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八十五章 绵里藏针
    我很难形容我此刻的感觉,如芒在背?不,比起如芒在背来,我觉得匪夷所思更适合些。

    谭以琛居然带着白文琦到剧组来看我!

    他……他……我都分不清他这究竟是在整我,还是在整白文琦了。

    比起我的局促,白文琦的神态和举止就落落大方的多,她松开了谭以琛的胳膊,身姿优雅的走到我跟前,对我伸出手来:”百闻不如一见……郁小姐,你好,我是白文琦,阿琛的青梅。”

    青梅?原来谭以琛和白文琦还是传说中的青梅与竹马。

    看来今儿个谭以琛想整的,是我。

    凝着白文琦伸过来的芊芊玉指,我手心和后背全都渗满了冷汗,这不能怪我,青蛙被蛇盯上的时候,它也浑身战栗动弹不得。

    大概是我愣神太久了吧,一直维持着伸手动作的白文琦忍不住叫了我一声:”郁小姐?”

    我如梦初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不好意思。”我抱歉般的笑了笑,一边儿礼节性的跟白文琦握了握手,一边儿虚伪的奉承白文琦道:”白小姐您长得太漂亮了,我一时看呆了,都忘了跟您握手了。”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对方夸她漂亮,即便是心狠手辣的白大小姐,也不能免俗。

    于是白文琦抿嘴笑了:”郁小姐可真会说话,怪不得阿琛那么宠爱你。”

    她用的是”宠爱”而不是”喜欢”,两字之差,我们之间地位的尊卑,就这样鲜明而又轻易的被拉开了。

    ”白小姐说笑了。”我低下头来,柔声细语道:”谭少向来公平,对他身边的女人都一样的宠爱……”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然后抓起白文琦的手,刻意讨好她说:”当然,白小姐跟我们可不一样,说起爱来,谭少肯定最爱您了。”

    娆姐以前跟我说过,在没有必胜的把握的时候,面对饲主的原配,态度一定要恭敬,尽量贬低自己,抬高原配,只有这样,才能让趾高气昂的原配掉以轻心。

    对方掉以轻心了,我们这些藤蔓一样依靠饲主过活的情妇,才有好日子过。

    所以我连”琛哥哥”都没敢叫,一口一个生硬的”谭少”,为的,就是向白文琦示弱,好让她高抬贵手,别揪着我这种不起眼的小人物不放。

    可该死的,我这儿正装着孙子呢,谭以琛突然走了过来。

    ”你叫我什么?”他伸出细长的指,没好气的戳了下我的额头,言辞之间,染着几分责备的意思。

    他果然是来整我的!我心如死灰。

    ”别闹了。”我笑的僵硬:”大家都看着呢……”

    闻言,谭以琛拿眼梢儿轻飘飘的扫了不远处围着秦如霜目瞪口呆的演员们两眼,最后,他把目光定格到裴子秋身上。

    ”裴导。”谭以琛笑着,顺势揽住了我的腰:”下午的戏拍完了吗?拍完了的话,你这女一号我可要带走了。”

    我求救般的看向裴子秋,只希望他能顶着压力告诉谭以琛戏还没拍完,我走不了。

    然而,我想的还是太美了,收到我的求救信号后,裴子秋颇为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俊朗的脸上分明写着五个大字——爱莫能助。

    ”谭少你来的可真是时候。”裴子秋笑着:”我们刚收工,女一号你……”

    ”收工我也不能走啊!”见裴子秋这么快就把我给卖了,我慌忙打断了他:”如霜妹妹的腿还伤着呢,我得赶紧陪她去医院才行。”

    这个节骨眼儿上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如果秦如霜泼到我身上的这桶脏水能成功的帮我逃过这一劫,那我就咬牙接了她这脏水!

    ”对不起啊,琛哥哥”我抬起头来,满目愧疚的看向谭以琛:”如霜妹妹的腿是我弄伤的,我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谭以琛脸上的笑意又深了一些。

    ”你又皮痒了是不是?”他弯起食指动作亲昵的勾了下我的鼻子,染笑的语气,此刻听上去却格外的阴森。

    我不由的打了个寒战,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很奇怪,这一切都太奇怪了,谭以琛明明知道我和白文琦积怨已久,为什么他今天还要带着白文琦过来找我?

    难不成,是我往白文琦身上泼脏水的事儿被谭以琛知道了,所以他和白文琦一起过来收拾我?我心口猛的一凉。

    ”我的腿不碍事的。”我正乱猜着,秦如霜清润的声音突然传来:”一会儿裴导他们送我去医院就行了,可可你就别担心了,赶紧陪你男朋友去吧。”

    王八蛋!我咬牙:秦如霜这家伙还真是不放过任何阴我的机会啊!

    还男朋友……我什么时候说过谭以琛是我的男朋友了?这三个字听到白文琦耳朵里,指不定白文琦又要怎么乱想了!

    心中虽恼,可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再不想跟谭以琛走,也非走不可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勉强挤出一抹微笑,柔声和大家告了别,然后转身上了谭以琛的车。

    谭以琛开车把我和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