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五十九章 惩罚
    说话间,他伸手动作随意的扯了扯领带,修长而苍白的指,在暗红色领带的反衬下,有种别样的性感。

    我向后缩了缩身子,怯生生的看着他,恐惧拿捏的刚刚好。

    他扯下领带,三两下把我的双手绑了起来,墨色的眼眸里,氤氲着一种令人不寒而战的兴奋。

    ”饶了我吧……”我咬着下唇,带着哭腔向他求饶:”我……我再也不敢了……”

    ”不敢什么?”他问我。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所以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尝试性的回答道:”不……不敢再轻易的相信别人,遇事一定三思而后行,不再让别人趁机算计我。”

    ”还有呢?”他继续问。

    还有?我的心瞬间揪紧了:他该不会是想让我说邹越风的事儿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说实话,我真的不想跟谭以琛提邹越风,这里面牵扯了太多陈年往事,我不想讲,谭以琛应该也不想听。

    ”恩……”思虑片刻后,我决定装傻:”走路要看路,不要撞到别人……”

    我话音刚落,谭以琛突然一个挺身,闯了进来。

    没有任何的前戏,没有任何的爱抚,就这么生硬的闯了进来,我吃痛,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答错了。”他垂眸看向我,唇角虽依旧扬着,可眼神却冷得令人害怕。

    我有点儿委屈,红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向他,希望能博得他几分同情。

    然而,我的刻意卖乖非但没能让他对我手下留情,反倒令他变本加厉。

    ”别耍这些小聪明。”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脸:”你应该很清楚,我喜欢乖一点儿的。”

    是的,他喜欢乖的,所以我一直都很乖,可今天,我乖不下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了……”我眨了眨水波潋滟的大眼,随着睫毛的下垂,眼泪从眼角溢了出来:”饶了我吧。”

    闻言,谭以琛俯下身来,动作轻柔的在我眼尾落下一吻。

    ”演技很棒。”一吻过后,他抚着我的侧脸跟我说:”可惜的是,哭的太早了,真情不够,矫情太多。”

    随后,他从我的身体里退了出来,转身离开了。

    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一夜无眠。

    我想谭以琛一定很生气,或许会气到好几个月不再理我,可实际上他似乎并没有跟我冷战的打算,第二天一大早,还命人过来喊我下楼吃饭。

    我有些纳闷:这家伙什么时候转了性,脾气变得这么好了?

    明明昨天上午在酒店看见我的时候,还掐着我的脖子怒不可遏的让我快点消失……

    算了,有吃的总比饿肚子强,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洗漱完毕后,便跟着服务员下了口。

    然而,刚下楼,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发现,餐桌上坐着的除了谭以琛以外,还有谭以琛的大哥,谭慕龙。

    我瞬间紧张了起来,心里七上八下的猜测着谭慕龙会不会认出我来。

    应该不会吧?我想:那天我浓妆艳抹的,用娆姐的话来说亲妈都不一定能认出来我,只有一面之缘的谭慕龙怎么可能认出我来?

    ”愣着干什么,坐啊。”见我木桩般的杵在餐厅门口,谭以琛拿眼梢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沉声命令我道。

    我小声的”哦”了一声,然后挑了个离他们兄弟俩最远的位子坐下了。

    谭以琛不高兴了,他”啪”的一声放下了筷子,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你坐那么远干嘛?我会吃了你吗?”

    我慌忙又站了起来,作势便想往谭以琛跟前挪。

    然而,我刚挪了没两步,谭以琛又很不耐烦的冲我挥了挥手:”你就在那儿坐着吧!别乱动了。”

    我觉得,谭以琛这家伙一定有病!

    可人家是主,我是仆,就算人家有病,我也只能受着。

    我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闷不做声的开始吃自己盘子里的煎蛋和培根。

    一个悦耳的女音突然从大厅传了过来:”谭大哥,琛哥哥,早啊。”

    我猛然抬头,下意识的向声源处看去。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精致的五官几乎挑不出任何的瑕疵,更重要的是,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特别的有气质。

    那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只需一眼,我便能肯定,她绝对出身不凡。

    ”怎么这么晚才下来?”谭以琛笑着打趣她:”赖床了是不是?”

    ”还不都怪你!”美女含羞带怒的瞪了谭以琛一眼,桃花瓣儿一样好看的眼睛里却染着笑意。

    我突然知道昨晚谭以琛从我的房间里离开以后,去了哪里。

    人家俩正在打情骂俏,我实在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他们看,于是重新低下头来,假装自己是团空气,并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希望美女不要注意到我。

    可有的时候,老天爷就是喜欢跟你开玩笑,你越是怕什么,他越是来什么。

    美女身姿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