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53章 割腕
    谭以琛的呼吸声明显加重了,眼眶也逐渐开始泛红,可他眸底没有泪水,只有数不尽的失望和愤怒。

    我这才终于明白,原来最让他恼怒的,不是我不辞而别,也不是我说谎骗他,而是我不能信任他,也不愿依赖他。

    ”谭以琛。”冗长的沉默后,我动作缓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凝眸看向他,心里出奇的平静:”你怨我出了事不去找你,那我问你,我跟你的这一年多,你有给过我什么承诺吗?你有说过你爱我吗?你有表示过你愿意为了我倾尽一切,赌上全部身家吗?”

    谭以琛的身子似乎僵了一下。

    很好,他应该僵硬的。

    他有他的火气,我也有我的顾虑,既然已经闹到今天这种地步了,那就不妨把话摊开来说清楚吧。

    ”你什么都没跟我说过,如果不是那天我突然提出不再做你的情妇,你甚至根本不会告诉我你其实爱我。”既然谭以琛不愿意回答,那我就替他回答,反正问题的答案,我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这种情况下,你要我拿什么相信你?”我咬牙问他:”我不过是你养的一个情妇罢了……我甚至都不是你情妇里最受宠的那个!”

    我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得凄凉,笑得心酸。

    如果可以的话,谁不想像彭怡宝那样,活得那么天真浪漫,活得那么轻松自在,遇到事情就躲到自己心上人的怀里,让他大手一挥,劈开所有艰难险阻。

    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运气的。

    我至今都还记得我第一次向谭以琛求救时落得的下场。

    刚跟谭以琛的那会儿,郁达天诽谤我殴打他,我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般的涌来,导演辞退我,经纪人不管我……那个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也是找谭以琛求助。

    尽管那个时候他并不是我的男人,可他好歹是我的主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打狗也要看主人,如今我在外面挨了打,我肯定是要去找我的主人哭两嗓子的。

    可最后呢?我跟谭以琛打了将近三十个电话,发了整整五十二条短信,全部石沉大海。

    当然,我知道这并不能怨他,他不是不管我,只是我不走运,出事儿的时候刚好撞上了他在国外出差。

    可我依旧不能释怀,我这个人吧,面子薄,特自卑,一次让我碰了壁,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去碰这个壁了。

    所以从那以后,我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愿意再去找谭以琛求助了。

    我没彭怡宝那个运气,所以这一次,我决定靠自己。

    谭以琛凝着我,如墨般深沉的眼眸里有莫名的情绪在涌动:”那你为什么不等我呢?你说过你会等我回来的……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终于逼着我父亲答应取消我和白文琦的联姻,我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可一出门就听到了你的死讯……”

    我不由的僵住了,耳朵一时失聪,脑子乱糟糟的。

    原来谭以琛离开那么久,不是刻意躲我,而是在想办法解除他和白文琦之间的婚约吗?

    ”我一度以为是我把你害死的。”谭以琛嗓音低沉,岑黑的眸底也蕴上了一层晶莹的水雾:”所以当我知道你还活着的时候我连找都不敢去找你!我怕我一不留神,又害你置身于危险之中……”

    我感觉他快要哭了,可最后他却无声的笑了。

    我却不知,他这嘲讽意味极强的笑容,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在嘲笑我。

    他摊了摊手,脸上的表情既无奈,又怅然:”可谁能料到,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和我大哥精心为我准备的一出戏。”

    ”不是的!”我一时有些慌了,语无伦次的想要解释些什么:”我其实有等你的……”

    我想告诉他我真的有在等他,只是很抱歉,谭慕龙没给我太多时间,而我也不够耐心,所以我没有等到最后。

    可谭以琛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他伸出食指挡到了我的唇边,示意我安静下来。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我能理解,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他俯下身来,半跪在床边单手抚着我的侧脸,眸色清冷如水,隐约染着几分轻柔。

    ”我不会放你走的……”他凝视着我,一字一顿,语气决然的跟我说:”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你走!”

    后来……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便把我压到了床上,三两下把我剥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毫无征兆的进入了我。

    我被他疯狂的索取着,想挣扎,又没力气挣扎,于是索性便不再挣扎,玩偶娃娃般的平躺在床上,任他掠夺。

    他在我身上逞凶的时候,我凝视着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吊灯,朦胧的想:我们这算什么呢?

    我和谭以琛这样,算什么呢?

    我寻不到答案,别人的感情,我一眼就能看穿,可轮到自己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似是而非了起来。

    那晚谭以琛并没有折腾我太久,他一共就要了我两次,便早早放过了我。

    放过我的原因倒不是因为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