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七十九章 官腔
    我本以为谭慕龙会把我带到他家里,外面人多耳杂,实在不适合商量这种私密隐晦的事情。

    可实际上他没有,他连军区大院都没有进,径直把我带到了第五军区左后方的一块儿空地上。

    ”讲吧。”停住脚步后,他冷声命令我。

    这空地很是宽敞,几盏路灯把四周照的很亮,整个空地就像学校里的操场一样,空旷而一览无遗,周围没什么可隐蔽的地方,因此也不用担心有人会躲在暗处偷听我们讲话。

    不过无论怎么想,这里也不如他家安全吧?

    算了,估计他是觉得大晚上带一个女人回家影响不太好吧,他肯抽出空来跟我谈我就已经知足了,在哪儿谈,无所谓。

    我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他,开门见山道:”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他没说话,清冷的月光照在他刚毅的脸上,把他脸部的线条照得更加的硬朗,也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的难以令人接近。

    ”你也想让邹北城下马吧?”我继续质问他:”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肯给我打电话?我们的目标明明是一致的!我知道邹家很多黑幕,我也有办法潜伏到邹家去……我们明明可以互相帮助的,我暗示过你了,你为什么不肯联系我?”

    我的情绪有点儿激动了,我承认这点儿……可这不能怪我,这事儿搁到谁头上,谁也得着急上火。

    明明只要谭慕龙点点头,我们两个就能联手干掉邹北城,顺带着推翻整个邹家……这样一件双赢的事儿,我实在是想不通,谭慕龙为何迟迟不肯给我答复。

    所以我跑过来问他了,在深夜十点的时候,堵在他小区的门口,跟着他来到空无一人的空地上,厉声质问他,为什么不肯给我打电话。

    谭慕龙抬眸看向我,狭长的眸子,暗沉,冷峻,令人不寒而栗。

    ”说完了吗?”他问我。

    我咬了下嘴唇,沉闷的点了点头。

    闻言,他垂下眼帘来,沉冷着调子,语速平缓的回答了我的问题。

    ”首先,我并不想让邹北城下马。”他纠正我说:”他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战友,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不希望我的任何一个战友、同事,下属出事儿。”

    什……什么?我猛的睁大了眼睛:他……他不想让邹北城下马?

    怎么会这样?外面不都在传他和邹北城掐的很厉害吗?

    难不成这些全是谣言?

    可不对啊,那天在夜总会的时候,谭慕龙的警卫兵们不也说谭慕龙正准备收拾邹北城呢吗?

    我正混乱着,谭慕龙沉冷的声音再次传来:”其实,法不容情,尽管我不希望我的同事们出事,可如果他们有违法乱纪的行为,你也可以告诉我,只要证据充分,我该严惩的,一定会严惩!”

    我越听越混乱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会儿不希望邹北城出事儿,一会儿又法不容情的……

    他们这些当官儿的,把话说明白了,能死吗?

    这么大的事儿,就不能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吗?要知道,若我真去做了邹越风的情妇,我那可是在拿自己的命去赌啊!

    ”最后。”谭慕龙继续往下讲着:”郁小姐,我希望你在下次来找我的时候能搞清楚,你口中目无王法的人,到底是邹越风,还是邹北城……这很重要。”

    我僵住了,隐隐之中我好像听懂了什么,可我又不敢确定,他话说的实在是太隐晦了,隐晦到我都分不清,他到底有没有在暗示我了。

    ”你一个人来的?”冗长的沉默后,谭慕龙沉声问我。

    我回神,轻轻的点了点头:”恩。”

    ”我派人送你回去吧。”谭慕龙说:”这么晚了,路上不好打车。”

    他倒是很绅士,不过,这好意我也只能心领了。

    ”不用了。”我笑着回答说:”刚才来的时候,我见路上没什么车,就让司机师傅在门口等我,从这里到市中心可是很贵的,他不会抛弃我这么个‘大客户’的。”

    谭慕龙点点头,随口嘱咐了我一句路上注意安全,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快回去休息吧。”我跟他告别道:”这个点儿才下班应该很累吧?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烦你……”

    他回了我一句不碍事,随后便引着我回到军区大院的门口,确认载我来的出租车还停在门口等我后,他这才跟我道了别。

    回去的路上,我思绪万千,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谭慕龙刚刚说过的话,他说他不希望自己的同事出事,可如果他们真的犯了法,他也不会轻饶。

    这两点儿都没什么值得深究的,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罢了,比较耐人寻味的,是第三句话。

    他让我搞清楚,目无王法的人究竟是邹越风还是邹北城……这是不是在暗示我,我的目标错了?

    假设,他和邹北城真的掐起来了的话,那毫无疑问的,他的对手肯定是邹北城……可我自始至终,提的都是邹越风。

    难道,这就是他不愿意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