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50章 识破
    我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按了下门铃。

    门铃的正下方按有指纹锁,只要屋主人把大拇指按上去,机器就能识别出屋主人的质问,然后自动开门。

    瞥到那指纹锁的时候,我稍微慌了一下神。

    我不由的去想:要是我刚刚按门铃的时候,一不留神按成了指纹锁,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门会开,然后谭以琛会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再往后呢?

    再往后我就没想了,以为谭以琛把门打开了。

    幸亏我没按错,谭以琛开门的时候,我在心里庆幸不已的感慨着。

    ”你来的倒是挺快。”谭以琛招呼我进了门,然后打开门旁边的鞋柜,给我找出来一双一次性拖鞋。

    他打开鞋柜的时候,我发现我以前的拖鞋还放在里面,冬天的拖鞋和夏天的拖鞋都在里面摆着,崭新而干净,就跟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这让我心底又是一阵揪痛,尽管我知道,我不该心痛的。

    进门后,我直奔主题:”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想让我看什么了吧?”

    谭以琛笑了:”这么急?”

    ”人家好奇心重嘛。”我撇撇嘴,不自觉的用上了撒娇的语气。

    好在谭以琛并没有在意,他伸手示意我坐下,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绒绸制的小盒子。

    那盒子很小,是正方形的,做工异常的精致。

    可这重要,重要的是,我隐约觉得,这盒子很眼熟……非常的眼熟。

    谭以琛把那小盒子放到了桌上子,狭长的眼眸里,噙着我看不懂的笑:”打开看看吧。”

    我仿佛被人施展了定身术,浑身僵直,动弹不得。

    我想起来我在哪儿见过这盒子了。

    ——这不就是当年谭以琛给我买红色血钻的时候,装血钻的那小礼盒吗?

    我背后瞬间布满了冷汗。

    为什么他突然把这小礼盒拿出来了?不……不对呀,半年前我明明把这礼盒带走了的呀……

    所以说这其实并不是装血钻的那个小礼盒,而是和装血钻的那个小礼盒一模一样的另一个礼盒?

    我糊涂了,脑子里乱糟糟的,无数的想法瞬间涌了上来,在我脑海里翻滚咆哮,搞得我越发的焦躁。

    我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可此时想退,为时已晚。

    ”怎么不打开?”凌乱中,谭以琛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让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你不是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我想给你看什么吗?”

    听到这里,我突然懂了:这黑色的小礼盒就是当初我带走的小礼盒。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盒子里应该装着那枚价值上千万的血色钻戒。

    谭以琛根本就没有情报要提供给我,这不过是他设下的一个局罢了,我竟愚蠢到信了他的鬼话。

    ”你不打开是吧,好,我替你打开!”谭以琛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狠厉。

    说着,他拿起桌上的小礼盒,动作粗鲁的把那礼盒的盖子掀开了。

    盖子掀开的刹那,一道耀眼的光骤然闪过——血钻折射了窗外的阳光。

    窗外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可我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厚厚的乌云笼罩着。

    暴风雨即将来临,这一次,纵便我有三头六臂,也休想躲过去。

    ”好看吗?”谭以琛把钻戒递到我跟前,微笑着问我。

    我真的没心情回答他,他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深深的插进了我的心脏里。

    我疼,却不能喊,也不能哭,只能咬牙硬撑着。

    好在,谭以琛似乎也没想让我回答他,问完话以后,他便把那钻戒又收了回去。

    ”你知道这枚戒指是我在哪儿找到的吗?”谭以琛继续问我。

    我知道:他在乔老先生家找到的。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在乔远黛的房间里找到的。

    不辞而别后,我先是把这枚钻戒带到了谭慕龙在戚爷岭给我安排的别墅里,后来我的脸消肿了,这枚钻戒又跟着我回到了上海市。

    可我最终还是决定把它放到乔老爷子家,因为我觉得那里最安全。

    谁料,谭以琛火眼金睛,我都藏得那么严实了,居然还是被他给翻了出来。

    果然,做人不该太贪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你就不该拿,拿了,迟早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

    比如现在,机关算尽的我,最后竟栽在这枚戒指上,真是……好不甘心啊!

    ”你一直都在怀疑我。”冗长的沉默后,我终于开了口。

    令我意外的是,谭以琛竟否认了。

    ”不,在马来西亚的时候,我确实被你唬住了。”谭以琛说:”你谎话编的不错,有理有据的,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找不出漏洞来,而且你的性格和言行举止也变了很多,混肴了我的视听。”

    ”那你是怎么找出漏洞的?”我继续问。

    闻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