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九十五章 那我呢?
    他离去的愤慨,我心底徒生无奈。

    我想,现在的我在他眼里肯定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不仅卖身求荣,还把饲主带到众人面前炫耀,简直恬不知耻。

    他恨我堕落,我却有苦难说。

    也罢也罢,随他去吧,该说的我都说了,他若是接受不了,我也不能强求。

    暗自叹息了一声后,我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弯着眼睛看向喧闹的众人,招呼着他们一起去北街吃大闸蟹。

    我这边儿热闹非凡,秦如霜那边儿门庭冷落。

    我们的位置再次对调,我拿眼梢儿满目讽刺的瞥了她一眼,把她昔日给我的轻蔑和得意,如数还了她。

    她咬牙,杏仁儿般的眸子里,盛满了怒意。

    我本不想与她一般见识,可是想起她以前的所作所为,我心底的火气又抑制不住的”噌噌”往上冒。

    我真心待她,她却一心害我,陷害完我以后,还装出一副我亏欠她的模样……

    真是够了!

    觉得我对不住你是吧?行啊,今儿个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对不住!

    我穿过叽叽喳喳的人群,缓步走到秦如霜面前,学着她以前的模样,半敛着眸子傲气凌人的瞥向她。

    ”如霜妹妹要跟我们一起去吗?”我勾唇笑着,话中带刺:”都这么晚了,邹二少肯定不回来接你了,你也别扛着了,跟我们一起去吃大闸蟹吧,不然晚餐一个人吃的话,多可怜呀。”

    我此话一出,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纷纷屏着呼吸看向我和秦如霜。

    秦如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她是个极要面子的人,如今当众被我羞辱,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大闸蟹有什么好吃的。”秦如霜冷哼一声,强忍着怒气反驳我道:”附近不也刚开了一家塞纳河吗?”

    说着,她抬高了音量,冲着围在我身后的演员和工作人员们喊道:”今天大家拍戏辛苦了,我请大家去塞纳河吃法国大餐好不好?”

    秦如霜笑容莞尔,强行想要扳回一局。

    为了扳回这一局,秦如霜也算是下了血本——塞纳河可是有名的法餐厅,人均消费最低四位数以上,一般情况下,都是情侣或者两三个好朋友相约去吃,三四十个人过去聚餐……那纯属有病!

    可她也只能说出塞纳河来,毕竟,除了塞纳河,附近也没什么餐厅能把大闸蟹比下去了。

    然而,即便秦如霜搬出了人群消费四位数以上的高级餐厅,依旧没人敢买她的账。

    毕竟,谭以琛还在旁边儿站着呢。

    能在演艺圈儿混下去的艺人,都不是傻子,走红的歌星和只手遮天的谭家二少,该站在谁那边儿,不言而喻。

    秦如霜已经气到浑身发颤,我却笑得越发开怀。

    ”看来,比起法餐来,大家更喜欢吃大闸蟹呢。”我向前迈了两步,拉近了我和秦如霜之间的距离。

    在我们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你以为他们鞍前马后的巴结你,是因为你这个人吗?”我俯下身来,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在秦如霜耳边对秦如霜说:”拉倒吧,没有邹越风,你屁都不是。”

    说完以后,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然后转身扬长而去。

    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的残忍,大家永远不会站在正义的那一方,而是迫不及待的奔向更有权势的哪一方。

    邹越风在,秦如霜是女王,谭以琛在,我就是女王。

    大家追捧的不是我,也不是秦如霜,而是我和秦如霜所仰仗的两个权可通天的男人。

    可惜的是,秦如霜总是看不透这点儿。

    海鲜城离公司不远,步行就能到,我丢下面色铁青的秦如霜,挽着谭以琛的胳膊,在众人的拥簇下,离开了片儿场。

    路上,谭以琛笑着打趣我:”你还挺有做坏人的天赋的。”

    闻言,我扭头看向谭以琛,一本正经的纠正他道:”我不是坏人,我只是一个比较狠的好人罢了。”

    周星驰演的《九品芝麻官》里有这么一句台词:做坏人奸,做好人,要更奸,不然的话,怎么跟坏人斗?

    是,我心狠手辣,我诡计多端,我满口谎言……可我是个好人,我是个奸诈的好人,我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但是旁人,也休想占我便宜!

    谭以琛眸底闪过几丝诧异,不过那诧异很快就被笑意取而代之了。

    ”狠厉的好人。”他捏捏我的脸,然后俯身在我眼角落下一吻:”我喜欢。”

    谭以琛对我说过很多次喜欢,可他从来没有说过爱。

    我想他对我的感情应该和我对他的感情差不多,都是欣赏和喜爱,却又止于欣赏和喜爱。

    正如他之前所说,他欣赏的女人,可以任意的飞,他也不会吝啬用自己手里的权力帮助她们飞得更远,飞得更高。

    因为不爱,所以没有独占的欲望,就像花与蝶,蝶贪恋花的娇柔,却永远不会为花而停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