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六十九章 我们以前其实见过
    ”郁小姐。”特警走到我跟前,对我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惶恐而又狐疑的看了那特警一眼。

    ”警察同志,我……我这是犯什么事儿了?”我怯生生的问那特警:”为什么要抓我呀?我……我可是守法公民……”

    ”郁小姐,您不要紧张。”特警冲我笑了笑:”我们不是要抓您,是我们谭长官想见您一面,所以特意派我们过来接您。”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心窝:原来是谭慕龙要找我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白文琦又搞出了什么名堂想整我呢!

    不过……谭慕龙为什么要找我?总该不会是发现我之前假扮魅夜小姐,套他警卫兵话的事儿了吧?我凝紧了眉。

    ”郁小姐,上车吧。”特警小哥儿伸手向我做了个”请”的动作,唇角扬起的笑容,很标准,很清朗,像是经过了什么特殊的训练,专门练出来的一样。

    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坐上了警车,心里一时有些忐忑。

    说实话,其实我也一直想找个机会单独见见谭慕龙,我想跟他合作,一起扳倒邹北城,进而,将在邹北城庇护下无法无天的邹越风和顾凕等人绳之以法!

    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两位特警开着警车我把载到了一处布局尤为典雅的小区里,那小区在三环外,离军区很近,地段特别的清静,小区门口还守着警卫兵,我估摸着这小区里住着的,应该都是达官贵人。

    特警领着我上了楼,我心里一时有些忐忑,始终猜不透谭慕龙突然派人接我到他家里去,究竟有什么目的。

    进门的时候,谭慕龙正坐在沙发上和一个男人下象棋,那男人四五十岁的样子,长得还算端正,衣着很朴素,短袖条纹衬衫,黑裤子,乍一看跟普通工人没什么两样,可我知道,这人的地位绝对非凡。

    因为人家的气质,在哪儿摆着呢。

    见我进来了,那男人抬起头,淡淡的瞥了我一眼,然后笑着问谭慕龙:”这是……女朋友?”

    ”普通朋友。”谭慕龙沉声回答道。

    那男人显然不信,笑呵呵的吃了谭慕龙的马:”普通朋友你周末把人喊到家里,还就喊这一个……你蒙谁呢?真当我糊涂啊?”

    谭慕龙笑笑没说话,抬手往前移了移自己的车。

    ”算了,不下了。”那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笑着打趣谭慕龙道:”你女朋友都来了,我就不在你这儿做电灯泡了。”

    听那男人说要走,谭慕龙慌忙站了起来,简单的客套了两句后,他亲自把那男人送到了门口。

    我不敢吭声,一直低着头在门口候着,大概是看我太过拘谨了吧,临走前那男人还夸了我两句,说我长得漂亮,谭慕龙能找到我做女朋友,是他的福气。

    我心里一阵好笑:人家谭长官才不会找我这样的女人做女朋友呢!要找,人家也该找白文琦那样的门当户对的,找我,那叫晦气,不叫福气。

    送走那男人后,谭慕龙扭头看向我:”郁可可对吧?”

    ”对的。”我点头应着。

    ”进来吧。”他这才想起来请我进屋:”柜子里有一次性拖鞋,你随便拆一双便是。”

    于是我很拘谨的换了鞋,然后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客厅。

    谭慕龙示意我坐下,我入座的时候,送我进来的两个特警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并且顺带着把门关上了。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谭慕龙问。

    我点点头,软绵绵的回答他说:”知道,您是谭以琛的哥哥。”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请过来吗?”他继续问。

    我摇了摇头,声音越发的小了:”不是特别清楚。”

    闻言,谭慕龙停顿了下,片刻后,他抬起头来,沉眸凝向我,开门见山道:”我想请你离开我弟弟。”

    ”啊?”我惊住了,一时间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电视剧里倒是经常演,穷途潦倒且一无是处的女主被家世显赫的男主的妈妈威胁,要她拿钱离开自己的儿子,可我从来没想到,这狗血的剧情,会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身上。

    我更没有想到的是,让我离开谭以琛的不是白文琦,也不是谭以琛的妈妈,而是谭以琛的哥哥谭慕龙!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谭以琛甚至都不爱我!

    ”因为你的事,阿琛和白小姐现在闹得很僵。”见我满脸惊愕,谭慕龙低声向我解释道:”他们两个这婚是必须要结的,现在闹成这样,我爸爸和白伯伯,都非常的不高兴。”

    谭以琛和白小姐杠起来了?我很是惊讶:怪不得这半个月以来,谭以琛身上的煞气那么的重,感情,是白小姐给他气受了。

    ”郁小姐,你应该很清楚,你和阿琛是不会有结果的。”谭慕龙的声音很沉,也很冷:”阿琛不是那种会为感情不顾一切的人,长痛不如短痛,我希望你可以主动退出,免得大家都不得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