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18章 死心
    终于还是问了出来……我本不该问的,毕竟郁可可已经死了,有关郁可可的事情,我应该早日忘怀才对。

    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真的特别的想知道,谭以琛他到底有没有去参加我的葬礼。

    我想知道,谭以琛最后给我的答复,是什么。

    他让我等他,我等了,我在奔赴”死亡”的最后一刻依旧没有放弃等他。

    可他没有回来,我等了他那么久,他连个电话都没给我打。

    为什么?

    他是后悔了吗?

    后悔情急之下向我表白,后悔温情之中留下承诺,所以深思熟虑后他决定不再回来,让我一个人在等待中慢慢明白,自己早已被他残忍遗弃,却还傻傻的等他回来。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一场骗局,故事的结局不是”谭以琛爱上了郁可可,郁可可也爱上了谭以琛”而是”谭以琛永远不会爱上郁可可,郁可可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白痴”。

    是这样吗?

    我的心脏一阵揪痛。

    ”我在你拍的照片上没有找到他。”见周毅辉迟迟没有作答,我尴尬的解释着:”其他熟人我都找到了,像裴导啊,苏倩啊,宝宝啊……就是没看见他,他是没来吗?还是你刚好没拍到他?”

    闻言,周毅辉琉璃色的眼眸里,突然流露出几分不忍来。

    这不忍在我的心脏又是一阵抽痛,隐隐之中,我好像猜到了答案。

    可我不死心,我要听周毅辉亲口告诉我,我是个死心眼儿的人,不见到棺材,我是不会掉眼泪的,不在南墙上把脑袋撞个头破血流,我是不会死心的。

    ”黛姐。”周毅辉满目悲悯:”我看到的人,全在照片上了。”

    言罢,他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然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而我,也终于死心了。

    郁可可啊郁可可,我在心里笑得凄凉: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一点儿长进也没有呢?白跟着娆姐学了那么长时间了是不是?娆姐说过什么来着?烟火场上,男人走肾不走心,女人爱钱不爱人。

    这些字字玑珠的教导,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

    我捂住了心口,动作缓慢的蹲坐到了地上。

    ”还好。”我自言自语着:”还好我现在是林远黛,不是郁可可。”

    还好……还好郁可可已经死了,不会再被任何人骗了。

    还好……还好林远黛的心是冷的,痛过今天以后,就再也不会痛了。

    那一晚,我一整夜都没有合眼,我坐在窗口,盯着窗外清冷的月,心里又孤寂,又落寞。

    我感觉我和月亮很像,星星有很多伙伴,聚集成堆,可月亮只有一个,它的光是冷的,它的外形是残缺的。

    可它残缺的漂亮,冷冽的光把它衬托的更加孤傲,这傲气和残缺,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第二天,周毅辉给我送来了乔远黛的资料,他告诉我,等我的脸消肿以后,他们就会把乔远黛资料上的照片全都换成我的照片。

    ”你要尽快熟悉你的新身份。”周毅辉低声命令我:”在你的脸彻底消肿以前,你必须要忘记你是郁可可,你要从心里面接受你的新身份。”

    我捏着手里厚厚的资料夹,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重。

    ”郁可可。”周毅辉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我知道你是一个演员,可这一次,你必须要超越一个演员,演员只能演出一个角色,而你,必须活成这个角色!”

    我的瞳孔猛然放大了:活成这个角色……我能吗?

    能的!我咬牙:我不是最擅长分析剧本了吗?这一次,不过是换了一种模式罢了,把人生当舞台,把真人当角色,一路演下去,知道把邹北城,邹越风和顾凕他们绳之以法!

    我可以的!

    我一定可以的!

    ”放心。”我捏紧了拳头:”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周毅辉的目光突然变得复杂了起来,沉默良久后,他闷声问我:”你知道做卧底最痛苦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以前从来没接触过卧底这个行业,这是我第一次做卧底,卧底的痛苦,我当然一无所知。

    ”做卧底最痛苦的不是打入敌人内部,和敌人同吃同和,每天如履薄冰,也不是带着面具过活,不能展示真实的自我。”周毅辉的表情,有着说不出的落寞。

    我没有说话,安静的听他讲着,我猜,他以前应该也是卧底。

    稍作停顿后,周毅辉抬起头来,对上我的眼睛,琉璃色的眼眸,似一汪忧伤的湖:”当卧底最难,最苦的,是你脱离敌营后,如何继续自己的生活。”

    我愣住了。

    ”如果你对这个角色不够投入,那你骗不了敌人。”周毅辉继续说着:”可如果你太过投入,把自己也骗了……那你一定要做好准备,去承受前后两个身份的落差。”

    我没有说话,我说不出话来,这些天,我一直在深思熟虑着要如何做才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