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三十九章 开口求我很难吗?
    如果杀人无需偿命的话,我一定会立刻提着刀子,去把我那畜生一样的亲爹碎尸万段。

    我想不明白,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一个人!只要能搞到钱,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上次污蔑我虐待殴打他的新闻头条刚刚过去,他就又迫不及待的把我出卖给了他的债主……

    这个人渣!

    讨债的人还在疯狂的敲这车窗户,我无助的坐在副驾驶上,只觉得那”砰砰砰”的砸门声,每一声,都是打在我脸上的巴掌。

    我难堪极了,有种突然被人扒光了衣服丢到大街上的感觉。

    更可悲的是,谭以琛就在我旁边坐着,我的难堪和尴尬,全都在他眼皮子底下展露无疑。

    我捏紧了拳头,慌乱不已的思虑着现在该怎么办。

    下车去把围堵在车前的债主们全部赶走?别开玩笑了,拿不到钱他们是绝不会走的。

    那不下车继续在车上当缩头乌龟?这样更糟,毕竟又不是我一个人坐在车上,而且万一后面债主恼了,把谭以琛的豪车给砸了,那我罪过更大。

    我进退维谷,无计可施。

    这时,坐在驾驶位上的谭以琛突然侧过头来,目光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他打开车门,下去了。

    我一惊,下意识的想要追出去。可我动不了,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就像是被人施下了定身咒一般,无论大脑如何叫嚣,身体就是不听指挥。

    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以琛下了车,然后再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凶神恶煞的债主们团团围住。

    我的心瞬间揪成一团,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他们打起来,这不是电视剧,谭以琛赤手空拳绝对打不过七八个正值壮年,还带着凶器的男人。

    若是他们伤到谭以琛,我死一万次也难以谢罪。

    好在,我的担忧是多余的,谭以琛并没有跟找我讨债的人动起手来,他站在人群中间,面色沉冷的说了些什么,几分钟后,讨债的人走了,他回到了车上。

    兰博基尼的隔音效果很好,坐在车里的我什么也没听见,我不知道谭以琛是用什么方法让这群虎视眈眈的讨债人空手而归的,我只知道此刻的我,已经羞愧到无地自容。

    ”对不起。”我低下头,极其小声的喃语着,说话的时候,鼻子不受控制的开始发酸。

    我想解释些什么,可我又没什么好解释的,事实摆在这里,我还能说什么?

    空气开始凝固,气氛尴尬极了,我把头埋的很低,低到几乎要埋进腿里。

    ”你父亲一直这样隔三差五的找你麻烦吗?”冗长的沉默后,谭以琛突然扭头问我。

    我浑身一僵,随后,咬紧了下唇。

    见我这般反应,谭以琛大概也猜到我的答案了,他伸手动作亲昵的揉了下我的脑袋,沉声问我:”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我猛的抬起头来,满目不可置信的看向谭以琛。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谭以琛笑了,他捏捏我的鼻子,说话时语气很是温柔:”问你话呢,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撇了撇嘴,软糯着调子很委屈的表示:”人家……人家怕惹你心烦嘛……”

    我说谎了,比起惹他心烦,我更害怕遭他嫌弃。

    细数他身边的莺莺燕燕,那个不是出身良好,学历颇高?我听彭怡宝说,谭以琛的情妇里甚至还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富家小姐。

    结果到我这儿,一穷二白不说,还有一个烂赌成性,整天伸手找我要钱的爹,这样的家底,我有什么脸面跟他说?

    ”那你就不怕被狗仔拍到?”他伸手点点我的额头,语气里满是责备:”碰到解决不了的事儿,开口求我一下能有多难?非要自己死扛,当我是摆设吗?”

    我惊呆了:他……他这是……这是要帮我的意思吗?

    ”你怎么解决啊?”我抬起头来,忧心忡忡的看向他:”你可千万别做冤大头替郁达天还钱,你要是替他还了,他尝到了甜头,后面只会变本加厉的借钱,再故伎重演让债主们都过来找我。”

    闻言,谭以琛拿眼梢儿轻飘飘的扫了我一眼:”我看上去很像冤大头吗?”

    我哑然,愣了一会儿才慌忙摆手解释道:”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千万别……”

    ”行啦。”他没心思听下去了,伸手胡乱的揉了下我的头,清声打断了我:”我怎么处理这件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你现在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报答我吧。”

    报……报答?我瞬间睁大了眼睛:感情,这不是无偿服务啊?

    白害我刚刚那么感动,我早该料到这家伙不会无缘无故对我这么好!

    ”你还要回报呀……”我嘟了嘟嘴,语气很是哀怨。

    ”那当然了。”谭以琛回答的理直气壮:”有回报才有动力嘛。”

    谈话间,谭以琛已经把车开进了小区,转了几个弯后,他在单元楼的大门口停下了。

    ”我还有事,就不在你这儿过夜了。”他扭头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