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二十七章 一起睡啊
    自始至终,谭以琛的话里没有半句责怪,甚至连他说话的语气,也是相当轻描淡写的,可即便如此,崔导还是吓出了满头的冷汗。

    ”这……这……”崔导伸手擦了擦汗津津的额头,支吾了半天,最后干笑着解释道:”这完全是个误会!误会啊!谭总!”

    他把”误会”二字咬得极重,还一连说了两遍,由此可见,他心底的焦灼。

    谭以琛没说话,只是懒洋洋的捏着我的胸,就好像根本没听到崔导说了什么一样,又或者说,他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崔导说了什么,他把崔导叫过来是撒气的,又不是想听崔导给他唱苦情戏的。

    然而,无论谭以琛想不想听这出儿苦情戏,崔导今儿个都要把这苦情戏给唱下去。

    ”我这……我这完全是给人陷害了!”崔导跺着脚,咬牙切齿的推卸责任道:”就……就那个当红小花旦林雨菲!她肯定是看咱们可可年轻漂亮演技又好,所以嫉妒咱们可可,在剧组里各种造谣!我这喝多了,耳根子一软,就……就信了她的鬼话!真是……真是委屈咱们可可了!”

    我这才惊觉:感情,这里面还有林雨菲的事儿?

    谭以琛依旧不说话,他的手不知何时伸进了我的病袍里,旁若无人的在我身上乱摸着,我敢说,若不是现在崔导还在,他肯定会顺势把我压到身下再好好蹂躏一通。

    上面不发话,崔导这苦情戏肯定还得唱下去,他先是怒不可遏的谴责了一下林雨菲的恶劣行径,随后又深恶痛绝的自我检讨了一番,最后言辞凿凿的表示,他以后绝不会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了。

    原来,崔导之所以认定谭以琛不要我了,主要是因为林雨菲在他面前造了谣,那天林雨菲从餐厅出来后,可能是不满于我没有立刻请她坐下,害她丢了人,所以她逢人便讲谭以琛一点儿也不待见我。

    她说她吃饭的时候偶然遇见了我和谭以琛,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学生妹,结果一顿晚饭吃下来,谭以琛一直在和学生妹亲亲我我,理都不带理我一下的。

    恰好那时候我又被爆出了虐待六十老父的丑闻,崔导见谭以琛那边儿一点儿动静都没,就信了林雨菲的鬼话,毫不留情的把我换了。

    可他哪里料到,谭以琛没动静是因为谭以琛那段时间不在国内,并非他厌倦了我,想踹了我。

    崔导这歉也道了,检讨也做了,汗也流了大半身,谭以琛见差不多了,终于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抬眸看向崔导。

    ”老崔。”谭以琛的声音很冷,也很沉:”你在演艺圈里都混多少年了?什么话该信,什么话不该信,还用我来教你吗?”

    崔导点头哈腰的应着,再一次深切的谴责了一下自己的愚昧和糊涂,并保证,这件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回去以后,他一定会好好收拾林雨菲,而且为了补偿无辜却受了不公平待遇的我,他决定让我来演电影的女一号。

    谭以琛的气终于消了,挥挥手让崔导回去了,崔导如释重负,走的时候整个后背都是湿的。

    ”满意了没?”崔导走后,谭以琛弯起修长的食指,在我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语气轻柔。

    我皱了皱鼻子,佯作娇羞的钻到了他怀里,不断的对他撒着娇,以此来表示自己对这个结果相当的满意。

    他被取悦了,在病床上跟我闹腾了好一会儿,后来有人给他打了个电话,好像是公事儿,他随口嘱咐了我几句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他走后,我在医院闲着无聊,第二天一大早就溜回了剧组。

    崔导的戏马上就要开拍了,我必须得赶在崔导的戏开拍之前,赶紧把裴导的戏拍完,否则的话两边儿跑实在忙不过来。

    知道我和谭以琛关系匪浅后,剧组里从执行导演,到制片人,甚至连后期小哥儿,都对我热情了起来,想想他们之前死活看我不顺眼的模样,我心里一阵好笑,权力能改变别人对你的态度。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权和利趋之若鹜的,比如裴子秋。

    自从谭以琛那天在剧组露了个脸以后,裴子秋对我的态度就冷淡了下来,我猜着是因为我耽误了拍摄的进度,所以惹得他不高兴了,于是我演得更卖力了,想要将功补过。

    可他对我依旧不咸不淡的,再没了起初尊重和欣赏。

    我想,他应该很反感我这种卖身求荣的人吧,起初,我在他眼中是凭自己真本事吃饭的好演员,现在,却被贴上了”谭以琛的女人”的标签。

    他如此清高,一时接受不了这巨大的反差,也是正常。

    我没有多说什么,照样该卖力演戏的就卖力演戏,再难演的动作戏都不找替身演员。

    好在,裴子秋虽然对我冷淡了不少,但也没有为难过我,女主的戏份儿一点儿也没给我砍,还给了我不少提高演技的指导性的建议,这让我很佩服他,他是真君子。

    可惜的是,我却是小女人。

    这段时间彭怡宝倒是来看过我几次,起初她是跟谭以琛一块儿来的,估摸着是面皮薄,不敢贸然过来打扰我,后来跟我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