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二十八章 对付长舌妇的办法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僵住了:一……一起睡?这也太变态了吧?

    ”不会吧?”我捏紧了手中的咖啡杯,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有些慌了。

    偏偏这时候,娆姐还拿她以前的事儿吓唬我:”怎么不可能?他们有钱人最变态了我跟你讲,我以前的那个老板,吴先生!他最喜欢做的事儿,就是让我和他另一个小情人儿一块儿伺候他,有时候玩儿的尽兴了,他还要我和那小情人儿接吻!他们男人就喜欢玩儿这个!”

    接……接吻?我猛的睁大了眼睛:让自己的两个情妇接吻,自己在旁边儿看着?这……这都是些什么癖好啊?

    ”这么变态?”我着实被吓到了,一时间竟有些后怕。

    谭……谭以琛不会也有这些难以启齿的癖好吧?

    ”这都不算变态的。”娆姐冷笑一声,慢条斯理的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一边儿点烟,一边儿跟我讲述道:”我有一姐妹,姓赵,她才惨呢!她之前傍上的那个大老板,人特别抠门不说,还特别喜欢看两个女的互相那个,每次他们两个干那什么事儿的时候,那老变态都要打电话叫个小姐过来,专门看我那姐妹跟那小姐那个!”

    我听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世界之大,还真他妈的是无奇不有。

    其实,演艺圈里这些变态的事情多了去了,可因为我不怎么搀和这些破事儿,所以一直感觉这些事儿离自己很遥远,今儿个偶然跟娆姐聊起这个话题,我猛然发现,这些事情其实离我并不遥远。

    如果哪天谭以琛兴致来了,就想看我和彭怡宝接吻,你说我能怎么办?

    我只能暗中祈祷这一天最好永远也不要来,我已经够鄙夷我自己的了,再往下拉我的下限,我真的会恨不得砍死我自己。

    ”可可,其实你没必要给谭以琛买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扯完这些乱七八糟的闲话以后,娆姐把话题又重新拉回了给谭以琛送礼身上:”咱们普通人过生日,拼的那是礼物值多少钱,可人家有钱人过生日,图的完全是个乐子。”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嫣红的唇微张,吐出一口飘渺的烟气:”就谭以琛那身份,几万块钱的东西他真瞧不上,几十万的东西你又买不起!与其花了钱还不讨好,你不如花点儿心思逗他开心,亲手给他做个蛋糕啊,织个毛衣啊什么的,说不定反倒让他觉得你对他上心!”

    娆姐的话说的有道理,不过蛋糕和毛衣还是算了,谭以琛不爱吃甜的,我也不想给他织毛衣,既然要花心思讨他欢心,那必须得投其所好,否则便会适得其反。

    那他到底”好”什么呢?

    这五十来天,我得好好观察观察才行。

    在暗中观察谭以琛喜好的同时,我在裴导那里演的那部电影终于杀青了。

    杀青之际,裴导带着我们大家伙儿出去吃了顿好的,算是犒劳犒劳我们这段时间的辛苦工作。

    结果好巧不巧的,我们吃饭的时候,正好遇见了之前被裴导换掉的木雨禾!

    场面瞬间有些尴尬了,我本想劝裴子秋换家餐厅,可还没开口,裴子秋就已经让老板给我们安排位子入座了。

    估摸着在他心里,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木雨禾演得不好,他便踹了木雨禾,至于木雨禾会不会因此记恨他,他完全不在乎。

    因为我们人多,包房装不下,所以只能在大厅,而木雨禾则是因为只有她和她朋友两个人,人太少,也没开包房。

    我明显感觉到,当我们这一伙人在大厅坐下的时候,木雨禾的脸色猛然阴了下来。

    裴子秋没管她,照常点单,那副自在的模样,就跟他完全没看见木雨禾一样。

    我心里一阵好笑:这家伙可真好玩儿!待人待事儿真的完全只凭自己喜恶,根本不在乎人情世故。

    我佩服他。

    估摸着裴子秋这无视的态度惹恼了木雨禾,起初只是阴着脸的木雨禾突然抬高了音调,别有所指的暗讽道:”我就讨厌有些导演,狂妄自大,不过才拍了两三步片子,就沾沾自喜,目中无人!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沾沾自喜的,连个金像奖都没拿过,还把架子摆那么高,给谁看呢!”

    尽管木雨禾没有点名指姓,可明白人一听就能听出来她是讽刺裴子秋。

    裴子秋一共拍了三部有名的电影,每部都被提名了金像奖,可最后都因为某些非作品质量的缘故与奖杯无缘。

    大家都戏称他为导演界的莱昂纳多,只陪跑,却拿不到冠军。

    木雨禾此言一出,坐在她对面的一个长得很像网红的女人便立即跟着搭腔道:”就是,还什么新晋实力派导演呢,一个金像奖争了那么久都没争到,真不知道他有什么脸面称自己为实力派导演!”

    裴子秋的脸色阴沉了许多,可他什么也没说,作为一个男人,他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两个长舌妇计较太多,这太失风度。

    好在,我是女人,而且我最擅长对付这种骂街的泼妇。

    ”哎呀,这不是雨禾姐姐吗?”我装出一副惊讶无比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