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四十八章 他都看见了
    我当然知道谭以琛对我不过是玩玩而已,可为了让唐鸣风死心,我抬手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你凭什么说琛哥哥是在玩儿我!”

    我是一个专业的演员,一秒入戏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既然他觉得我是一个执迷不悟的痴情女子,那我就演一个执迷不悟的痴情女子给他看。

    ”他对我是认真的!”我声嘶力竭的喊着,好像只要我喊得声音够大,我所说的话就能变成事实一样:”他对其他女人才是玩玩而已,他跟我说过他最喜欢我了……”

    我的执迷不悟激怒了唐鸣风,他猛的扭过头来,猩红着眸子瞪向我:”他若是真的喜欢你的话,怎么会不顾你的个人意愿,在众秀影视的地下停车场,对你做那种事!”

    我瞬间僵住了:”你……你都看见了?”

    唐鸣风没有说话,他把头别到了一边,细长的眼睛,眼尾微微泛着红。

    我总算知道为什么那段时间唐鸣风拍戏总是不在状态了,原来那天谭以琛拖着我在众秀影视地下室车震的事儿,被他看到了。

    ”他没有强迫我。”我摊摊手,继续为谭以琛申辩:”我们是情侣,做这种事很正常……他想做,我也想,我们……我们完全是两情相悦的,没有谁不顾及谁……”

    我想既然看都被他看到了,那就好好利用一下这件事儿,彻底让他对我死心好了。

    可谁料,我话还没有说完,他突然厉声打断了我:”你别再骗我了,那天我都听到了!你根本不愿意!是他强迫你的!”

    我急了:这小孩儿怎么这么死脑筋呢?就不能接受我是个唯利是图,卖身求荣的贱货这个事实吗?

    ”你懂什么啊!”我骂他:”我那叫欲拒还迎!我是因为害羞所以才说不愿意的,其实我心里愿意的很!我就喜欢他这么对我,我就喜欢他随时随地的上我,别他妈的摆出一副你很了解我的样子,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根本一无所知!”

    喊完这些话以后,我没有勇气再去看唐鸣风此刻的表情。

    我转过身去,小跑着离开了这修罗场一般的马路边,一直跑了很久,才敢停下来。

    停下来之后,我像是被刚才的奔跑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双腿一软,便再也站不住了。

    我扶着墙慢慢的蹲坐到了地上,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流满了整张脸。

    那天,我抱着自己的膝盖,蹲坐在不知名的墙角,把脸蒙在肮脏不堪的双腿间哭了很久很久。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我就是突然间觉得自己特别特别的难过,难过到非哭一场不可,难过到胸腔发堵,呼吸困难。

    我想可能是因为过了这么久,终于有个人愿意把我当人看了,他关心我的喜怒哀乐,他在乎我愿意与否。

    他在乎我,他爱我,可我却伤害了他。

    我在那个布满灰尘,无人问津的墙角呆到了傍晚才回家,回家的时候没有出租车愿意载浑身肮脏,又哭得跟个疯子一样的我,最后,我还是坐公交回的家。

    到家后我脱下了脏乱不堪的清洁服,在洒满浴盐的浴缸里足足泡了两个多小时才把身上的异味泡没。

    可惜的是,肮脏的躯体能洗干净,可肮脏的灵魂,却没有办法洗涤干净。

    我躺在床上昏睡了一整天,连拍戏都忘了去,最后,还是莫晓兰打来的电话把我震醒的。

    ”喂?”我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接电话时,连电话是谁打来的都不知道。

    ”可可吗?”电话那端传来莫晓兰的声音:”我是小兰!你现在在哪儿?方便接电话吗?”

    小兰?我揉了揉眼,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兰是谁。

    ”方便方便,我在家呢。”我打了个哈欠,倦怏怏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怎么了小兰,找我有事吗?”

    闻言,莫晓兰犹豫了片刻,才吞吞吐吐的跟我说:”可可,是这样的,魅夜这边儿出事儿了!有个女的吧,她半夜在我们店里喝酒,然后就被人给强了,强完之后还莫名其妙的让人给杀了……”

    ”你说什么?”我瞬间清醒了:”你等会儿,好好说!怎么回事儿?魅夜周围强哥他不是一直都派人盯着呢吗?怎么好生生的就闹出人命来了?”

    魅夜就是娆姐她开的那家夜总会,也是整个雾都最放纵,最乱的一个夜总会。

    我早就警告过娆姐,让她一定要注意安保措施,万一有那个姑娘在店里出了事儿,很容易被人讹上。

    娆姐听从了我的建议,在店里安排的很多保安,后来她跟强哥好了,强哥带着一批人不仅维持着店里的秩序,店外的那条街,他也偶尔会派人去转两圈,巡巡逻,免得醉倒在地的姑娘被心怀不轨的人占了便宜。

    所以我在听到闹出人命的时候很是惊讶,按理来说店里有强哥守着,不可能闹出人命来啊!

    ”不是在咱们店里!”莫晓兰跟我解释着:”是在外面!那女的是在咱们店里喝了酒,然后出去了,结果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拖到巷子里给害了!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