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五十六章 差距
    ”那当然!”娆姐轻笑一声:”也不看看你姐姐我是谁!这世上有难得到我的事儿吗?”

    闻言我忍不住笑了,连连附和着说:”是是是,我姐最厉害了,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孙猴儿都逃不出我姐的五指山。”

    ”行了,别跟我贫了。”娆姐笑骂我说:”赶紧出来吧,上海的馆子随你选,算是感谢你找你家老板给我出了这么好的一个主意,让我逢凶化吉。”

    馆子我今天是不打算下了,我现在眼睛还肿着呢,就这么出去见娆姐,娆姐肯定得问东问西的,我已经够麻烦她的了,实在不想再让她为我操心。

    不过娆姐”智斗无赖”的经历,我还是想听一听的,毕竟为了从谭以琛嘴里讨来实用的办法,我昨天可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你还真按谭以琛说的去做了?”我的语气里染着几分惊讶。

    ”不然呢?”娆姐反问我:”难不成还真让我赔那群乌龟王八蛋们一百万?”

    娆姐告诉我,她早上跟我通完话以后,便叫强哥喊来了昔日一起混社会的弟兄们,然后浩浩荡荡的赶到了受害人的家里。

    来之前,她让强哥和强哥的弟兄们都拎着家伙,有纹身的就把纹身显出来,没纹身的临时贴上去几个一次性纹身,总之,表面工作一定要做足,怎么显狠,怎么弄。

    他们到受害人家里的时候,受害人家里只有一个老婆婆和两个孩子,其余人都在娆姐店门口闹呢。

    娆姐给受害人的妈妈打了个电话,说我就在你家里呢,你不是想要赔偿吗?我给你送赔偿来了。

    一听娆姐是来赔钱的,受害人的家属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一进门,却娆姐的排场被吓傻了——这哪儿是来赔钱的呀,这分明是干架来了!

    可娆姐真的是来赔钱的,她准备了十五万,现金。

    娆姐让强哥把那十五万堆到了桌子上,然后沉冷着调子跟受害人的家属讲道理说人不是在她店里死的,也不是她杀的,按理来说她其实一分钱都不用赔的。

    但姑娘毕竟是在她开的夜总会里喝醉的,她多多少少有点儿责任,所以,她愿意给出一定赔偿,但只赔十五万。

    好端端的一百万眨眼间变成了十五万,受害人的家属当然不干了,蛮不讲理的胡乱嚷嚷着,非要说他们家姑娘就是在娆姐店里死的,这事儿,娆姐得负全责。

    这时,强哥猛的砸了一拳桌子,只听”嘭”的一声,木质的桌子瞬间撒了架。

    无赖们终于闭了嘴,不敢再乱喊了。

    ”少他妈往我身上泼脏水!”娆姐狠狠的踹了地上散了架的桌子一脚,把那桌子踹到了受害者家属那边儿:”人是不是在我店里死的,你们心里清楚!我他妈赔钱那是因为我仗义,别他妈的把我的好心当成你们耍流氓的资本!”

    说着,娆姐给了强哥一个眼神,随后,在强哥的带领下,众小弟们纷纷亮出了家伙。

    ”你……你们想干嘛?”无赖们吓得纷纷后退,脸色煞白却还有胆子威胁娆姐:”别乱来啊……我警告你们千万别乱来,不然……不然我们可报警啊!”

    ”报啊!”娆姐狞笑着:”反正我们店里的人已经被你们闹得活不下去,那大家一起见阎王好了,与其做不下去生意活活饿死,不如跟你们同归于尽,大家一起见阎王爷!”

    受害人的家属虽是无赖,却也没见过这架势啊,瞬间就被娆姐给吓住了。

    ”最后啊,赔了十五万,把这事儿彻底解决了!”娆姐笑着给我说。

    ”怎么还是赔了十五万啊?”我颦眉,有些不解:”他们不都害怕了吗?直接不赔钱不好了?”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娆姐数落我:”人家家死了姑娘,你一分钱不赔,人家能善罢甘休啊?”

    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谭以琛昨天所说的”双保险”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所谓的双保险,正是一”吓”,一”钱”。

    如果只是吓的话,对方很有可能狗急跳墙,跟娆姐拼个你死我活,正如娆姐所说的,人家家里死了人,又耗尽人力物力的跟娆姐闹了这么久,如果一分都捞不到的话,那走极端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那十五万其实是用来保证他们不走极端的,毕竟比起两败俱伤,拿了钱走人显然是更明智的选择。

    同理的,如果只是给钱而不吓吓他们的话,以他们恶劣的品质,肯定会贪得无厌的要求娆姐赔他们更多的钱,所以”吓”和”钱”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谭以琛这家伙,挺厉害的嘛。”我由衷的感慨着:”深藏不漏啊,我以前都没发现,他居然这么的聪明。”

    闻言,娆姐轻笑一声,幽着调子跟我说:”你以为啊?他们这些大老板,一个个都猴精猴精的!你可别把他们当傻瓜,人家勾勾手指头,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没有再说话,细长的眉,无意识的蹙紧了。

    我突然意识到了我和他们这些权贵阶级之间的差距,有些事情,谭以琛一眼就能看透,可我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