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八十三章 因为这样比较容易
    唐鸣风站在大雨里,他沉眸凝向我,岑黑的眸子里,是前所未有的忧伤。

    雨太大了,大到他身上,脸上全都布满了雨水,这让我分不清他此时此刻有没有掉眼泪。

    这样也好,我想,他应该也不愿意让我知道他哭了没。

    我撑起伞,走到他身边,刚想说什么,还没开口,他突然抱住了我。

    我措不及防,落入他湿润又炙热的怀抱中,雨伞一时没拿稳,掉到了地上,沾了一伞的污水。

    ”你在耍我吗郁可可?”唐鸣风问我:”你把我叫来,自己却又不来……你是不是在耍我?”

    这听上去确实很像我在耍他,可我发誓,我真的没有。

    这个下午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我很累,所以我睡着了。

    当然这不是我爽约的理由,我想究其本质还是因为我并不爱他,所以我总是轻而易举的忘记他。

    ”耍我很好玩儿吗?”他质问我,明明是愤怒的语调,他却依旧抱着我不肯撒手。

    真可爱……年轻就是好,连生气都生的这么可爱。

    我笑着抱住了他,像是在抱一只巨大的金毛。

    ”对不起。”我由衷的向他道着歉。

    对不起,我现在变成了一个坏女孩儿,我辜负了你的喜欢,也配不上你盛大而又纯真的爱情。

    雨越下越大,我感觉再这么淋下去我俩明天都得感冒,今儿个就歇了一天的班,明儿个若是再请假,裴大导演一定会意大利炮轰我俩的。

    于是我对唐鸣风说:”我送你回家吧。”

    ”我不回去!”小家伙儿很执拗。

    ”好,不回家。”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哄幼儿园的小朋友:”那我们找家宾馆,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好好聊聊……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我想他是默认了。

    这儿是市中心,深夜不关门的咖啡馆不好找,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宾馆可太好找了。

    我们就近选了一家贵死人不偿命的宾馆,然后拖着水淋淋的身子,进去了。

    ”郁可可。”唐鸣风扭头看向我,用一种很好玩儿的语气跟我说:”为什么每次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搞得这么狼狈?”

    我一想,还真是!上次捡垃圾,这次被雨淋……我俩估计八字不合。

    ”爱情本来就很狼狈。”我回答他说:”若是你谈了一场恋爱,对方一直高贵优雅,从没狼狈不堪过,那只能说明对方压根不在乎你。”

    他抓住了我的语病,坏笑着问我:”爱情?我们之间……存在爱情?”

    ”单相思也算爱情。”我耸肩,说话时语气很是无所谓。

    他不服,接着拿我的话反驳我说:”那你为什么也这么狼狈?若你不爱我的话,你不应该一直高贵优雅吗?”

    ”那我也得优雅得起来呀。”我摊摊手,很无奈的跟他说:”我本来活得就挺狼狈的,没遇见你,我一个人狼狈,遇见你了,你和我一起狼狈,这是运气的事儿,跟爱情可没什么关系。”

    ”你怎么说都有理。”他看透了我,气鼓鼓的瞪了我一眼,便不再说话。

    我乐了:我当然怎么说都有理了,我可是连谭以琛都能骗过的女人,跟我耍嘴皮子,你这不是自取灭亡吗?

    沉默了良久后,小少爷像是突然间想起来了什么一般,扭头问我:”谭以琛在你面前狼狈吗?”

    我笑了,这小家伙有时候真的挺会抓重点的。

    ”你先去洗澡。”我说:”你洗完澡换好衣服了,我再告诉你。”

    ”好。”唐鸣风点头:”这次你可不许再骗我了,我虽然喜欢你,可我也是有脾气的。”

    他这话逗的我一阵想笑,可念及小少爷他是有脾气的,所以我把即将喷薄而出的笑意强行压了下去。

    小少爷站起身来,正要往浴室走去,刚抬脚,却又停了下来。

    ”还是你先去洗吧。”他跟我说:”你洗完了我再洗。”

    难得他小小年纪便知道什么叫绅士风度,我懒得推辞,便心安理得的享受了这女人独有的优待,起身进了浴室。

    四星级的宾馆服务就是周到,浴衣浴巾都给你准备着,简直太适合我和唐鸣风这种过来避雨的落汤鸡了。

    舒舒服服的洗完热水澡后,我坐到窗边去吹头发,窗外雨还在稀里哗啦的下,一向热闹繁华的城市,难得染了几分孤寂感。

    十几分钟后,唐鸣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我这才发现,这小家伙的身材真的很好。

    他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下又有肉的男人,个子高,骨架完美,像所有卖脸的男艺人一样,他肌肉的线条匀称而性感。

    ”你在干嘛?”他问我:”看雨吗?”

    我摇头,如实回答说:”发呆而已。”

    唐鸣风没有接话,他拿浴巾胡乱的擦着自己的头,擦到一半儿,他突然把浴巾扔到了地上,虎视眈眈的看向我。

    ”我还是很生气。”他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