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52章 谁辜负了谁
    事实证明,我想的太美了,谭以琛满腔的怒火,可不是单单纯纯的睡我一顿,就能消光的。

    扯下我的打底裤后,他趁着我还在发愣,”啪”的一巴掌,又打到了我可怜的屁股上。

    没有打底裤的遮挡,巴掌的响声更加清脆,痛感也明显了很多。

    我措不及防,突然被他打了这么一巴掌,一时没忍住,闷哼了一声。

    本来,挨了打你惨叫一声这没什么,可坏就坏在,我挨打的地方不太对,所以我这声闷哼的声调儿,也有点儿变味儿。

    这闷声介于痛苦与享受之间,细听之下,甚至有几分情色的味道蕴在里面。

    谭以琛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满目震惊的看向我。

    我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只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怎么色呢?”谭以琛又拍了一下我的屁股,义正言辞的训斥我道:”我正惩罚你呢,你想什么呢?受虐狂是不是?打都能把你打嗨了?”

    我无地自容,伸手抓过旁边儿的被子,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你……你别说了……求你了……”

    谭以琛被我气笑了,浅笑过后,他语气不善的问我:”那你知道错了没有?”

    现在敌强我弱,再跟他死磕,指不定他会使出什么阴招对付我呢,于是我很识相的认了怂:”知道了知道了……”

    没关系的,我在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早点儿认错他就能早点儿消气,他早点儿消气我也能早点儿出去。

    还是顺着他点儿吧。

    我做出了让步,可谭以琛却仍旧不肯放过我。

    他拖长了语调,懒洋洋的问我:”错哪儿了?”

    你大爷的!我在心里愤恨不已的骂着谭以琛:蹬鼻子上脸是吧?

    王八蛋!

    心里虽然有一百个不愿意,可错都认了,现在再跟谭以琛翻脸,显然得不偿失,于是我耐着性子,深恶痛绝的自我检讨道:”我不该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也不该骗你……”

    ”还有呢?”谭以琛的语气里,染着不易令人察觉的冷意。

    还有?我愣住了:没有了吧?我一共也就做过这么两件对不起他的事儿啊!

    我正困惑着,谭以琛地狱罗刹般的声音再次响起:”说不出口了?”

    我僵住了,一个恐怖的念头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谭以琛该不会是在说我勾引顾凕和邹北城的事儿吧?

    妈呀……我绝望极了:完了,这下真完了……

    背着他偷汉子……这事儿不招,他恼,招了,他更恼。

    无论我怎么选,都是死路一条。

    见我迟迟不肯作答,谭以琛的声音又冷了一些:”需要我帮帮你吗?”

    我又是一僵,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帮我!

    我突然有些火了,当初我跟谭慕龙约定好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要不告而别。

    我有想跟他告别的,我真的有想过。

    可他呢?我在银河小区高档的楼房里等了一天又一天,可他却连个电话,都不愿意给我打。

    直到周毅辉给我打电话要我下楼的那一刻,我都在等他。

    可他没有回来。

    出了那句在盛怒中脱口而出的”因为我爱你”以外,他再没对我说过任何展露心迹的话。

    我在他离开的银河小区之前,就已经提出要和他结束情人关系了,现在的他,于我而说,不过是以前的饲主罢了。

    我没必要为以前的饲主守身如玉,以前的饲主也没资格管我跟谁勾搭成奸!

    ”你没完没了了是吧?”我猛的把盖在自己脑袋上的被子掀开了,怒不可遏的瞪向谭以琛:”任性也要有个限度!我不是你的私有品,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我享有人权!你没资格囚禁我,也没资格殴打我!”

    面对我的反抗,谭以琛的脸瞬间阴了下来。

    他冷眼看向我,眸底没有任何的温度。

    ”没错,我确实没有资格囚困殴打你。”就这么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以后,他突然笑了,那笑容里,隐隐透出几分狠厉来:”可我就是这么做了,你能奈我何?”

    我愣住了,瞬间语塞,一句反驳的话也想不出来。

    是啊,他确实没权利这么做,可他就是这么做了,我能怎么办呢?

    邹越风也没权利安辰的爸爸,可他就是这么做了,我能怎么办呢?

    顾凕也没权利虐待安辰,可他就是这么做了,我又能怎么办呢?

    ”别这样……”我咬着嘴唇,含泪凝向谭以琛:”别这样……求你了……”

    求你了谭以琛,别变成我最厌恶的那一类人……

    谭以琛与我对视,目光依旧冷冽:”你逼我的。”

    听到这四个字,我突然有点儿想笑。

    三年前,邹越风也跟我说过这句话。

    我誓死不肯从他,他掐着我的脖子,一字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