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57章 可口的糖
    ”顾凕,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我惊呼出声,下意识的开始挣扎。

    顾凕不轻不重的捏了下我的屁股,痞着调子威胁我:”别乱动,再动摔到你了可不怪我。”

    我气急,正欲在他结实的后背上锤两圈泄愤,顾凕染笑的调子再次从身下传来:”你不是看不到吗?抱起来是不是看的清楚些了?”

    他是抱着我的腿把我竖抱起来的,并非华丽的公主抱,所以被他抱起后,我的视野确实开阔了不少。

    我不由的笑了,嘴上却依旧不饶人:”那你倒是把我转过去啊,我这边儿看到的是大街,舞台在我后面儿好不好?”

    ”好好好,小祖宗,这就把你转过去,让你看台上的野男人。”顾凕一边儿懒洋洋的开着我的玩笑,一边儿动作缓慢的转了个身。

    随着他的转身,被他竖抱起来的我也跟着他旋转了一百八十度。

    这下,我终于能看到舞台了。

    ”看见了看见了。”我兴奋不已:”台上正跳舞呢,好热闹啊!”

    闻言,顾凕语气复杂的回答我说:”乔老师……打个商量好不好?你看到了就看到了,能不能别揪我的头发?”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抓在顾凕的头发上……

    恩……貌似我还刚刚一激动,还揪掉了他不少头发……

    我心虚的松开了手,表情有些尴尬。

    顾凕仰头看向我,不知是月光太过温柔所以我产生错觉,还是我和顾凕贴的太近,把气氛变得旖旎,隐约间,我总觉得,顾凕的眸底似乎蕴着一腔的深情和宠溺。

    他用一种极其无奈的语调跟我说:”这辈子,也就你敢这么揪我头发。”

    我扬唇笑了,然后伸手拽了自己一根秀发,恶作剧般的丢到了顾凕的脸上:”呐,还你一根,你不亏。”

    随着我手指的张开,细如丝的长发在空中打着卷落下,最后,落到了顾凕的鼻梁上。

    顾凕似乎觉得有些痒,他皱了皱鼻子,却没伸手把那头发丝拿掉。

    ”你揪掉的好像不止一根儿吧?”顾凕脸上显出几分不怀好意来。

    ”唔……”我啃着手指头卖萌般的想了两秒,然后一本正经的回答他说:”虽然数量不一样,但长度是差不多的……”

    我话还没有说完,周围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喊声,有些激动的粉丝,甚至把手里的荧光棒和荧光牌举了起来。

    ”唐唐!唐唐!我爱你!”

    ”唐唐!我们永远支持你!”

    喊叫声此起彼伏,一波赛过一波,我稍稍有些惊讶:没想到不过半年的功夫,唐鸣风人气居然高成这样了!

    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由于我离舞台比较远,所以我也看不清台站着谁,只能根据声音来辨认,现在站在台上说话的应该是主持人,而唐鸣风则刚从后台走过来,现在站在主持人的旁边。

    主持人让唐鸣风跟大家打个招呼,唐鸣风似乎是冲大家招了下手,这一招手,又引起台下一片惊天动地的呐喊。

    我不由的捂住了耳朵,以免自己被唐鸣风过分热情的粉丝们震聋。

    主持人在台上又说了一些调动情绪的话,末了,他慷慨激昂的问大家:”来,大家一起大声的把你们想让唐大帅哥唱的歌喊出来!”

    主持人话音刚落,观众们像是排练好了一样,异口同声的喊道:”可口的糖!”

    听到这四个字,我不由的僵了一僵。

    可……可口的糖?

    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的怪异呢?

    可要真说怪,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

    ”你们女生怎么都喜欢这种花架子啊?”我正思索着,顾凕漫不经心的声音再次从身下传来:”油头粉面的,体无二两肉,跟个小姑娘似的,有什么好喜欢的……”

    ”怎么,你吃醋了?”我打趣他。

    顾凕骤然抬高了音量:”吃醋?开什么玩笑?我至于吃一小兔崽子的醋吗?”

    他顿了两秒,然后又冷哼着补充了一句:”我只是觉得你们眼光太差了,急需我这种硬汉来给你们刷新一下审美。”

    ”不用了,我家里有硬汉。”我轻飘飘的回他。

    他在下面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动作,突然就把我的腿别打到了他双腿间,我的大腿瞬间抵上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

    ”有我硬吗?”顾凕挺了挺身,笑容邪恶。

    我瞪了他一眼,没理睬他。

    此时,舞台上已经奏起了婉转的伴奏,本来听名字,我还以为这是一首欢脱甜蜜的小恋曲呢,可实际上,这首歌的前奏特别的忧伤。

    就好像……就好像在追悼自己的恋人一样。

    我不自觉地皱了下眉。

    伴着低缓忧伤的前奏,唐鸣风缓缓开了口,我这才发现,这小崽子嗓子还是不错的,低醇暗哑,有一种很独到的磁性,非常适合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