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九十七章 惩罚游戏
    我们先是坐飞机来到了吉林,随后在吉林市找了家酒店住下了。

    晚上的时候,谭以琛大概给我们讲了讲徒步游的路线,我这一听,顿时有点儿毛骨悚然。

    ”还要去原始森林呀?”我不自觉向后缩了缩身子,尾音有些发颤。

    谭以琛乐了,他好像就喜欢看我手足无措的模样,见我害怕了,非但不安慰我,还吓唬我说:”当然要去原始森林了,不近距离的看一下熊和豹子,那不白来了吗?”

    我瞬间睁大了眼睛:”熊……熊?!森林里还有熊?”

    ”有啊。”谭以琛幽着调子,笑容邪恶:”还有东北虎呢!大猫咪,超可爱。”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大……大猫咪?你家老虎才是大猫咪呢!

    这那儿是来野营的啊,这分明是来送死的!

    我正脑补着谭慕龙和谭以琛徒手大老虎呢,这时,杜若晴忍不住笑了。

    ”他逗你呢。”杜若晴说:”东北虎和金钱豹都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它们应该都在保护区里,保护区不会随便让游客进的,所以咱们走的路线,肯定是绕开保护区的。”

    闻言,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沉默片刻后,我扭过头来看向杜若晴,可怜巴巴的问她:”那……那……那熊呢?”

    ”唔……”杜若晴咬着手指头,若有所思道:”棕熊好像也是保护动物吧……”

    杜若晴正凝眉想着,这时,谭慕龙竟破天荒的开了口:”二级保护动物。”

    我和谭以琛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向谭慕龙,目光惊奇。

    谭慕龙正在喝水,见我和谭以琛看了过去,他微微皱了下眉,一向沉冷的眼眸里,少见的显出几分困惑来,似乎不太明白我和谭以琛看他做什么。

    我觉得我应该给他和白若晴创造点儿独处的机会,不然以他这情商,估摸着我们从长白山下来了,他都不一定能跟白若晴说够五句话。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表示:”明天就要启程了,我去超市给你们买点儿吃的吧,免得路上挨饿。”

    ”不用。”谭慕龙的情商果然很低,我给他制造和美女独处的机会,他却提醒我说:”水和压缩饼干我和阿琛已经准备好了,都在背包里,量很多,够我们四个用一周了。”

    我尴尬极了,都不知道该这话往下该怎么接了,好在,谭以琛及时开口替我解了围:”可可第一次参加野营,估计吃不惯压缩饼干,我还是带她到楼下买些小零食吧,免得她走到半道儿哭着喊着要回去。”

    我没好气的白了谭以琛一眼:我哪儿有他说的那么娇气?想当初我家最穷的时候,我连馒头都没得啃,怎么可能会嫌弃压缩饼干难吃?

    算了算了,为了让谭大长官成功抱得美人归,这锅我背了。

    随后,我和谭以琛以买零食为由离开了酒店,到路边去学着人家小情侣轧起了马路。

    ”杜小姐好博学啊。”我感慨着:”总觉得她好像什么都知道,真厉害。”

    ”是你没常识吧?”谭以琛笑得无奈:”徒步游要是能撞上东北虎,那东北虎早死绝了。”

    我的脸不由的红了红,那种源于贫穷和无知的羞耻感,再次袭上心头。

    我没读过几年书,别人都是硕士博士的,我却连高中的文凭也没拿上,谭以琛口中的常识,对我来说,却是天方夜谭。

    世界那么大,可我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很可爱。”大概是感觉到我的自行惭愧了吧,谭以琛突然伸手出来,动作轻柔的摸了摸我的脑袋:”女人太聪明了就没意思了,说什么她都拆台,那我们男人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我忍不住笑了:”你以为男人都跟你一样恶趣味啊?”

    闻言,谭以琛皱皱鼻子,一本正经的表示:”起码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男人,都有这个恶趣味。”

    我没办法否认,因为耍自己喜欢的女孩儿,似乎是男人们的通病。

    上小学的时候,这种现象就已经初现端倪了,男孩子们总喜欢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头发,看对方炸毛发火,他却傻呵呵的笑。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于是我仰起头来,兴致勃勃的问谭以琛:”你小时候揪过同班女生的头发吗?”

    ”当然没有!”谭以琛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我像是会做这种幼稚的事的男人嘛?”

    我小鸡啄米般的点头:”像,特别像!”

    谭以琛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几分钟后,他突然伸出手来,趁我不注意,揪了下我的头发。

    ”你干嘛?”我捂着脑袋,气鼓鼓的瞪向谭以琛。

    谭以琛把手背到了身后,弯着眼睛跟我说:”没什么,弥补一下童年的遗憾。”

    我皱着眉头满目狐疑的扫了他两眼,他依然笑得纯良,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便撇撇嘴,把头扭了回去。

    扭过头的我没发现,站在我身后的谭以琛,悄悄的把什么东西装进了他的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