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六十七章 动你,还是动他
    一双阴郁冷冽而又透着几抹癫狂的眸子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生生在青天白日,吓得我打了个寒战。

    ”怎么了?”娆姐察觉出我的不对,满目关切的看向我。

    ”没……没什么。”我干笑了下,随口扯谎骗娆姐道:”刚刚腿突然抽了一下,所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现在已经没事儿了。”

    娆姐还想再说些什么,还未开口,一旁哭哭啼啼的林双双突然跪到了娆姐跟前,拽着娆姐的裤腿不住的哀求着:”姐……姐你可得帮帮我啊,我不想死啊!我弟刚上大学,正是用钱的时候,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啊!”

    ”帮你?你还想让我怎么帮你啊?”娆姐没好气的瞪了林双双一眼,厉声训斥她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好好跟着人家张部长,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结果你就是不听!现在栽了吧?活该!”

    ”我错了姐。”林双双继续哭着:”我就是……我就是看圈儿里其他的姐妹们都在往上爬,我一眼红就犯糊涂了,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姐你就再帮我一会吧,你要是不管我我就真的活不成了……”

    如今这个世道儿,做人老婆尚且不能从一而终,更何况是做人情妇。

    一般情况下,情妇若想往上爬,除了合约期到了,和原饲主和平分手,然后再各凭本事另攀高枝儿以外,通常会像林双双一样,借着陪自家饲主出席各种援交宴会的机会,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趁机向自己中意的”猎物”暗送秋波。

    若猎物上钩,那便大功告成,情妇只需要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的别墅里等着”猎物”想办法把她从原饲主手里抢过去就行,至于怎么抢,那是”猎物”的事儿,情妇们才不关心呢。

    ”我倒是想帮你!”娆姐狠狠的甩开了林双双抓着她胳膊的手,气急败坏道:”可我也得有办法帮你啊!你说你招惹谁不好,你非招惹顾凕那疯子!那疯子在圈儿里可是出了名的狠,别人见了他都躲着,你到,你还上赶着往他怀里钻!”

    ”我不知道他是顾凕啊!”林双双哭喊着:”我看老张对他那么恭敬,我还以为他是个当官的呢……我要知道他是顾凕,打死我我也不惹他!”

    顾……顾凕!听到这两个字,我的后背,瞬间绷直了:果然是他。

    我这辈子,最恨两个人,一个是邹越风,另一个,就是顾凕。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两年前的那个深夜里,我跪倒在地上,衣服被人撕的破破烂烂的,肩膀和后背全露了出来,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淤青,那模样,像极了刚刚被人轮番侵犯了的受害少女。

    可实际上我并没有被人侵犯,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确实想侵犯我,可我没让他们得逞。

    顾凕站在我的正前方,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目光阴厉,像一条毒到极致的蛇。

    ”很漂亮啊,可可。”他跟我说:”你都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漂亮。”

    说着,他端起一杯红酒,对准了着我的脑袋,到了下来。

    粘稠而冰冷的酒渍顺着我的头发,流到了我的脸上,然后又沿着我的脸颊,滴落进了我高耸的胸部。

    ”漂亮。”顾凕的眼里满是陶醉,他蹲下身来,伸出舌头极其情色的舔了一下我布满酒渍的侧脸,眸底的癫狂,无声无息中,又深了几分!

    ”你放开她!”安辰歇斯底里的喊着,他想冲过来救我,可却被顾凕的手下结结实实的按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哆嗦着,过度的恐惧让我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王八蛋!你有本事冲我来啊!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安辰还在喊着,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那时的模样,咬着牙,面色赤红,一向温润柔和的他,少有的显出一副狰狞的模样来。

    闻言,顾凕先是一愣,随后,他突然哼笑了一声。

    ”冲你来?”他扭过头来,阴鸷着眸子似笑非笑的看向安辰:”你确定?”

    安辰没听懂顾凕这话的意思,可急于救我的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我确定!只要你放了可可,要我做什么都行!”

    顾凕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了,他站起身来,踱着步子慢条斯理的向安辰走去。

    ”不……不要!”我终于回过神来,慌忙扑过去抱住了顾凕的腿:”你不要动安辰!求你了,你不要动他……”

    我泣不成声。

    顾凕止住了脚步,半敛着眸子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不动他,那动你?”

    我愣住了,说实话,那时的我,也没听明白顾凕这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那时还很单纯,单纯到我一直以为顾凕能对我做的最恶毒的事情,就是当着安辰的面儿强要了我。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我眼里最恶毒最龌龊的一件事儿,对顾凕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

    想折磨我,他的花招多着呢。

    ”动我!冲我来!不要为难可可!”我正迟疑着,安辰嘶哑的喊声再次传来,那时的安辰跟我一样,懵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