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八十六章 恶魔
    白文琦的声音很冷,语调拖的也长,这每一个字,都像一根细小的针,一点一点的,扎进了我的心里。

    我答不出来,只能僵坐在原地,任由她肆意的蹂躏着我可怜的脚趾头。

    ”我白文琦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污蔑了。”见我半天没吱声,白文琦把自己的目光收了回去,重新专注且优雅的切着她的牛排。

    与此同时,她踩我脚趾的力气,也逐渐加大了。

    ”你知道吗?”她漫不经心的跟我讲着:”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有一个女孩子污蔑过我,她抄了我的作业,却非说是我抄她的。”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几秒钟后,她转过头来,清声问我:”你知道后来我对她做了什么吗?”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她对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做了什么。

    ”我问你话呢。”我的沉默激怒了白文琦,白文琦抬高了音量,目光越发的阴鸷。

    ”不……不知道……”我强忍着脚下传来的剧痛,颤抖着调子回答她说。

    白文琦笑了,那笑容,即残忍,又迷人:”我把她舌头割下来了。”

    我周身一僵:什……什么?

    割……割舌头?那时候白文琦她可才上小学啊!

    面对我满脸的惊愕,白文琦笑容不减:”谁让她说谎了呢?佛祖有云,扯谎者,入地狱,必钩舌。”

    我止不住的开始发颤:可怕……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她做出如此残忍的事,却还能用佛经来劝慰自己,杀人而不忏悔,害人而不自责,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恶魔!

    这时,谭以琛从洗手间回来了,他其实一共才离开了不到五分钟,可在我看来,这短短的五分钟,却像五百年那么漫长。

    ”聊什么呢?”谭以琛笑着问我们:”看你们相处的好像挺愉快的样子。”

    ”没聊什么。”白文琦双手指着下巴,笑靥如花:”我在跟可可讲我小学的事情。”

    说话间,白文琦终于大发慈悲放开了我的脚,我呼出一口气,紧绷的肌肉,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怎么了?”谭以琛察觉出我的异样:”脸色怎么难看?被学霸琦吓到了?”

    ”是啊。”我干笑着,顺便拿起桌上的餐巾,擦了擦满头的冷汗:”白小姐成绩实在是太好了,让我自愧不如……我小时候,成绩特别差。”

    谭以琛信了我的鬼话……不,也许他没信,只是在假装相信。

    毕竟假装相信,相对会比较轻松。

    ”你不用自卑。”谭以琛安慰我说:”我小学的时候成绩也特别差,考试全靠小琦给我传答案,有次考试小琦生病没来,我直接从全班第二掉到了倒数第一。”

    ”可你初中成绩就上去了呀。”白文琦弯着好看的桃花眼,凝向谭以琛的目光很是温柔:”数学和物理学得比我还好……自从升了初中,我的成绩就再也超不过你了……我都怀疑你小学是故意考差气你爸爸了。”

    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回忆起往事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说实话,这么一看,他俩还是蛮般配的,俊男靓女,又都出身豪门,彼此之间也有话聊,还是青梅竹马,据说彼此的父亲也都是挚交……

    这才是能嫁进谭家的女人,这才是配得上谭以琛的女人。

    这样美好的姻缘,任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好来吧?

    我勾唇笑着,眼底有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寂寥和失落。

    我正顾影自怜着,谭以琛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邹大哥?”他凝着我身后的方向:”好久不见啊,带嫂子过来吃饭?”

    我瞬间僵住了:邹大哥?难道……难道是?!

    ”恩。”背后传来一个熟悉而又沉冷的声音,他虽然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可我还是认出了他。

    ——邹越风的哥哥,谭慕龙的死对头,手握重权的邹长官,邹北城。

    ”好巧啊,邹大哥。”这时,坐在走廊外侧的白文琦也站起身来,缓步走到谭以琛旁边,和谭以琛一起向邹北城问好。

    那一瞬间,我甚至生出了钻到桌子底下躲起来的冲动。

    谭以琛和白文琦都站了起来,于情于理,作为这个餐桌上最后一个顾客,我就算是不认识邹北城,我也应该站起来跟他打个招呼。

    可我不能站起来!

    邹北城他认识我!

    我宁愿在餐厅里偶遇的是邹越风,也不愿遇到邹北城!

    谭以琛正在和邹北城聊些什么,闲聊之余,他拿眼尾目光严厉的瞪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在催我起身,同一个餐桌上的,我坐着同样也丢他的脸,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我若站起来,他会更丢脸。

    焦灼中我灵机一动,慌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佯装自己身体不舒服,虚弱的趴到了桌子上。

    这一趴,正好把脸挡住,又能解释为什么我不站起来给邹北城打招呼,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