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22章 回首又见他
    谭慕龙身子又是一僵。

    他抬起头来,沉眸凝向我 , 岑黑的眼眸,刀一般的锐利 , 无形中给人已极强的压迫感。

    ”郁可可。”他的语调也是冷的,像腊月的寒冰 , 扎的人心里疼:”我不是邹北城,你没必要做戏给我看。”

    若是两个月前 , 他说出这种话,我一定会立刻放下所有伪装 , 摸着自己的胸口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暗自庆幸自己终于不用再硬着头皮往下演了。

    可现在不是两个月前 , 我也不是郁可可。

    ”你误会了。”我把自己整个身子都埋进了沙发里 , 脸上的笑容,逐渐的加深:”我可没有在演戏……我是认真的。”

    说到这里 , 我顿了一顿,而后,浅笑着补充道:”人家费尽心思撩了你一晚上,结果你一点儿反应也没……”

    我耸耸肩,看向谭慕龙的目光里 , 染上了几分刻薄的怜悯:”你这样下去,真的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谭慕龙似乎不是很愿意继续”女朋友”这个话题 , 他皱着眉,面色不善的瞥了我一眼:”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我也没为你操心。”我摊手 , 摆出一副极其无辜的模样来:”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而已 , 至于你能不能找到女朋友……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关心。”

    谭慕龙有些恼了:”够了郁可可!别再演了!”

    ”你要学导演喊‘卡’吗?”我微笑着。

    谭慕龙没有说话 , 只是脸色越发的阴沉。

    冗长的沉默后,他沉闷的叹了口气 , 无可奈何道:”郁可可 , 你就不能换个性格吗?这种尖酸刻薄的性格,真的很讨人厌。”

    ”你叫错名字了。”我提醒他。

    谭慕龙脸上的表情好玩儿极了 , 他忍了又忍,最后咬着牙憋出三个字来:”好,乔远黛。”

    我心满意足。

    可惜的是 , 即便满足了,我也不能如了谭慕龙的愿。

    ”我也没办法呀。”我伸手捧着自己巴掌大的小脸儿,软糯着调子撒娇般的跟谭慕龙说:”乔远黛就是这个性格 , 改不了的。”

    谭慕龙的目光又冷了几分,冗长的沉默后 , 他问我:”你觉得乔远黛这种不讨喜的性格,俘虏得了邹北城?”

    我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于是 , 我笑了。

    ”怎么说呢?”我弯着眼睛,语气慵懒:”乔远黛如果这样讽刺邹北城,邹北城肯定不会高兴的……可是她如果在邹北城面前这么讽刺别人,那……可就难说了。”

    谭慕龙神色明显一变。

    我重新倚回沙发上,盯着自己涂着精致美甲的手指漫不经心的跟谭慕龙说:”邹北城和您不一样,您谦卑,他傲气,您内敛,他张扬……刻薄的语气在您听来刺耳不已 , 可在他听来,说不定反倒别有一番风味呢。”

    我娇笑着。

    闻言 , 谭慕龙凝眉深思了几分钟,随后 , 他抬起头来,沉声向我宣布道:”乔远黛 , 你合格了。”

    我也把头抬了起来,半敛着眸子和他对视,笑容依旧慵懒迷人:”是吗?”

    谭慕龙有些郁卒,他问我:”你以后说话是不是都会用这个音调?”

    他脸上的表情极其的嫌弃 , 就跟我说话的音调有多难听一样。

    真是不懂得欣赏!我在心里没好气的吐着槽:人家别的男人,巴不得自己的女朋友天天软声细语 , 媚骨柔肠,你倒好 , 跟你撒个娇 , 你还嫌膈应。

    活该你单身一辈子!

    ”当然不是啦。”心里虽不断的吐着槽,可我表面上依旧笑得灿烂:”我只是有点儿困……而且想逗逗你 , 所以说起话来才懒洋洋的。”

    谭慕龙似乎松了一口气,我真佩服自己,连他这种细小入微的表情都能察觉到。

    看来这几个月,我还是有所长进的嘛。

    ”既然你已经合格了 , 那下面我跟你详细的讲一下你的身份和你主要的任务。”短暂的停顿后,谭慕龙清了清嗓子 , 沉声跟我说道。

    我的身子微微坐正了些,可脸上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

    漫不经心不是因为我不重视这件事 , 而是因为我给乔远黛的人设是”见惯了风雨 , 所以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摄影师乔远黛的生父,是美国《地理杂志》的副主编 , 名叫乔岳安。”谭慕龙语出惊人:”他的女儿在非洲遭遇了恐怖袭击,被一吨德国声控燃烧弹炸得体无完肤 , 浑身焦烂。”

    我一惊 , 没想到那具和我互换身份的女尸背后,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惊心动魄 , 又令人扼腕的故事。

    ”经过中美警方的调查,这件事很有可能和顾凕有关。”谭慕龙继续往下讲着,越讲 , 越耸人听闻:”当然,顾凕并不是有意想杀乔远黛的,他只是谋划了那件恐怖袭击罢了 , 而刚好乔远黛当时正在非洲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