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七十七章 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是吗?”邹越风也笑。

    平心而论,这家伙笑起来其实挺好看的,削薄的唇,斜向上四十五度微扬着,染笑的眸子,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那个词儿是怎么说的来着?邪魅,用来形容他,简直太贴切了。

    若是把我换做剧组里的其他女演员,一定会被他这邪气一笑迷得神魂颠倒,可惜的是,我和他之间有太多的新仇旧恨,他笑得越狂妄,我心里越恼怒。

    迟早有一天让你哭出来!我在心里愤恨的骂着,脸上,却依旧维持着迷人的微笑。

    ”没有别的事情的话,请邹少让让,我要去服装间换戏服了。”我的调子即冷艳,又媚气。

    邹越风脸上的笑容又深了一些,他上前一步,拉近了我们两人间的距离。

    我本能的想要后退,可终究晚了一步,他倾身靠了过来,巨大的身影将我彻底笼罩。

    我以为他要拥抱我,这让我浑身全都僵直了起来,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反手给他一巴掌的时候,他突然把身子退了回去。

    我感觉自己的后颈微微有一点儿凉,低头一看,胸口突然多了一条做工精致的红宝石项链。

    ”送你的。”邹越风依旧笑着,那笑容,有些玩味:”配你前天晚上的那条裙子,刚刚好。”

    送女人珠宝,是富家子弟追女人的第一步。

    我凝着落在自己乳沟处的这枚一看便知价格不菲的红宝石,扬唇笑了。

    ”谢了。”我说,然后穿过邹越风,步姿优雅的进了服装间。

    鱼儿已经上钩了,可该死的,屠夫为什么还不来联系我?

    我盯着自己的手机,心里满是焦灼。

    这都已经过去将近一周了,为什么谭慕龙不肯给我打电话呢?难道他不想让邹北城落马吗?

    我那天的暗示已经很明确了呀:邹越风想要我做他的女人,而我想要趁机搞垮邹家,只要能搞垮邹家,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难道不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吗?我想搞垮邹家,谭慕龙他也想搞垮邹家,只要我们联手,我深入敌营收集邹越风和邹北城等人的犯罪证据,谭慕龙在幕后指导,并给我提供强大的外援,我们肯定能搞垮邹家的啊!

    可……可为什么谭慕龙不给我打电话?他到底有什么好犹豫的啊!

    我想不明白。

    就在我心烦意乱的时候,服装间的门突然被人用力的踹开了。

    ”啪”的一声,木质的门狠狠的撞到了墙上,吓得我猛的打了个激灵。

    抬头一看,秦如霜黑着一张脸,地狱罗刹一般的杵在门口,气场阴冷而可怕,跟谁睡了她老公一样。

    这家伙,又发哪门子的疯?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去,抱着戏服往里面的试衣间走去,不想跟这疯子有更多的交流。

    ”郁可可。”她却叫住了我,阴冷着调子讽刺我道:”你不觉得你现在这样特别的可笑吗?”

    我攥紧了手里的戏服,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变成骂街的泼妇。

    ”不觉得啊。”我微笑着转过身来,沉眸凝向秦如霜:”相反的,我觉得你挺可笑的。”

    秦如霜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她死死的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的脸看出一个洞来一样:”当初风哥追你的时候,你装的三贞九烈的,架子能摆多高就摆多高,差点儿演出个当代烈女来……这才过了多久啊,安辰死了还不到一年吧?你这就迫不及待的掉转头来舔风哥的鞋底板了……郁可可,你脸皮怎么就能厚成这样呢?”

    听到这里,我总算是听明白了:这疯子,吃醋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刚刚邹越风俯身给我戴项链的那一幕,应该全部被秦如霜看到了眼里。

    所以秦如霜才摆着一张罗刹脸,气势汹汹的跑过来找我兴师问罪。

    ”彼此彼此。”我冷笑着:”比起脸皮厚我又怎能是你秦大歌星的对手呢?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趁着人邹二少喝醉了,分不清楚人,偷偷的爬上了人家的床,费尽心思的伺候了人家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却被人家邹少狠狠的甩了两巴掌,指着门口让她滚。”

    ”你!”见我揭她老底,秦如霜彻底的火了,额角青筋暴起,一副要把我抽筋拨皮然后生吞的模样。

    她恼怒的样子取悦了我,你瞧,其实我也挺有做坏人的天赋的。

    ”我什么我啊?”我睥睨着眸子满目轻蔑的瞥了秦如霜一眼:”秦如霜,别人不知道你也就算了,我还不知道你?你是怎么勾搭上邹越风,又是怎么红起来的,你真当我不知道啊?”

    泼妇吵架,比的是谁的嗓门大,高手过招,比的是谁沉得住气。

    秦如霜已经气的开始发颤,我知道,我快赢了。

    ”别装了。”我扬起头来,不遗余力的挖苦着秦如霜:”你外表装的再光鲜,也掩饰不了丑恶的本质……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当初那个没人爱的可怜虫!若不是我施舍你,你他妈的连瑞星公司的实习生都当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