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八十二章 反正我也想淋雨
    我发现,谭以琛在某种程度上,比他哥哥谭慕龙,还难对付。

    他太聪明,而我又不够聪明,这就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很难维持下去。

    正如他之前所说,自作聪明的情妇,可是很难看的,现在的我,也是难看到了极点。

    冗长的沉默后,谭以琛凝眸看向我,他的眼神沉而冷,像是在看什么没有生命的死物一样。

    ”现在可以回答第一个问题了吗?”他问我。

    我点头:可以的,我已经打好腹稿了。

    虽说在智商超乎常人的饲主面前卖弄智谋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可这一次,我依旧不打算实话实说。

    真相往往是见不得光的,某些事情说出来,于他于我都没有什么益处。

    ”白小姐昨天来找过我。”我低着头,不敢去看谭以琛的眼睛:”她让我……让我做一些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惹你生厌,然后滚出你的世界……”

    闻言,谭以琛愣了两秒,片刻后,他压低了剑一般锐利的眉。

    ”什么时候的事?”他问我。

    我咬了咬嘴唇,捏着自己的手极其小声的回答他说:”就昨天……昨天下午,几点我忘了……吃晚饭那会儿,大概五六点的时候吧。”

    我说的头头是道的,就连谭以琛,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准我到底有没有在说谎。

    他拿不准很正常,因为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再三思量的。

    昨天歇班的时候,邹越风请大家伙儿吃饭,除了我以外,剧组的人全跟着他下了馆子,所以我那段时间去了哪儿,同组的人是没人知道的,后面即便谭以琛想查,他也无迹可寻,只能默认我去见了白文琦。

    更重要的一点是,昨天我在去第五军区的路上,偶然从彭怡宝的朋友圈中得知,昨天晚上彭怡宝是和谭以琛一起用的晚餐。

    这就排除了谭以琛和白文琦在一起的可能,所以我才敢胡乱的瞎编。

    ”然后呢?”凝眉深思了几分钟后,谭以琛继续问我:”这跟你大半夜跑去找我哥有什么关系?被白文琦威胁了,你最先想到的,难道不该是过来找我吗?”

    是的,我在心里默默的回答着:你别急,我话还没有说完。

    我把眉毛颦成了委屈的八字,嗫嚅着调子小心翼翼的问他:”我……我若是告诉你,你……你能不能别生气?”

    ”我已经很生气了。”谭以琛的眉压得更低了。

    我重新低下头来,装出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空气安静的可怕,犹豫再三后,我想是下了什么极大的决心一般,咬牙道:”你……你哥哥以前也来找过我,他暗示过我白小姐可能会伤害我,让我主动退出,免得自取灭亡……”

    谭以琛的眼睛明显睁大了一些。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抬高了音量,语气里满是恼怒:”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我不是故意的……”逼了半天,我终于把眼泪逼了出来:”我怕告诉你,你会跟你哥哥闹矛盾,就没敢跟你说……而且你哥哥当时也没说什么,他就是警告了我两句,我想着他应该知道些什么,脑子一热,就跑过去找他了……”

    我哭得稀里哗啦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白……白小姐说,我两个月前从威亚上摔下来,就是她干得,我要是不按她说的做,她不会放过我的……我……我特别害怕……我就是想找个人问问情况……”

    谭以琛被我哭的没脾气了,他伸手把我揽到了怀里,一边儿拍着我的背给我顺气,一边儿万般无奈的数落我说:”害怕你不会来找我吗?我是摆设啊?放着我不找大老远的跑去找我哥……真不知道你这小脑袋瓜子是怎么想的。”

    ”白小姐是你未婚妻。”我抽噎着:”我……我要是去找你了,她不是更生气了……”

    ”打住。”谭以琛把他修长的食指挡到我嘴边,凉声道:”我跟白文琦还没订婚呢,她现在,什么也不是。”

    我没说话,倾身靠在谭以琛怀里,小声抽噎着。

    ”那那条项链呢?”片刻后,谭以琛想起了他的第二个问题:”那是邹越风给你的吧?”

    他的语气明显又凉了下来,我想他应该真的很讨厌邹越风。

    我点点头,小声解释说:”恩,是邹越风给的,当时周围没什么人,我怕把话说太难听了他会对我动粗,就收了……可我真没想要,我本来是想扔掉的,可是还没扔呢,白小姐就来找我了,而且她还暗示我,让我……让我背叛你……可我又不敢真的背叛你,也不敢不按白小姐说的去做……所以我就……”

    我说不下去了,低着头又开始抹眼泪。

    ”你那么害怕白文琦干什么?”谭以琛恼了:”怕着怕那的,你怎么就不怕我发火呢?”

    闻言,我向后缩了缩身子,很诚实的表示:”其……其实我也挺害怕你发火的……”

    ”恩?”谭以琛尾音上扬:”你刚刚说什么?”

    我瞬间哭的更凶了:”你怎么还欺负我,我都被人欺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