山,可我知道他其实已经情动了。

    ——我的右手就抚在他的心口,他心跳的频率我摸得一清二楚。

    ”宝贝儿,你要是在这么咬下去,天可就亮了。”谭以琛伸手摸上我的头,把手指隐在了我的发梢里。

    此时,我已经咬下他第二颗扣子,我抬起头来,在他身上肆意点火的手,不动声色的握住了他衬衣的两边。

    我双手猛然用力,”嘶啦”一声,将他昂贵的衬衫撕成了两半。

    谭以琛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变得这么暴力,他墨色的眼眸微微睁大了一些。

    抬手将他衬衣被撕扯掉的布料丢到了地上,我舌头一抬,把嘴里的纽扣弹到了他胸口。

    对此,谭以琛表示:”我希望你脱我裤子的时候能温柔一些……尤其是内裤。”

    ”乖。”我拍拍他的脸:”姐姐会好好疼爱你的。”

    谭以琛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亲爱的,我看你明天是不想下床了。”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才反应过来,真正的主子,是我身下这个笑得尤为可恶的男人,而我……只是偶尔称王的猴子罢了。

    ”你这是打击报复!”我不干了,坐在他身上撇着嘴罢工道:”人家不干了!明明是你让人家勾引你的,勾引到一半儿你又威胁人家!”

    谭以琛狭长的眸子深沉似海,他眉目含笑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翻身把我压倒了身下。

    ”虽然狐狸精版本儿的你很诱人,可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掌握主导权。”

    言罢,他用嘴巴堵住了我的委屈和埋怨。

    一夜旖旎。

    事后,我躺在谭以琛的怀里,轻声问他:”你真的不介意吗?”

    彼时的谭以琛正在点烟,可能是因为心思都在烟上吧,他没听懂我的话:”介意什么?”

    我伸手夺过他手里的烟和打火机,亲自为他点燃了香烟。

    将香烟从自己嘴里取了下来,伸手插进了他削薄的唇里,我颦眉道:”我去勾引邹北城啊……虽说不会发展到最后一步,可是既然是勾引,打情骂俏和动手动脚肯定是必然的。”

    闻言,谭以琛深吸了一口烟,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些苦涩。

    ”怎么可能不介意呢?”他说:”你都不知道我今天有多想揍顾凕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