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六十八章 我们都一样
    我在娆姐家里吃了一顿饱饭,又和缠着娆姐唠了会儿嗑,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半了。

    本想到家以后卸个妆就去睡,谁料,谭以琛居然在客厅里等着我。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很是诧异:”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以为你今天不来呢,所以在娆姐哪儿多呆了会儿。”

    ”没关系的。”谭以琛对我笑了笑,那笑意却没笑进他的眼里:”我也才刚来。”

    他明显在说谎,因为摆在他对面的烟灰缸已经满了,长长短短的烟头横七竖八的躺在烟灰缸里,按照着烟头的数量,他在这沙发上起码得坐了不下五个小时。

    我没有拆穿他,关上门后便一瘸一拐的走到他跟前,在他旁边坐下了。

    ”你不用每天都来看我的。”我软糯着调子跟他说:”我现在伤还没好,也不能伺候你……”

    ”所以我来伺候你啊。”他打断了我,半开玩笑半当真的逗我说:”郁大小姐,有什么命令您尽管吩咐,谭某上刀山,下火海,保证给你完成咯。”

    ”那我要吃苹果!”我仰起头,鼓着小脸装出一副傲慢不已的模样来:”小谭子,快去给本小姐削个苹果,削干净点儿,要是让我发现苹果上有残留的皮,你就等着跪搓衣板吧!”

    我话音刚落,谭以琛突然挑眉看向我:”你刚刚叫我什么?”

    我慌忙捂住了自己的嘴,眨巴着大眼一脸惊恐的看向谭以琛。

    ”想造反是不是!”谭以琛伸出食指,用力的戳了一下我的脑袋。

    我满腹委屈:”是你让人家命令你的……”

    谭以琛拿眼梢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我又没让你下这种命令。”

    ”那你让我下什么命令啊?”我心里一阵无语,哪有他这样的啊,装仆人,还要管主子下了什么命令,这不是不讲理吗?

    闻言,谭以琛狭长的眸子里闪过几抹狡黠来,他低了下头,将削薄的唇递到我的耳边儿,低笑着说出了一句令人面红耳赤的话:”当然是下床上的命令了……”

    ”你讨厌!”我羞红了脸,不住的拿拳头捶打着他。

    他笑了,伸手把我揽进了他的怀里。

    ”好了不闹不闹了。”嬉闹片刻后,他抓住了我的手,正色道:”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想跟你商量的。”

    ”什么事啊?”我抬头看向他。

    他收起了原有的笑意,沉眸凝着我,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你喜欢法国还是喜欢英国?”

    啊?我狐疑的皱起了眉:这是个什么问题?

    ”恩……”虽搞不懂谭以琛究竟想干什么,但我还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如实回答道:”法国吧……我听别人说法国特漂亮,有埃菲尔铁塔,还有巴黎圣母院什么的……好像法餐也挺好吃的,红酒也比较有名。”

    ”那你想不想到法国去住几个月?”谭以琛点了点我的鼻子,继续问着。

    我愣住了:到法国去住几个月?

    他到底想干什么?怎么无缘无故的突然问我这个?难不成他要到法国出差,怕旅途寂寞,所以想让我陪他一块儿去?

    可不对呀,万一我刚刚回答了英国呢?他总不能一会儿出差去法国,一会儿又出差去英国吧?

    我隐约感觉这是个圈套,于是小心翼翼的回答他说:”我又不会法语,而且在法国也没什么朋友,去玩儿还好,过去住……还是算了吧。”

    ”不会法语可以学啊。”谭以琛不折不挠:”我给你请老师……或者请翻译,前期你法语说的不流利的时候,可以让翻译跟着……你如果嫌翻译跟着麻烦,现在也有转译的耳机,带上以后机器会主动把法语给你翻译成中文,很方便的。”

    我终于听明白了:他这是想让我直接搬到法国去啊!

    如果只是到法国小住一两个月的话,我根本没有必要去学法语,拿部手机,就能玩儿遍整个法国,现在他又是给我请老师,又是给我请翻译的,如此大费周折,不就是想让我在法国长居吗?

    我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无缘无故的,为什么要我搬到法国去啊?

    难道是为了躲白文琦?

    这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我瞬间想通了。

    没错,就是为了躲白文琦!

    想想我住院的这两个月,为什么谭以琛不肯让裴子秋他们进来探望我?为什么每当我问他威亚是怎么出故障的时候,他都含糊其辞,不肯把真相告诉我?

    因为他知道,给威亚做手脚的真正幕后主使,是他未来的老婆,白文琦小姐。

    他不想让我知道幕后谋害我的人是白文琦,所以他不准裴子秋他们过来看我,以防裴子秋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说不定,今天上午裴子秋不肯跟我说实话,也是受了他的胁迫。

    我的心突然凉了:他未婚妻差点儿夺去了我的性命,可他连真相都不愿意告诉我。

    ”哪里方便了嘛!”我压下满心的沧桑,装糊涂道:”又是翻译,又是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