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103章 求佛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了,谭慕龙把头别到一边儿去,不再说话,谭以琛看向我的眼神,染着几丝危险。

    我无奈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儿:”想什么呢你?我每天都和你在一起,哪儿有时间跟你哥说什么悄悄话。”

    谭以琛没说话,我知道,他还在等我的解释。

    我软绵绵的瘫在谭以琛的怀里,气若游丝道:”还是之前白小姐的事儿……你哥觉得我死赖着你不走,跟异想天开的大白痴没什么两样。”

    谭以琛被”死赖着不走”这五个字给取悦了,于是他俯下身来在我额头上落下一吻。

    因为我右腿受了伤,长白山之旅,只好暂时搁浅了,为我包扎好伤口以后,谭以琛拨打了求救电话,傍晚时分,救护车呼啦呼啦的赶了过来,把我和谭以琛他们载到了附近的医院。

    医生检查完我的伤口后,心有余悸的跟我们说,幸亏我们及时把子弹取了出来,否则的话,我右腿可能就真的保不住了。

    ”好好养着吧。”医生合上了病历本:”没伤到骨头,子弹也已经取出来了,休养几天,伤口愈合了就没事了……注意右腿不要沾水,免得感染。”

    我点点头,微笑着向医生道了谢,随后,医生转身离开了。

    ”你右腿还真是多灾多难啊。”医生走后,谭以琛低笑着打趣我:”这都受伤几次了?三次了吧?”

    ”三次?”我颦眉:”不是两次吗?”

    谭以琛笑笑没说话,我皱着眉头想了很久,突然想起来了:对了,刚遇见谭以琛那会儿,我还被一个光头男的老婆打骨折过!

    这么一想,这三次骨折好像全是因为谭以琛!

    第一次他带我去赶场,结果害我被光头男的老婆误会,那泼妇把我从包间拖到走廊,又骂又打,直接把我的腿给打骨折了。

    第二次,他拿我去试探白文琦,白文琦表面上不动声色,背地里却暗中对剧组的威亚做了手脚,害我摔断了右腿。

    第三次也就是这一次……这事儿虽不能怨谭以琛,可到底也是因他而起,毕竟我一个无名小卒,若不是有”谭以琛情妇”这个身份在这儿摆着,杜若晴才不会费力气挟持我。

    我和谭以琛估计八字不合,我在心里默默的下着结论:果然得早点儿离开他,否则,迟早得残疾!

    我正在心里琢磨着回去后怎么跟谭以琛分手呢,坐在病床旁的谭以琛突然又开了口。

    ”要不我去给你求个符吧?”他弯着食指勾了下我的鼻子:”保平安。”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还信这个?”

    闻言谭以琛皱了皱鼻子,耸肩道:”不太信。”

    我有些无语了:”不信你给我求什么?求着玩儿啊?”

    ”一个念想嘛。”谭以琛笑着说:”没用也就没用……可万一有用呢?”

    我心里莫名的一暖,温暖之余,却又有些不安。

    谭以琛不是那种懦弱到依靠神佛以求慰藉的人,可这次,他为什么选择了求神拜佛?

    或许只是开玩笑吧,我想:长白山貌似也没什么著名的寺庙,他上哪儿给我求平安符去啊?

    夜市吗?那还不如直接给我买两块儿黄布,我趁着住院无聊,缝他一屋子的平安符,肯定比夜市里卖的平安符管用。

    所以我很快便把这事儿给忘了,谁料,一周后,谭以琛还真给我搞来一个平安符!

    ”你哪儿弄的啊?”我瞠目结舌:”你这几天不是一直在医院陪我吗?也没见你外出啊。”

    该不会真是夜市的地摊儿上买的吧?我暗自思量着。

    可我显然小看了谭以琛,以谭以琛的身份,他即便是足不出户,也能轻而易举的搞来他想要的东西。

    ”我让助理去普陀山给你求的。”谭以琛把平安符从黄色的福袋里取了出来,低声解释说:”大师开过光的,刚寄过来,来,我给你带上。”

    我已经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谭以琛却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好像折腾他助理大老远儿的跑去普陀山给我求平安符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大事儿一样。

    他俯下身来,动作轻柔的把那平安符系到了我的脖子上。

    恰好那天谭慕龙也来看我,沉默寡言的谭长官盯着玩要给我系平安符的谭以琛看了好一会儿,锐利的眉,不着痕迹的向下压了压。

    ”这下应该不会有事了。”谭以琛伸手点了点我脖子上的平安符,笑着威胁我说:”随身带着不许摘哦,要是那天被我发现你把平安符弄丢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笑骂了他一句迷信,心里却还是很高兴的。

    安辰和奶奶去世以后,已经没几个人会为我的安全忧心了,这符虽不是谭以琛亲自给我求的,可他有心给我弄,我就已经很知足了。

    闲聊了一会儿后,谭以琛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抱歉般的冲我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他一走,病房里就只剩我和谭慕龙两个人了。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