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九十二章 给我最真实的你
    如果换一种场景,换一个人跟我说我不尊重谭以琛,那我一定能把大牙笑掉:我不尊重谭以琛?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不过是一个卖笑的戏子,他才是掌握杀生大权的主子,我敢不尊重他吗我?

    可此时此刻,面对谭以琛的质问,我突然懂了。

    畏惧不是尊重,我尊重裴子秋,我尊重娆姐,我甚至尊重苏倩和唐鸣风,可说真的,我不尊重谭以琛。

    可能是因为尊卑比较明显吧,在我眼里,谭以琛一直都是权贵的代表,尽管他很出色,尽管他个人魅力也很强,可我依旧没有办法把他这个人和他所代表的阶级划分开来。

    所以在面对他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耍一些小花招,我会骗他,他不把我逼上绝路,我就是不肯对他说实话。

    我不愿付与他真情,因为我觉得,他不会把真情留给我。

    如果我一心一意待他,可他却把我当个笑话,那我岂不是太可怜了吗?

    所以我一直把我们之间的界限画的很开,哪怕我们做着这世上最亲密的事情,哪怕深夜里他总是抱着我入眠,我依旧把他当麻木不仁的饲主。

    可如今,这麻木不仁的饲主却跟我说,他尊重我……

    可笑,实在是太可笑了,连我自己都不曾尊重过苟活于世的自己,谭以琛居然告诉我说,他尊重我。

    ”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谭以琛冷眼看向我,目光里没有任何的温度:”郁可可你想干什么?这样作践自己很好玩儿是不是?”

    作践自己当然不好玩儿了,可……可我就是干这个的呀。

    自古以来,卖笑的不都是这样吗?以作践自己的方式,供别人取乐。

    我现在既然是谭以琛的情妇,那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卖笑……你一边儿要求我我卖笑伺候你,一边儿又要求我活得有尊严……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想劝婊子从良,就他妈的别去嫖娼啊,你一边儿拿钱嫖着妓,一边儿骂人家妓女下贱……

    你有病吧?

    就他妈的你高贵!

    ”好玩儿啊,当然好玩儿了。”我笑着,满目猩红:”我自虐狂嘛,我就喜欢作践我自己……我贱啊!”

    谭以琛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目光清冷,像是在看什么没有生命的死物。

    ”看来你还是没想明白。”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后,他垂下眼帘,闷声丢下这么一句话。

    我特别烦他这点儿,他有什么话就不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我,非要让我猜。

    我对他一无所知,猜得准才怪。

    ”你再好好想想吧。”他说:”想通了再给我打电话。”

    说着,他转过身,想门口走去。

    他越走越远,我突然火了。

    ”我想不通!”我歇斯底里的喊着:”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我所有的事情!我更想不通的是,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亲口告诉你发生在我身上的所有惨剧,你才甘心!”

    他停了下来,背对着我站在我的正前方。

    我能感受到他身体的僵直,我想他一定没有料到我会突然冲他发火。

    可我火了,我真的火了,他私下调查我,我都不会动这么大的肝火。

    饲主摸情妇的底,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毕竟谁也不愿意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躺在自己枕头边儿上。

    可你调查归调查,你不能让我主动把所有事都说出来啊!

    我也是人,我也会痛,你揭我伤疤也就算了,还要我自己揭自己的伤疤给你看……过分了吧?谭以琛!

    ”想不通,那就继续想。”谭以琛终于把身子转了过来:”什么时候想通了,我们什么时候谈!”

    他的语气阴冷而可怕,可比他语气更吓人的,是他此刻的表情。

    客厅没有开灯,在餐厅烛光的照耀下,他棱角分明的脸,一半映在烛光下,一半阴在黑暗里。

    我不知何时哭了出来,眼泪划过脸颊,滴落在半跪着的膝盖上。

    ”你想知道我和邹北城是怎么回事儿是吧?”我忽而笑了,笑得凄凉:”好,我告诉你……”

    我吸了吸鼻子,边哭边笑,像个傻子:”一年前,邹越风能使的花招全使出来了,依旧没能逼我就范,恼羞成怒下,他想强奸我。”

    其实,我不是不愿意让谭以琛知道这些事,我只是不想亲口把它讲出来罢了。

    别人揭自己的伤疤疼,自己揭自己的伤疤,更疼。

    ”刚好那时候我奶奶卖菜回来了,她见邹越风欺负我,便冲过来想要保护我……”我继续讲着,眼泪在不知不觉中决了堤:”可她那么大把年纪了,那里是邹越风的对手啊,所以最后她非但没能救下我,反倒……反倒被邹越风那王八蛋失手给……”

    说到这里我已泣不成声,可故事还没完呢,准确的来说,故事到这里其实才刚刚开始。

    小声呜咽了几分钟后,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道出了我和邹北城之间唯一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