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六十六章 难道是他?
    ”她摔断了胳膊,后脑勺也磕到了。”谭以琛回答我说:”现在估计还在昏迷中吧……也可能醒了,我没怎么留意。”

    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惊愕的睁大了眼睛:那威亚不就是秦如霜暗中搞的鬼吗?怎么她也从威亚上摔了下来?

    难道是苦肉计?

    可这苦肉计用的也太冒险了吧?她就不怕把自己摔个半身不遂?

    ”你确定秦如霜也摔下来了?”我还是不敢相信,于是又试探性的问了谭以琛一遍。

    谭以琛不耐烦了,他弯腰替我盖好被子,然后没好气的教训我道:”秦如霜的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先把你自己的伤养好再说吧!”

    我彻底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秦如霜其实是无辜的?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意外?

    我想知道更多的信息,可谭以琛却什么也不告诉我,只准我乖乖的躺在床上好好修养,不准我再乱想那些有的没的。

    修养的日子是枯燥的,无亲无故的我除了谭以琛以外,几乎没什么人到医院里来探望我,我这养伤养的跟蹲监狱一样,可把我憋屈坏了。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我住院的这段时间,裴子秋、唐鸣风还有剧组里的其他导演演员们都来探望过我,可他们统统被谭以琛的人拦在了门外。

    谭以琛以我的伤还没好,需要静养为由,谢绝了所有的探望,直到两个月后,我成功的出了院,这才见到裴子秋他们。

    裴子秋先是郑重其事的跟我道了歉,他说负责管理,检测威亚运行的那两个工作人员已经被他开除了,他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可那威亚到底是怎么坏的?”我问裴子秋:”两根……不对,加上秦如霜那两根,这都四根了……四根威亚绳同时断了,这……这也太古怪了吧?”

    闻言,裴子秋的眼神明显有些躲闪,他支吾了两声,含糊其辞道:”就……就是机器太老了,年久失修嘛……这不是已经跟老板汇报过,让他给换新机器了吗!”

    他在说谎,他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若是别的事儿,他不想说我也就不为难他了,可现在,有人要夺我的性命,我不能不较这个真。

    ”裴导。”我沉眸凝着裴子秋,一字一顿的跟他说:”我信任你,所以你让我跟秦如霜对戏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过去了,吊威亚就吊威亚嘛,我不觉得我能摔下来……哪怕我知道我自己树敌众多,但我依旧不觉得我会摔下来。”

    ”因为这是你的剧组。”我强调着:”我跟着别人拍戏我会心惊胆战,但跟着你我不怕……”

    ”别说了!”裴子秋打断了我:”别说了……”

    他把这三个字一连重复了两遍,我知道,他现在已经很自责了,可抱歉的是,我得让他更自责。

    我摊了摊手,把自己仍打着石膏的腿展示给裴子秋看:”可是现在呢,我摔断了一条腿,后背骨折了两处,险些伤到脊髓……医生跟我说,如果我当时伤到了脊髓的话,那我基本就瘫了……”

    ”够了!”裴子秋听不下去了,他猛的抬起头来,抓着我的肩膀,猩红着眸子看向我:”别说了可可,求你了。”

    我有些于心不忍了,于是如他所愿的闭了嘴。

    裴子秋抓着我的肩膀,喘了好几口粗气,然后,他直视着我的眼睛,用一种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语气跟我说:”可可,离开谭以琛,越快越好。”

    我突然知道背后搞鬼的人是谁了。

    ——白文琦!

    怪不得!怪不得连秦如霜都从威亚上摔了下来,原来,是传说中的白大小姐出手了。

    他们文化人做事儿,果然又狠又准。

    我背后突然升起了一阵寒意,对于白文琦,我其实是有所防范的,几个月前,我刚知道谭以琛即将娶进门的老婆是白文琦的时候,我连过马路,都过的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不留神,就被白文琦买通的醉酒司机给撞死了。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无声无息的着了她的道儿。

    可怕,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可可。”裴子秋伸手按住了我的后脑勺:”你会红的,你一定会红的,即便没有谭以琛,你也一定会红的,相信我,我在这行混了这么久,我不会看错的。”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不知怎么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离开他。”裴子秋替我擦干了眼角的泪花,语气笃定的跟我说:”如果你离开他以后没戏拍了,就来找我,我保证,只要我还干导演这一行,我拍的每部片子,女主都请你!”

    我破涕微笑,一边儿擦着眼泪,一边儿开玩笑说:”那你的观众还不得看腻我啊。”

    ”怎么会呢?”他点我的鼻子:”我们家可可长得这么好看,演技又这么好,观众怎么会看腻呢?”

    ”你别夸我了……”我捂着眼睛,哭得稀里哗啦的:”我都哭了你还夸!”

    ”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