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七十五章 童话故事里
    秦如霜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隐约之中,我在眼眸深处看到了怨恨。

    可我没工夫理她,我的注意力,现在全放在邹越风身上。

    那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恰好也在看我,他勾着唇角,沉眸与我对视,眸底,染着意味深长的笑。

    然后,他张了张嘴,用口型跟我说了三个字——”不客气。”

    王八蛋!我捏紧了手里的奖杯。

    说完获奖感言后,我向观众席鞠了一躬,然后在众人的掌声中下了台。

    此时,谭以琛已经坐到了台下,金鸡奖的主办方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所以特意把我的位子安排在了他旁边。

    我提着裙角,穿过第二排的嘉宾席,来到谭以琛身旁,抬眸对他温顺的笑了笑,然后在他右边坐下了。

    他拿眼梢儿意味不明的瞥了我一眼,用一种轻松,却又莫名的令人心头生寒的语气跟我说:”你挺受欢迎的嘛。”

    我没听懂,诧异的”啊”了一声,满目困惑的看向谭以琛。

    谭以琛没有理我,目光一丝不苟的盯着台上,好像台上在表演什么极其有意思的节目一样。

    可台上只有主持人一个,他在念最佳男配角的颁奖词,那颁奖词冗长而无趣,实在没什么值得听的。

    他是在气我刚刚说获奖感言的时候没有提及他?我在心里惴惴不安的胡乱猜想着:该死的,一冲动把这事儿给忘了,他丢下工作十万火急的赶来救我,我却用一句无足轻重的”首先我要感谢我的亲朋好友”把他给一笔带过了,他不生气才怪呢!

    我正懊恼着,谭以琛清冷的声音突然又传来了:”唐鸣风最后说的那个同组女演员,是指你吧?”

    我一愣,这才听懂了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感情,他是在气这个啊!我松了一口气,柔声回答他说:”应该是吧,在崔导剧组的时候,我跟他说了很多演戏方面的小窍门,也教过他怎么更好的拿捏角色的心里……没想到,这点儿小事儿,他竟放在心上了。”

    ”是啊。”谭以琛说话的时候目光依旧放在正前方的舞台上,并没有看向我:”他爸爸可是拿过奥斯卡的,结果他演戏还需要你来教……”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后背布满了冷汗。

    所谓的伴君如伴虎,大概就是指我现在的处境吧,和饲主相处,时时刻刻如履薄冰。

    ”谁还没个叛逆期啊?”我笑着,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上去显得轻松而随意:”他刚满十八,不愿意在父亲面前示弱也是正常……小孩子嘛,都这样。”

    听到”小孩子”这三个字,谭以琛突然笑了,我悬着的心脏,也终于落回了心窝。

    ”可可。”谭以琛偏过头来看我,狭长的眸子里,噙着我看不懂的笑意:”我以前倒是小看你了。”

    我又是一僵,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他确实小看了我,惯会于装傻的我,比他想象中,其实要聪明很多。

    现在,他终于看透了这点儿,我以后的日子,估计不好过了。

    ”别紧张。”谭以琛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喜欢聪明的女人,乖巧懂事又聪明的女人就更喜欢了……不过你要记得,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作聪明,可就不好看了。”

    我点点头,乖巧的”恩”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这时,台上传来主持人激情澎湃的声音,最佳男配角的奖颁完了,现在,轮到最佳女配角了。

    然而,在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公布了今年金鸡奖最佳女配角的得主是谁后,却没有人上台领奖。

    ——莫雪宁早在我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便愤然离场了。

    连着喊了两次莫雪宁的大名,依旧没人上台领奖,主持人有些尴尬了,好在这时崔导及时出现,成功救场。

    崔导扯谎说莫雪宁因身体不适,所以不能亲自赶来领奖,这奖就由他来带领,事后再转交给莫雪宁。

    说实话,这谎话编得真是一点儿技术含量也没有,现场的人又不是瞎子,怎会没看到莫雪宁华丽进场和愤然离场的身影?

    可看见了又如何?能在里厅入座的,都不是《皇帝的新装》里那个冒冒失失的孩子,大家心知肚明便是,谁会不识趣的去点破。

    大概是觉得有点儿无趣吧,谭以琛突然侧过头来看向我,冲我眨眼道:”亲爱的,不如我们也开溜吧?”

    闻言,我忍不住抿嘴笑了: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可爱了?

    ”溜去哪儿?”我问他。

    ”参加舞会啊。”他开玩笑般的回答着:”在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之前,你不得跟我共舞一曲吗?美丽的灰姑娘。”

    我知道他是在逗我,可心里还是不由的充满了向往。

    ”好啊。”我挽住了他的胳膊:”那有劳王子殿下把我带去舞会了。”

    言罢,我和谭以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默不作声的溜出了大厅。

    ”公主殿下,请上马车。”谭以琛打开车门,学着欧洲中世纪男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