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115章 地狱和天堂的距离
    郁可可死了。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秦如霜都没有办法理解这五个字,她像一个懵懂的孩子,突然接触到了死亡的概念,并被这残忍的,无法逆转的,公平公正到令人战栗的概念惊到大病一场。

    平心而论,秦如霜其实一点儿也不喜欢郁可可,她想不通,为什么上天把所有好的东西,全都给了郁可可!

    空灵如夏日风灵般的嗓子,美丽的容颜,好到令人生妒的异性缘儿……所有她朝思暮想的东西,郁可可都有。

    更令人懊恼的是,这一切都是郁可可天生的,她不需要付出任何的努力就能拥有,她有天赋,会打扮,有气质,哪怕穿着夜市上十块钱一件儿的地摊儿货,也能穿出不一样的味道来。

    秦如霜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衣服,郁可可穿就别具风情,她穿,就老土低俗?

    为什么同样是学音乐的,郁可可喝啤酒,吃油炸食品,甚至不戒辣,可她的嗓子依旧婉转迷人,而她天天吊嗓子,平时只敢和白水,吃青菜,唱出来的歌依旧不如她动听。

    为什么同样是女生,郁可可从小到大,追求者络绎不绝,去理发店理个头,都要被理发小哥儿追着要企鹅号,她却门庭冷落,倒追别人,都没有成功过……

    这不公平!她明明比郁可可更努力,她性格明明比郁可可更好……为什么到头来,她什么也不如郁可可?

    她好恨。

    更让她愤恨不已的是,她没办法表露自己的恨。

    她自幼家境贫寒,性格也很内向,班里的同学都不喜欢她,郁可可是她唯一的朋友。

    她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秦如霜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可实际上,她一直记在心底的最深处,逼着自己不让自己去碰触。

    可现在郁可可死了,大片大片有关郁可可的记忆潮水般的涌来,她控制不住的开始回忆她。

    两人第一次有交集是在十一年前,那年秦如霜十三岁,刚升初中,郁可可是她的同桌。

    她隐约看到郁可可的脖子上有青色的勒痕,那勒痕触目惊心,只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脖子发紧,替她喘不过气来。

    是轻生还是……家暴?秦如霜的目光,一直按捺不住的往郁可可洁白的脖颈上飘。

    她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下课的时候她在洗手间遇到了郁可可,郁可可弯腰在水池旁洗手,挽起的校服袖子下,小臂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乌青。

    她也被家暴了啊!秦如霜很是惊讶,心里莫名的对郁可可产生了些许好感。

    这好感来源于同病相怜,秦如霜也有一个人渣一般的父亲,她父亲一喝醉,就疯了一般的殴打她和她母亲,嫌她不是儿子,嫌她妈妈肚子不争气。

    后来她妈妈真的给她生了个弟弟,本以为折磨到头了,谁料到,却换来父亲变本加厉的虐待,父亲骂她是赔钱货,险些连学都不让她。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孩子,周围的小朋友全都爹疼妈爱,要什么有什么,唯独她,仿佛一个多余品一样,所有人都讨厌她,都巴不得她死。

    现在,突然有一个小姑娘跟她一样,甚至比她还惨,她那颗自哀自怨的心,突然平衡了些。

    尽管郁可可的出现不会改变她的境遇,她依旧会挨打,父亲依旧觉得她是赔钱货,可她就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很高兴。

    她知道她很扭曲,可她控制不了,她自卑了太久,她真的迫切的需要老天告诉她,她不是最惨的哪一个。

    可事实证明,她真的是最惨的哪一个。

    郁可可虽然也被家暴,可她有一个疼她爱她的奶奶,她有一个凡事都以她为先的男朋友,她奶奶在吃饭的时候会把好吃的都夹到她的碗里,她的男朋友会在冬天早起好几个小时,骑着自行车跑好远的路去市区给她买她最爱吃的糖炒栗子……

    反观自己,自己的奶奶在自己出生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扔了好生二胎,至于男友……她连同性朋友都只有郁可可一个人,哪里来男朋友?

    她又成了最可怜的那一个,世界这么大,世界上的人这么多,可没有一个人爱她。

    她突然开始痛恨郁可可了,她本该跟她一样挣扎在肮脏污秽的泥潭里,任由千人踩,万人踏的。

    可她却活得越来越精彩,让她成为了那个唯一陷在泥潭里,死活爬不出来的人。

    她好恨,她恨得扭曲,可她控制不了自己。

    对不起她不是一个强大的人,出生在一个扭曲的家庭里,这扭曲的心理无法避免,与生俱来。

    但是那时候她只是恨,暗自怨恨,她从没想过要害郁可可,她只是咬着牙暗中跟郁可可较劲儿,她想要超过郁可可,她想要证明她不是最凄惨,最可怜,最没用的那一个。

    所以她越来越努力,她学习化妆,学习搭配,坚持练歌,努力提升自身……

    她想赢郁可可,她可以输给任何人但她不能输给郁可可,她绝不能。

    第一次产生害人的念头,是在进瑞星公司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