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05章 我本来不爱你的
    我很紧张,尽管我已经做了一下午的准备,可这依旧改变不了我紧张的事实。

    脑内演练和实际对战是不一样的,毕竟,现实中的谭以琛不一定会按我想象中的那样配合我演出。

    所以紧张是在所难免的。

    ”小狐狸,主人回来了哦。”门微微打开一个缝,谭以琛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眉目染笑:”有没有想我?”

    若是换成以往,我一点儿也不介意扑过去搂住他的脖子,在他俊美的脸上狠狠的亲一口,然后软糯着调子跟他撒娇:”想,想,人家想死你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可是今天不行,今天是离别的日子,太多的缠绵悱恻只会把分手反衬的更伤人。

    ”说实话,不是特别想。”我坐在沙发上,抬眸看向他,面色平静,没有过多的表情。

    他愣了一下,片刻后,突然又笑了。

    ”怎么,今天要走高冷路线?”他打趣我:”那你不该穿这身儿啊,你该……”

    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了下,唇角扬起的弧度,越发的邪恶。

    ”你该戴上狐狸耳朵。”他伸出狡猾的舌,动作暧昧的舔了下嘴唇:”高冷的小狐妖……性感极了。”

    我扶额,心里颇为无奈:得,这货脑子里,只记住狐耳play了!

    ”狐狸耳朵的事情咱们一会儿再谈。”我有气无力的跟他说:”你先过来,我有别的事儿要跟你谈。”

    ”我就知道!”谭以琛冲我翻了个白眼,愤愤不平的谴责我道:”狐耳play就是你诱惑我回来的一个手段对不对?最毒可可心!”

    我瞬间哭笑不得了:”你有完没完?赶紧给我过来!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谭以琛被我骂的一愣一愣的,回神后,他长吁短叹的摇着头,说什么我变了,我变得没有以前温柔了,以前的我,是绝对不会冲他大吼大叫的。

    ”果然在一起待久了,感情会变味儿。”他下着结论:”看来,以后我不能来你这儿来得太勤快,免得你彻底变成母夜叉。”

    他最后一句话虽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可细细听来,总有几分威胁的味道。

    可惜的是,现在这句话,已经威胁不到我了。

    ”何必那么麻烦呢。”我垂下眼帘,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缓:”既然已经相看两相厌恶,那直接分手不就好了,简单,快捷,又高效。”

    ”你这小家伙……”谭以琛被我气笑了,他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我的脑袋,笑骂我道:”反了你了是不是,整天把分手放嘴边儿,仗着我宠你就无法无天了?”

    我的心不由的痛了一下,我突然想起苏倩离开那天,谭以琛黯然伤魂的样子,我不由的去想,如果我离开了他,他会不会也像那天一样难过?

    或者,比那天更难过。

    我不由的心软了,该死的,话都还没说出口,我居然已经开始心疼他了!

    此时,谭以琛已经把我揽进了他的怀里,一边儿把手伸进我的衬衣里乱摸着,一边儿拿话逗我。

    亲昵的语气,染笑的眸子,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不应该啊,他是个极其敏锐的男人,他怎么可能察觉不到我今天和以往的不同?

    是刻意忽视,还是懒得多问?

    ”我是认真的。”咬了咬牙,狠了狠心,我终于凉着调子,把这句话说出来口:”……我们分手吧。”

    谭以琛摸在我胸上的手突然顿住了。

    ”你说什么?”他偏头看向我,岑黑的眸底,笑意全无。

    能把”我们分手吧”这五个字说出口,对我来说,已是相当不易,他却要求我再把这话重复一遍,简直是刁难人。

    我低着头,一丝不苟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像是要把自己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看出一个大窟窿来一样。

    ”我说……”静默许久后,我吸了吸鼻子,鼓足勇气重复道:”我们分……”

    ”看着我说。”谭以琛突然冷声打断了我。

    我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他压抑着的怒气,这让我隐隐有些发憷,想象之中,他不该如此愤怒的。

    我瞬间有些后悔,早知道他会动怒,我就学苏倩剑走偏锋,算计彭怡宝去了。

    果然,娆姐说的没错,分手这种事儿,向来只能由饲主对情妇说,绝对没有情妇对饲主说的道理。

    可惜的是,现在剑已出鞘,血也见了,后悔是徒劳的,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下撑。

    ”我说我们分手吧。”我猛的抬起头来,鼓足勇气与谭以琛对视:”我不想再做你的情人了。”

    谭以琛的脸色阴霾的可怕,我以为他要发火了,可他没有。

    ”为什么?”静默良久后,他问我。

    我稍稍松下一口气来:还好,他理智尚在。

    现实和我的幻想终于有了一丝的重合,我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

    ”你要结婚了。”我颦着眉,闷声把自己早在脑海里演练过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