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36章 高手过招
    我很想告诉林即白,我妈本来就不认识我,我没整容之前,她不认识我,我整容以后,她也不认识我。

    可盯着林即白冷冽的眸子,我还是决定不把这句话说给她听了,免得她一发狠,真下狠手揍我了。

    不行,我改天得跟谭慕龙好好谈谈,有这么个护花……啊不,护草使者在,我生命安全很成问题啊。

    ”他不会变狼狈。”我握住了林即白揪着我衣领的手,笑容莞尔:”你放心,将来最狼狈的那一个一定是我,而不是你们。”

    林即白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我知道她没听懂我说什么,不过没关系,我自己能听懂就行了。

    ”你还不打算松开我吗?”我不动声色的掰了半天,死活掰不开林即白揪着我衣领的手,无奈之下,我只好抬起头来,求饶般的看向了她。

    他们军人的力气,可真他妈的大。

    林即白和我对视了两秒,然后很诚实的跟我说:”我想揍你。”

    我不由的缩了下身子,万般委屈的问她:”为什么?”

    ”你欠揍!”林即白终于松开了我,松手之际还很是不悦的推了我一把,险些害我摔倒在地。

    我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子,心里一时间又好气,又好笑。

    ”好好好,我欠揍。”我举手投降。

    他们军人,可真暴力。

    冗长的沉默后,林即白突然转过头来看向我:”谭以琛说你们也是装的。”

    这句话里,她用了”也”。

    ”你们是吗?”她凝着我。

    她终于选择了坦白,可惜的是,我却不能还她以坦诚。

    ”我们不是。”我与她对视,目光是前所未有的真诚,心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沉重:”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她的目光突然变冷了。

    ”所以我才觉得你欠揍。”她咬咬牙,转身进了卧室。

    我有些郁卒,总统套房里虽然有两张床,可那两张床是放在一间卧室里的,我和林即白现在闹得这么僵,我实在不好意思跟在她屁股后面进屋去。

    当然,不好意思其实是次要,主要原因是我担心她一会儿着急了真揍我。

    我的脸现在可不经打,一拳下来,整个都得变形。

    ——算了,先睡沙发吧,等一会儿屋里没动静了再进去。

    结果我在沙发上一躺,就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好在沙发旁边儿放着毛毯,否则的话,我非得被冻感冒不可。

    我起来的时候,林即白早就不见了踪影,我猜着她是下楼吃饭去了,于是打着哈欠进了洗手间,想着一会儿也下楼去找点儿吃的。

    结果我正刷牙呢,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以为是清洁人员呢,于是慌忙赶去开门,谁料,门一打开,门外站着的却是一身昂贵休闲装的谭以琛。

    我叼着牙刷,一脸茫然,恍惚间甚至有种自己正在做梦的错觉。

    ”你怎么才起呀?”谭以琛一脸无奈,他正欲说些什么,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很是纠结的提醒我说:”亲爱的,你嘴里的泡沫,快流到地上了……”

    我如梦初醒,”嘭”的一声把门重新关上了。

    门外传来谭以琛的笑声,我又羞又恼,差点儿把嘴里的牙刷咬碎。

    半个小时后,我终于梳妆完毕,然后重新给谭以琛开了门。

    谭以琛的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多出一份早餐来,三明治,水果沙拉,和牛奶……恩,简单美观,看着让人相当的有食欲。

    ”也就只有我,在看到你‘口吐白沫’后,依旧对你不离不弃,还给你送早餐。”谭以琛感慨着。

    我冲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儿,险些回他一句:”有本事你离呀!离了你,我找个更好的!”

    好在,我及时醒悟,这才没酿成大错。

    ”谢谢了。”我接过早餐,笑靥如花:”弟弟!”

    听到”弟弟”二字,谭以琛脸上的表情明显僵了僵,我却得意极了。

    ——”交战”这么久,总算占了一次上风,不容易啊。

    ”阿龙和林小姐呢?”我一边儿吃早餐,一边儿佯装不经意的问谭以琛:”怎么没见他们两个。”

    ”私奔了。”谭以琛的随口回答我说。

    我一口牛奶险些喝呛:”你说什么?!”

    ”开玩笑呢。”谭以琛伸手动作亲昵的摸了下我的头:”他们晨跑去了。”

    我突然僵住了。

    他的动作是如此自然,就好像我现在不是乔远黛,而是郁可可一样。

    可我现在不是郁可可。

    ——我是乔远黛。

    ”谭二少。”我放下手里的三明治,转过头来冷眼看向谭以琛:”您这动作不适合对您嫂子做吧?”

    ”不适合吗?”谭以琛冷笑了一声,眼尾突然结上了冰。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来,叼进嘴里,点燃了。

    我正想告诉他请不要当着我的面儿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