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二十三章 郁可可,你很厉害嘛
    裴子秋这个人,艺高人胆大,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他的心思,我还真是摸不准。

    盯着手机上的通话记录看了好一会儿,再三确认了刚刚裴子秋打来的那一通电话不是幻觉以后,我猛的从床上惊坐了起来。

    不知是上午的时候被裴子秋的那通话激励了还是怎么着,我如死灰般的心,突然又燃起了希望的火苗,就像溺水于深海之中的人看到了远方的油轮一样,不管油轮会不会为他而停,他总是要拼尽全力的呼喊一番的。

    所以第二天清晨,我化好了妆,把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的,来到了柏艺影视。

    ”郁可可。”裴子秋沉眸盯着我,目光犀利:”关于你的事,我大致了解了一下,现在,请你回答我三个问题。”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几秒,棱角分明的脸,明显严肃了许多:”第一个问题,三年前你为什么会被瑞星公司雪藏。”

    瑞星公司是我现在签约的公司,一家三流传媒公司,专门忽悠不懂门道儿的新人,当初的我,就是被他们所谓的”星探”忽悠过去的。

    现在追悔莫及,却为时已晚。

    说实话,我真没想到裴子秋上来就会问我这么敏感的问题,我以为他会先问我新闻头条的事儿,谁知道他居然问我三年前的雪藏。

    这问题不好回答,真相隐含了太多见不得光的东西,也隐含了我太多的创伤,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也不想原封不动的把事实告诉他。

    所以我只回了他一句话:”世人皆清我独浊,世人皆醒我独醉。”

    闻言,他先是一愣,然后突然笑了。

    他是个明白人,即便我把屈原的至理名句调转了四个字,他也清楚真正浑浊迷醉的人是谁。

    所以他没有再为难我,沉冷着调子丢下了第二个问题:”前天早上新闻头条上的那个老人是你打的吗?”

    他果然够聪明,没有像经纪人那样厉声质问我郁达天是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肯定是啊,若不是的话,别人怎么可能拿郁达天做我的文章?

    我摇了摇头,如实回答道:”不是,虽然我恨不得亲手宰了他,可我还没蠢到为了泄愤毁了自己的前程。”

    听到”宰”这个字的时候,他岑黑的眸子明显睁大了一些:”弑父可不是什么良好的爱好。”

    我知道他在开玩笑,于是我很配合的笑了。

    ”虐待女儿也不是什么良好的爱好。”我耸耸肩,故作轻松的回着话:”可惜我小的时候没有发达的网络和‘正义’的网民,不然的话,我也不会阴暗到想‘弑父’了。”

    他勾了勾唇角,却没有笑出声。

    ”最后一个问题。”片刻的停顿后,他抬起头来,正视着我的眼睛,面色坚定,一字一顿的问我:”郁可可,你愿意跟柏艺公司签约,到我名下做艺人吗?”

    我愣住了,过度的震惊让我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甚至没有听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郁可可,给你洗白需要花我一大笔钱。”见我没有反应,裴子秋拿笔指着我,语气凝重的继续往下讲着:”我不可能为别的公司的艺人花这么大一笔钱的,你明白吗?”

    我懂了。

    ”你回去考虑一下。”把想说的话统统说完以后,裴子秋用钢笔的末端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以后如果你能和瑞星解约,重新签约到柏艺,头条的事儿我帮你解决,拍戏我来带你,只要你不作妖,我保证你大红大紫。”

    他的话很诱人,相当的诱人,别说考虑三天了,我现在就想把这事儿给答应下来。

    可我不能答应:和瑞星解约的话,我起码要支付上百万的违约金!

    一贫如洗的我,上哪儿搞这多钱去?

    和谭以琛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没怎么从他手里捞钱,我的关注点全在怎么大红大紫上了,所以对包啊,首饰啊,银行卡啊什么的也没什么追求,他倒是送过我几个精致的小首饰,可你买的时候好几万,卖的时候就没那么值钱了啊!

    我突然有点后悔了,早知道我就该听娆姐的话,能多拿就多拿,客气什么?现在人没红起来,钱也没捞着,我他妈白被谭以琛睡了那么长时间!

    我回到家,把我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倒腾了出来,让后请娆姐过来给我估价,看看我这堆东西最多能卖多少钱。

    娆姐半敛着眸子轻飘飘的瞥了眼我床上的”珍藏品”,随后,紧紧的拧起了细长的眉。

    ”可可,你怎么回事儿啊?”娆姐怒不可遏的瞪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像在看她不争气的女儿:”我之前不是教过你吗?不要让谭以琛给你买什么名牌儿包啊,名牌首饰啊什么的,那玩意儿卖的就是一个牌子!你去专柜买一花十好几万的,回过头来倒卖根本卖不了几个钱!”

    ”国内假货这么多!就算你这是正品又怎样?有钱买得起正品的人家为什么要买二手的呀?”娆姐气急败坏的拍着手,再一次向我言传身教道:”这些破包破衣服哪儿有金银,钻石好出手啊!谭以琛